橘子小说网 > 快穿女配她貌美无双 > 第4章 我是恶毒继姐4
    如果说她苏冉橙是恶毒女配,那沈延默就是邪恶反派了。

    只是她的恶毒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到的,充其量也就青铜阶段的坏。

    但沈延默就不一样了。

    他的坏,不显山,不露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一坏起来就能让主角团伤筋动骨,无力抵抗,妥妥的至尊王者。

    且因为他是江卓昀的好兄弟,所以最初的时候江卓昀公司频频出现问题也没人怀疑到他的头上,等书快要完结的时候他才被揭发出来,可那时候江卓昀的公司已经濒临破产了。

    沈延默可谓是整本书里唯一专注于跟男主搞对抗的专业反派了。

    女主苏筱艺还因为他的陷害流掉了一个孩子。

    只是……

    苏冉橙重新翻看了一遍整本书的剧情,都没有梳理出沈延默这么做的原因。

    皱着眉头,她疑惑提问:【系统,沈延默的身份地位,家族底蕴,长相学识,没有一样比男主差的,而且还跟男主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他为什么还要跟男女主对着干呢?他图啥啊?】

    苏冉橙百思不得其解。

    原作者写文都不带脑子的吗?

    聪明人做一件事,一定是有企图的,那持续做一件事,就证明企图不小。

    可纵观全文,苏冉橙都没有发现沈延默跟男女主敌对的企图和动机是什么。

    要说他贪图江卓昀的公司,那他自己的公司不知道比江卓昀的成功多少倍,要说贪图女主角,可他伤害起女主角来也毫不手软。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系统沉默了半晌之后,低声说了一句:【我只是一个系统,并不是很懂你们人类的思维和情感。如果宿主想知道,请在不违背任务初衷的情况下,自行调查。】

    【行,那我下一个攻略对象就是他了。】

    嘿嘿,苏冉橙美滋滋地窝在温暖的被窝里闭上了眼睛。

    虽然她不知道沈延默想要跟男女主对着干的心思是什么时候有的,但只要她成功攻略了沈延默,就能随时观察到他的动向,从而推测他的动机和行动。

    对她洗白一定大有帮助。

    嘻嘻嘻,她真是个小机灵鬼。

    翌日一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沈流雯走到阳台上吹了一会儿风,整个人神清气爽,瞬间觉得人间值得。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道声音:“你今天怎么会过来?”

    苏冉橙扭头望去,就见一个身穿米白色居家毛衣的帅气男人站在离她不远处的阳台上,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润的短发,一边笑着对她说:“我记得你上次过来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了。怎么?心情又不好了吗?”

    这人是……谁啊?

    好像还跟原主很熟悉的样子。

    她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这个人才不会显得突兀呢?

    “怎么?你傻了?我刚准备做早餐,要不要过来一起吃?”

    那男人笑起来眉目弯弯的像是一把勾魂夺魄的勾魂镰,隔着好几米的距离,沈流雯都还能清楚地看到那个男人脸颊上凹下去的酒窝,真的好看得不得了。

    一瞬间,脑海中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

    原文里描述过的唯一一个有酒窝的男人不就是大反派沈延默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苏冉橙当即笑眯眯地点头道:“好啊!我先洗漱,马上过去。”

    “嗯,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做。”

    沈延默温柔地笑了笑,纯良无害得一点都不像大反派啊!

    果然啊!

    越是好看的人,坏起来越是狠辣啊。

    就像是包裹着美丽表皮的毒药,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却又剧毒无比。

    苏冉橙忍不住感慨。

    “我想喝牛奶,吃培根三明治。”

    这是原著里苏冉橙喜欢吃的早餐,当然苏冉橙本人也是喜欢的。

    沈延默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眼里熠熠眸光在晨曦的柔和光线中显得越发温柔闪亮了。不知是不是错觉,苏冉橙瞬间有一种羊入虎口的荒谬感。

    二十分钟后。

    苏冉橙坐在了沈延默家的餐厅里。

    他们家的厨房是开放式的。

    所以,苏冉橙即便坐在餐厅,也可以很直观的看到沈延默在厨房区域忙碌的身影。

    忍不住好奇,苏冉橙走过去,一脸新奇地问道:“沈延默,你平时都是自己做早餐的吗?”

    看他切菜的熟练程度和煎蛋时的游刃有余,一看就是经常下厨的人。

    沈延默闻言,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抬眼望着苏冉橙轻笑了一声,温声道:“偶尔,时间充裕的情况下会做。”

    “哦。”

    苏冉橙撇了撇嘴,盯着沈延默又看了半晌。

    她实在难以相信,长相如此帅气俊逸,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人坏起来竟然会那样的狠辣,她记得原文里有一个片段描写沈延默一个人就干掉了江卓昀派去的五个保镖。

    一对五,竟然还胜了。

    可见他的武力值究竟有多吓人。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吗?”

    被苏冉橙盯着看了半晌之后,沈延默低笑了一声,勾唇对苏冉橙说道:“你都盯着我看很久了,是发现我又帅了一些吗?而且,这次见你,你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苏冉橙连忙收回视线,瞬间警惕,就在她提着一口气以为自己被看穿之时,沈延默又笑着说了一句:“不过,我觉得这样的你看起来平和了很多,是好事。”

    以前的苏冉橙戾气太重,在人前尖锐得像只刺猬,在人后却又脆弱得像个瓷娃娃。

    甚至整个人都弥漫着一种萎靡的气息。

    沈延默记得她上次过来喝得伶仃大醉。

    一边喝酒一边哭着跟他诉说委屈,说她在家里可有可无,明明她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明明她才是家里的主人,却被排挤得连一个佣人都不如。

    她一边气愤不已,一边又不肯认输,宁愿自己被伤得体无完肤,也不让伤害自己的人好过。

    她的性格就是这么倔,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明明自己才是那个受尽委屈的人,却非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伤害别人的角色,仿佛这样她就算是赢了。

    殊不知,这才是最蠢最笨的做法。

    伤敌一百自损一千。

    难过受伤的自始至终只有她自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