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58章 疑凶
    佟勤力与楚子冬一脸懵逼,一时间不知做什么好。

    夏左不愿意出来,他知道自己没有杀错人,那人这么强烈恶意不会有错,警察之中混有杀手,他哪里敢让自己暴露在这些警察的视野之中。

    “木警官。”原本转身去打电话的陈流云听到动静跑了回来,“我愿意保证,我这个弟子不会逃走,还是先确认这个警察的身份。”

    木警官挑眉,他开口问:“你们三个记得刚才与你们进来的是谁吗?”

    木警官问话时也不忘记警惕陈流云他们三个,夏左都这么厉害了,他的师父与师姐、师兄肯定更强。

    要不是知道陈流云也算有身份的人,又站在他的视野中,他早就带着自己的人向后退出这个武馆了。

    那三个警员认真思索起来,很快他们都是茫然摇摇头,他们居然想不起刚才与他们一起进来的是谁了。

    木警官这才觉得不对劲,他让三个警员盯着陈流云师徒,他慢慢移步过去,他的精神绷紧,既要警惕陈流云这边,也要警惕这个万一是假警察的人还有反击能力。

    他走近时,才发现这个人眼睛瞪大,胸口都被打得凹了下去,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同样也不认得这人,他带来的人不多,就算叫不出名字,但也应该感到脸熟才对的,这人的脸十分陌生。

    木警官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陈流云,他才放心蹲下去,搜了搜这人的身体,他搜出了一张警员证,警员证上的人他认得,但是与这张脸完全对不上,这人身上除了警枪外,还有另外一把手枪以及一个手雷。

    木警官额头渗出汗水,夏左没有说错,这人的身份有问题,他站起来沉声道:“这人是假的,你们与他一起进来为什么没有发现?快出去,让兄弟们留意身边是否有陌生人在,让他们搜索四周,寻找颜鹏程的下落。”

    颜鹏程就是那个警员证上的人。

    三个警员都是愕然,是假的?

    他们回忆了一下,才想起那人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他们说话时偶尔看向那人,那人似乎还压低了帽子,遮住了半边脸,还有偶尔伸手放在脸上似乎在挠痒,都让他们看不清那人的脸。

    三个警员把这事告诉木警官,又转身去通知同僚,免得再有什么人混在他们其中,并寻找颜鹏程的下落,今天这案子变化实在太快了。

    夏左也是心里一凛,这些杀手果然是专业的,伪装手段太高明了,要不是他有感知恶意的能力,都不知要被打中多少枪了。

    不行,要尽快离开这里,都已经第三个了,要是继续留下,说不定第四个很快就出现。

    他心里感到十分焦虑,看向陈流云,要不是担忧官方通缉,以后只能做一个黑武者,他早就跑了。

    陈流云微微摇头,让他不要急。

    木警官也不知说什么好了,这案子看来只能交给天晶卫处理,希望天晶卫的人赶快过来,他正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口袋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手机走到一边接听,听了几句,他脸色变得十分复杂,他要不是确认来电与声音都没有错,他会怀疑这个电话的来历,现在他只能应道:“是,我知道了。”

    木警官收起手机,他唤来一个警员,“去把那个弹丸凶器拿来。”

    杀田丸很快就拿了过来,杀田丸被拍照做好了登记,还给夏左他们也没有问题,不过这玩意果然有古怪,居然入手这么重,木警官把杀田丸递给陈流云,“陈馆长,你们可以走了。”

    刚才那个电话是他的上司打来的,说天晶卫那边让放陈流云他们离开,木警官只能照做,至于为什么就这样放陈流云他们离开,木警官也不清楚,但照做就是,真出事了,也与他无关。

    夏左听说能离开,他这才长舒口气,“我们怎么出去?”

    他觉得说不定还有杀手守在外面,那无论是走前门还是后门都不太安全。

    陈流云同样想到了,“翻墙吧。”

    于是他们就在木警官的注视下,翻墙走了。

    翻墙落在巷子内,夏左他们警惕扫视四周,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后,他们赶紧离开了巷子,然后坐上一辆出租车离开流云武馆。

    夏左还盯着那出租车司机看了好一会,确认这出租车司机没有散发恶意才放心下来。

    出租车将他们送到了大京市中心,他们才下车。

    “我们现在去哪里?”佟勤力问。

    佟勤力与楚子冬作为武者,也是接过一些任务的,心理素质都很不错,在经过连环刺杀后,还能保持冷静。

    “先去换手机与卡。”楚子冬建议说,他们之前的手机与手机卡都不能再用了。

    四人把手机与手机卡都换成新的后,佟勤力刚想把卡放进去,夏左忽而拦住他道:“等等,我们刚才买手机用的是现金这个没问题,但手机卡我们登记了身份才买回来的!”

    一旦登记了,那杀手组织说不定就能借此查到手机卡号,定位他们的位置。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遗漏这个问题了,看来这手机暂时还不能用。

    夏左这时忽然想起,他没有手机那胖女人这下子联系不上他了……

    等等!

    该不会是胖女人的老公发现了他这个情夫的存在,就花钱买凶杀他?

    他觉得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如果真是这样,原主这个没出息吃软饭的家伙可是把他害惨了!

    “师父,现在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楚子冬问话让夏左回过神来,是呀,现在该怎么做?

    难道他要这样躲一辈子吗?

    谁知道那些杀手还会不会有办法追踪过来?

    夏左也看着四人之中经验最丰富的陈流云,要不是陈流云这个师父在,他刚才想离开流云武馆可不容易。

    “坦白说,我也没有被杀手追杀过的经历。”陈流云摇头说,“但我有朋友说他朋友知道该怎样做,我们先去找他。”

    “师父,你的朋友真多。”楚子冬感概说,他们能这么轻松离开武馆,也是靠陈流云朋友帮忙。

    “他朋友靠谱吗?”夏左更关心的是这个,他怀疑一切不认识的陌生人。

    “放心。”陈流云说,“他不会出卖我们的。”

    陈流云都这样说了,夏左只能暂时相信。

    众人再度坐上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