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55章 孵蛋
    夏左摇了摇头,这旋涡之门的那边有什么不得而知,但很可能是十分危险的世界,好奇心害死猫,对那种地方还是远一点的好。

    他不打算将神之挪移卡牌取出来,只要他小心一点,就不会被乱用,要是取出来,真遇到危险,再滴血绑定那就晚了。

    网上说除了使用者自行解除绑定外,要是使用者死了,奇器可能会毁掉也可能会保留下来,这因奇器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结果。

    绑定了神之挪移卡牌后,夏左放心了不少,他又看向其他三件物品,延寿心脏他暂时用不上,那可能用得上的是那颗神秘丹药与恐兽蛋了。

    神秘丹药作用不知,可以试着想法把它的作用打探出来,不过当时拍卖会气氛很怪异,那拍卖司仪还特地点明这颗丹药服用有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率……

    这么高的死亡率,就算能让人实力暴增,夏左也不敢尝试,他看向那颗恐兽蛋。

    “这恐兽蛋在四件物品之中拍卖价格最低,但夏右说他改造过这颗恐兽蛋,还说这颗恐兽蛋孵化出来对我大有帮助。”

    夏左有些犹豫,这可是恐兽,人类的天敌,在历史中差点将人类灭绝,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利用恐兽帮忙。

    就算他心里认为夏右不会在这四件物品上动手脚,面对恐兽但难免有些犹豫。

    “先收起来,等我再想想才决定。”夏左伸手去抱起玻璃盒装着的恐兽蛋,只是他一碰到玻璃盒,玻璃盒出现了一道道裂纹,喀喇一声碎开了。

    与空气接触恐兽蛋纯白蛋壳化作了斑斓色彩。

    “不好。”夏左没想到这玻璃盒会骤然碎裂,这可能是夏右动了手脚。

    恐兽蛋越发特殊,甚至蒙上了一层朦胧的七彩光芒,没有玻璃隔绝开空气的恐兽蛋正在加速孵化。

    夏左迅速思索该怎么办,但他还没想到有什么可以隔绝空气的办法,恐兽蛋的蛋壳已经化作纯能量光芒,使得房间都被七彩光芒照亮。

    他见此连忙拿起放在床边的储物袋,从袋里取出杀田丸,警惕注视着恐兽蛋。

    他对恐兽的了解并不多,要不是考虑到无法解释,他早就大声喊了起来又或者逃出门去,他现在是强迫自己留下来。

    恐兽蛋的形状不断变幻,最后变成了一个圆球形,七彩光芒也开始变得消散,化作一个土黄的圆球。

    土黄圆球很快就化作一团烂泥状,向着夏左扑来。

    夏左下意识闪避过,只是这土黄烂泥半途转弯,他只能再次闪避。

    如此数次之后,土黄烂泥还是紧追着他。

    他闪到一边,拿起房间边缘一个脸盆,一把将土黄烂泥盖在地上。

    但很快土黄烂泥从盆的缝隙中钻出,夏左用力压着脸盆也无法阻止土黄烂泥钻出,钻出的部分土黄烂泥还朝他的脚掌抓来。

    夏左只能放开脸盆,避开这土黄烂泥,他心里面对此十分忌惮,想着该如何对付这土黄烂泥时,他忽然感到一阵眩晕。

    糟了,他知道他肯定是被这恐兽攻击了,但知道也太迟了,土黄烂泥已经啪的一声落在他的右手臂上。

    他的手臂传来灼热燃烧的感觉,要知道他现在的异常抗性并不低,就算是烈火燃烧,也未必能给他带来任何灼痛感,他晃了晃头,就伸手想将他右手臂上的那团烂泥扯下来。

    但还是太迟了,土黄烂泥已经钻入他的皮肤内,散发出土黄光芒,他不知该如何去做的时候,他脸色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因为这恐兽向他传来了一道亲切意念,这恐兽似乎还处于初生期,这意念有些难以理解,他也是过了一会才将意念中的意思理解清楚,对方在喊他爸爸。

    “我不是你爸爸,你快给我出来。”夏左试着在心里默默说。

    一个恐兽附在他的手臂上,让他感到十分恐惧,他甚至有着想将自己手臂斩下来自救的想法,但他又害怕,当他想斩自己右臂的时候,这恐兽会跑到身体其他地方去。

    所以最好能把它骗出来。

    恐兽传来伤心的意念,似乎不解夏左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过了一会,它就没有任何意念传来。

    夏左右手臂上的土黄光芒也散去了,他试着又呼唤了几声,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被一个恐兽附身了?

    他拿来手机连忙在网上搜索起来:被恐兽附身了怎么办?

    只是很快他就感到失望了,网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遇到恐兽不是被杀死,就是杀死恐兽,被恐兽附身的例子会有,但往往会被恐兽立刻吞噬掉。

    “夏右都说这个恐兽被他改造过能帮助我,那应该暂时不会伤害我。”

    “而且它还喊我爸爸………”

    夏左安慰自己,让自己不要为此太恐惧,先观察再说,把自己右臂斩下来,这种想法太疯狂了。

    他强自镇定下来后,将延寿心脏与神秘丹药都收起来,就算他用不上,但这两件东西加起来价格高达5400亿星币,可是值钱东西,可惜现在他不敢拿出去,也没有渠道出手。

    要不然能拿到5400亿星币,有钱能使鬼推磨,说不定可以立刻将谁雇佣杀手组织杀他查出来,还能反手出高价,让杀手组织杀那个雇佣者……当然前提下,那个雇佣者不是夏右。

    真要是夏右,恐怕武帝来了也未必有用。

    即使再昂贵,他也只能将它们收在自己房间内,他总不可能将它们带在身上。

    “我要换一个更大的储物袋才行,这两件东西都要带在身上。”

    他想着各种各样的事,去饭厅吃早饭,流云武馆总是准时准点吃早饭。

    陈流云这个师父以身作则,都早睡早起,就连佟勤力也不敢偷懒。

    夏左有些心不在焉,他吃了两口包子后,终于下定决心,他清了清嗓子,“师父、师姐、师兄,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们。”

    陈流云三人都是停下手上动作,一脸不解看着夏左。

    “有人雇佣杀手杀我。”夏左平静说。

    饭桌静寂了一会,佟勤力口里的粥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坐在他对面的夏左连忙侧身闪避。

    楚子冬手中的羹匙掉了下去,她尬笑几声,“夏师弟,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陈流云面露无奈,显然也是觉得夏左在说笑。

    “我没有开玩笑。”夏左再次一脸严肃说。

    顿时饭厅内再次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