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49章 入门
    鹿比拍卖会的事情似乎结束了,在官方的压制下,新闻媒体没有怎么报道这事。

    即使闹得很大,有着不同版本的传闻在大京市流传,但这些终究会随着时间被普通人遗忘,唯有那些真正经历者难以遗忘。

    拍卖会结束的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夏左心里面就有些后悔,昨天晚上他杀死李闻田,只顾着害怕,并没有想到将李闻田的尸体带走。

    杀死李闻田的悬赏金额可是高达三百万星币的!

    不过他很快就不后悔了,因为这悬赏金额烫手……李闻田很可能是‘笑摸虎头’的一员,万一‘笑摸虎头’因为他领了赏金,查到是他杀了李闻田怎么办?

    钱虽好,但也要有命花才行。

    昨夜他回到武馆没多久,陈流云与楚子冬也安全回来了,不过楚子冬有些不幸运,在她迷路三次走回鹿比拍卖场门前,不慎被一颗流弹打中了左肩。

    当然这只是轻伤,经过包扎伤口,以武者的体魄,很快就能痊愈。

    楚子冬坚决不承认自己是迷路,她说是当夜场面太混乱,她看不清路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佟勤力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但陈流云能联系上他,他并没有事,他没有回来,是因为他要保护方灵琳他们。

    让夏左讶异的是方灵琳与张晓芸都没事,这两人看起来弱得很,夏左还以为她们可能死在重机枪扫射下,没想到她们只是受了惊讶。

    应该是带入拍卖场的武者保镖保护她们撤离了。

    早上,很快就有天晶卫的人找到了流云武馆询问昨夜发生的事情。

    夏左三人都是很配合做了笔录,当然夏左隐瞒了李闻田的事情。

    天晶卫武者来匆匆去也匆匆。

    他们并没有难为夏左他们,就只是简单做个笔录,想来昨夜在鹿比拍卖会活下来的人都会做笔录。

    “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捉到姜无笑的消息。”陈流云摇头说,“姜无笑很可能离开大京市了。”

    “离开了也是一件好事。”夏左忍不住道,要不然这样的一个实力强大凶徒藏在大京市,就轮到他考虑是否要离开变得不安全的大京市了。

    夏左觉得陈流云说的有道理,姜无笑就算现在无法离开,但过几天大京市监控变弱了还是会选择离开大京市。

    但无论怎样,这些事不用他关心,他把注意力放在修炼之中。

    李闻田死了,但他依然没有放松修炼,拍卖会的事情让他知道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危险,他能活下来可是有一定运气。

    要是‘笑摸虎头’狠下心想杀死拍卖场的人,恐怕没有多少能活下来的。

    唯有强大才能保护自己!

    他训练更加勤奋了,他要尽快成为武者。

    在一个午后,他冥想恐惧,这次并没有再次吐血,闭上双眼的他觉得一切都变慢了。

    他的感知在放大。

    他感知到散布在天地间细如尘粒而跳跃好似有生命的灵气。

    五颜六色的灵气绚丽得好似银河星空。

    星空银河……

    他的意念开始无限放大,很快就跳跃出了盾牧星,进入了无限空间之中。

    无法感知穿梭了多少空间,他想将感知收回来,但感知不受控制,还在继续扩散。

    最终他看到了注视,强大而充满恶意的注视。

    这使得他的心灵都颤栗起来,这注视不是在看他,但也让他无法抑制心中的恐惧,这是什么生灵?

    它在看什么?

    他这样一想,他发现自己的感知能够观察那注视的轨迹。

    它看的是盾牧星。

    当他意识到这个事实时,他心中的恐惧更深了,这时他的感知迅速缩回来。

    夏左睁开恐惧的眼瞳,身体在疯狂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庞大灵气涌入他的身体内,被他的皮、肉、筋、骨、脏、血自行吸收。

    身体还隐隐传来剧痛,这是身体在适应灵气潮汐冲击,要不是经过艰辛锻炼的身体素质极高,换成普通人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这也是为什么要入定纳灵先要锻炼身体的原因。

    夏左并没有仔细感悟这些,他一动不动站着,他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看到的一切中回过神来。

    如果看到的不是假的,那它是谁?

    它想做什么?

    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它的目光让夏左感到很恐惧。

    在那遥远地方还能看见盾牧星,这样的生灵是何等强大?

    就算不是注视他,但他就在盾牧星,盾牧星真的出事了,他也跑不了。

    说不定是假的呢?

    “这都是我的臆想?毕竟当时我就在想象可怕的事情来入定,就似做了个噩梦一样。”

    “就算是真的,它也过来不了,至少暂时无法过来,否则它就不会只看着,说不定等它过来那天,都不知过了多少百年千年岁月,而我早就死了。”

    夏左在心里面这样不断安慰自己,让自己不要为未来未知的事情太恐惧,他心里面还不明白,为什么他能看见它?

    等等……这会不会是夏右的恶作剧?

    就似上次的武者官网事件那样……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当他把这些事情抛下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入定已经结束了。

    他没有计算自己的入定持续时间,他心里有些感概地想:“没想到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

    他能感觉到身体变得有些不同起来,但要说有什么不同,他有些难以说得清。

    他很快挑了挑眉,伸手摸了摸脑袋,他的头发赫然也变长了,原本只是短发的他,现在顶着一头散乱的中发。

    “他们没跟我说入定还有生发的效果……”

    夏左这样想着,他踏出了一步,只是这轻轻一步,嘭的一声,脚上的鞋子碎裂,而他的脚掌在水泥板上留下了一个一寸深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