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48章 眼
    你们不能再插手!

    鹿比董事的话中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张三天还没有说话,黄智机就冷声道:“我希望你们清楚,这里是天晶国,皇室是无可争议的统治者,你们想挑衅皇室的权威吗?”

    “黄智机,少来这套官腔!”那最年轻董事冷冷说:“天晶国的统治者当然是天晶皇室,我们在这里做生意,也会按照律法来纳税,但按照协议,天晶皇室统治的是普通人,而不是我们。”

    “姜无笑是冲着我们来的,那当然是我们解决,这有什么问题?”

    “可是你们不要忘了。”张三天淡淡道:“鹿比拍卖会就在大京市,这次可是死了不少人,我们是有正当插手理由的。”

    最年轻董事可以不把黄智机放在眼内,但看向张三天时,眼里带着一丝忌惮,他刚想说什么时,年龄最大董事沉声道:“你们想插手随便你们,但这事谁也不能阻拦我们。”

    张三天沉默了一下道:“我很好奇,鹿比公司现在只有一个八级武者在,你们有什么底气敢说这样的话?”

    姜无笑有着九级武者的战力,鹿比公司就算找到了姜无笑,也很难杀死姜无笑,而他们居然不想让天晶卫插手这事!

    没有他张三天在,姜无笑根本不用躲起来。

    “这不用你们担心。”一个董事说:“既然你们想插手这事,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你们请回吧。”

    张三天转身离去,黄智机也连忙跟上。

    进入电梯,张三天与黄智机没有说话,就算九级武者实力强大,但电梯之中要是装了什么精密的窃听仪器,同样无法轻易发现。

    直至回到了车子内,黄智机让司机开车,他才说道:“张老,他们在怀疑我们。”

    要不是怀疑他们,就不会说不让他们插手。

    张三天微微点头,“他们遭遇了这么大损失,当然想查清楚是谁在背后操纵,姜无笑就是关键。”

    现在可以说无论是想查清真相还是幕后操纵者,都得先找到姜无笑。

    “听他们的口气,他们似乎是请来了外援。”黄智机有些迟疑说,“但九级武者坐着飞机过来,需要一定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姜无笑可能已经逃离大京市了。”

    姜无笑可不会傻乎乎留在大京市,就算天晶卫四处布防,也未必能困住姜无笑多久。

    一旦姜无笑脱离大京市,想再找到他与‘笑摸虎头’就难了,要是在外面这么容易被杀死,那姜无笑就不会是八大凶王之一了。

    每一个凶王都十分狡诈,有着自己的强大生存本领。

    张三天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做,但他们应该是想到办法在外援到来前将姜无笑困在大京市,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停车。”

    司机很快就把车停下。

    张三天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张老,你去哪里?”黄智机大声问。

    只是张三天没有回答,他的身影很快融入了黑暗中。

    黄智机脸上所有表情都消失了,只剩下绝对的平静,“应该是试着去寻姜无笑的踪影了……”

    他与张三天说了很多,但两人都默契没有提起一件事:姜无笑在拍卖场内透露一个信息,他是知道张三天无法赶来阻拦他的。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

    ……

    鹿比大厦。

    六个董事正在激烈争论。

    “为什么不问问张三天,事情发生时,他为什么没有及时到达鹿比拍卖会?”

    “问有什么用?”有一个董事冷笑道:“说不定就是张三天他们做的!”

    “不会,张三天不是这样的人,不过问了确实没有意义,事情都发生了,无论他为什么没有到,他就是没有到!”

    “我们只看结果。”

    “……”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六个董事不再说话,只是看着电梯门走出来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穿着天蓝劲装,他朝六个董事微微点头,脸上神色十分严肃,他是驻守鹿比公司的八级武者陈嘉志。

    六董事中年龄最大的董事道:“拜托你了。”

    一个董事站起来,打开一个保险柜,从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黑木盒子,把盒子拿到陈嘉志面前。

    陈嘉志打开盒子,取出了一个血红眼球,眼球的瞳仁在缓缓移动,扫视着屋内的所有人。

    凡是被瞳仁直视的,都不可避免产生一种阴冷感,有些董事甚至移开了视线。

    陈嘉志脸色木然注视着血红眼球。

    在难以形容的沉默中,陈嘉志声音沙哑道:“我诅咒你,诅咒你三个月内若敢踏出大京市半步,无论你多强大,都会全身溃烂而死。”

    “我诅咒你,姜无笑!”

    “我诅咒你!”

    仿佛倒序般的诅咒声带着一阵阵魔力,血红眼球骤然膨胀,有着血红光芒从中渗出。

    陈嘉志被血红光芒所笼罩,他发出了一声惨叫。

    与此同时,独自行走在黑暗中的姜无笑忽而停下了脚步,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掌,他的左掌有着血色光芒浮现,血红光芒凝作了一只血红的眼。

    掌心的眼似乎活了过来一样。

    姜无笑听到了呓语声,呓语声越来越清晰,他听清后,脸色有些复杂,很快脸露笑容。

    “真是大手笔,难怪能越过我的重重防咒奇器,原来是诅咒之眼。”

    诅咒之眼罕有,但想诅咒他这样的九级武者,只能让一个八级武者亲自使用诅咒之眼,为了诅咒他,那个八级武者付出了十年寿命的代价。

    而这仅仅是为了将他困在大京市三个月,这样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想培养一个能通过八级考核的武者,都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资源。

    当然,也是因此,就算是他姜无笑,在这三个月内,也没有任何办法离开大京市。

    “三月,真是有趣的游戏。”姜无笑低笑着,看来他不得不留下来玩这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过谁是猫谁是老鼠还不一定。

    他的笑容很快消失,冥冥中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张三天追来了?

    不是,没有人追来。

    他按住了自己的储物袋,准备取出里面的一件东西来预防可能出现的情况,他呆了一下,匆匆打开自己的储物袋,很快他面露惊愕失声道:“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