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47章 幕后
    鹿比拍卖会就是鹿比公司旗下的一个产业,而鹿比公司是大京市最大的企业。

    当然鹿比公司更深层次的事情,也就只有黄智机他们这种等级的人知道。

    “张老,为什么要去见他们?”黄智机忍不住问。

    司机是他的人,能当他司机的,任何事都不可能从这个司机的口里说出来,所以黄智机可以放心地问。

    “是他们要求见我们。”张三天平静说。

    黄智机闭口不言,对方要见他们,那就只能见见。

    “这件事你怎么看?”张三天看着车窗外有些随意地问。

    黄智机想了一下道:“此次的事有三大损失,第一就是那些竞拍品全部被‘笑摸虎头’卷走,第二是有六个势力被抢走六万亿星币,第三是此次死去的人,这些人不是达官显贵就是武者,来头背景都不小……”

    “这些我都知道。”张三天不耐道:“我是问你,你觉得这事是谁躲在幕后操控?”

    黄智机慌张道:“难道还有幕后指使者?这怎么可能?”

    张三天脸色冷了下去,“黄智机,你要再和我玩这套,我一脚把你踹下去,你信不信?”

    黄智机脸上的慌张之色消失,他苦着脸道:“张老,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你又何必难为我呢?这事背后的水深不见底,一不小心就能把我这矮个子淹死在其中。”

    “你都已经在水里游,你还想上岸?”张三天道:“要是你不想说,那我也不勉强你,估计天一亮,你就要把辞职信准备好,但你这些年捞不少钱吧?你觉得你那些政敌会让你全身而退吗?”

    “还是说你背后还有人能保住你?”

    黄智机沉默了,他在权衡得失,很快咬牙道:“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但底下的人报上来的信息显示,姜无笑不仅事先知道这次竞拍品是什么,就连参加者的姓名身份都了如指掌,这背后就似张老说的那样,肯定是有人事先泄露信息给姜无笑!”

    “这不是临时起意的劫掠,而是经过周密策划的劫掠,‘笑摸虎头’就连撤退路线都事先准备好了。”

    黄智机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张三天,发现张三天还是脸无表情,“如果说谁对这次的拍卖会最了解,那肯定是鹿比公司,但鹿比公司这次损失惨重,我觉得他们没理由自导自演了这场戏,而且也没有必要呀,他们能得到什么好处?”

    “鹿比公司嫌疑最小,我觉得可能是地下世界那些耗子做的,他们与鹿比公司一向不对付,由于贸易的问题,鹿比公司与他们今年以来发生的冲突可不少。”

    黄智机口中所说的耗子是大京市十三帮,十三帮控制整个大京市地下世界,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都在他们的掌控中。

    “鹿比公司出事,获益的就是这些耗子!”

    张三天看了一眼黄智机,“你分析得不错,但你说漏了一点,获益的不仅是十三帮,我们也是受益者。”

    黄智机脸色有些微妙。

    “我们可以用这事要求鹿比公司负全责,毕竟要不是他们举办了这场拍卖会,就不会引来姜无笑。”张三天淡淡道:“我们付出的代价最多是折损一些人手,撤掉一批人的官职,说不定最后还可以让鹿比公司与十三帮矛盾彻底爆发出来,等他们的实力削弱,天晶市算是彻底在我们掌控中。”

    “我、李长青甚至你黄智机都有可能是这件事的幕后指使者。”

    黄智机忙摇头道:“不可能是张老,别人不了解张老,难道我还不知道张老吗?张老你素来嫉恶如仇,不会用这种阴谋诡计,更不会是我,难道我策划这事来陷害自己吗?李执政官更不会做这样的事。”

    李长青就是大京市的执政官。

    黄智机没有说李长青为什么不会做这样的事,张三天平静道:“黄智机,我怀疑你,你一个人当然没有这个胆子,但你要是你不只一个人呢?就算丢官了,你也很快会被背后势力起用,这点代价又不是接受不了。”

    “你看似没有任何嫌疑,反而可能是嫌疑最大的,李长青我也怀疑,他可是一直野心勃勃,鹿比公司与十三帮在,影响他推行执政方略,他对鹿比公司与十三帮可是十分厌恶。”

    黄智机沉默了一下道:“那看来张老谁也不信。”

    “我当然谁也不信。”张三天道:“想获得鹿比拍卖会的信息,除了鹿比公司外,我们这些在大京市的人有可能做得到也有动机,但姜无笑不可能做得到,因为笑摸虎头之前不在大京市之中,只有可能是大京市有人将他请了过来。”

    黄智机佩服道:“张老分析得实在太透彻了,要是张老从政,那绝对没有我们这些人什么事。”

    “别拍马屁。”张三天漠然道:“不是我分析的,是有人替我分析的。”

    谁?黄智机心里面浮现好几个人名,却无法确定,张三天没有说,他就不敢问,转而道:“张老,那此事你打算如何解决?”

    张三天作为大京市顶尖战力,这事他的态度十分关键。

    只是让黄智机感到遗憾的是,张三天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在沉默之中,汽车停住了鹿比大厦之中,此刻的鹿比大厦灯火通明,公司将人都叫回来加班了。

    车一停,就有人迎了上来,替他们打开车门。

    之后一路有人带领,他们坐上专用电梯,直达顶层。

    电梯门打开,就是一个宽阔明亮的办公室,办公室很大,但只有一张圆桌,圆桌上围坐着六个人。

    六人高矮肥瘦各不一,年龄小的只有四十多岁,年龄大的已经七十多。

    这六人可以说是大京市最富有的六人,他们都有着相同的身份:鹿比公司董事。

    “我很忙,有事快说。”张三天扫了一眼六人说。

    六人中的年龄最大的董事把手中雪茄掐灭道:“我们寻到了泄密者。”

    “在哪里?”黄智机忙问道。

    “死了。”还是年龄最大的董事回答,他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死了?”黄智机声音大了起来,“怎么死的?”

    六个董事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年龄最小的董事说道:“这事因我们鹿比拍卖会而起,无论是赔偿损失还是追捕姜无笑,我们希望由我们自己解决,你们不能再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