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31章 救心丸
    对于夏左说想去参加拍卖会,陈流云与楚子冬都有些讶异,毕竟夏左这段时间都是把心思放在修炼上,对很多事都不感兴趣。

    “你们在说什么?”佟勤力一脸高兴走了进来。

    陈流云看了一眼自己的二徒弟,刚想开口问他是否想跟着去拍卖会,却是被佟勤力抢先一步说:“师父,过几天,我要出去一趟,我接了个任务。”

    “什么任务?”楚子冬问。

    佟勤力笑道:“我刚刚答应了方小姐,要当她与晓芸的保镖去参加鹿比拍卖会。”

    陈流云:“……”

    楚子冬:“……”

    夏左:“……”

    “师弟,你这太冲动了。”楚子冬急得跺脚道:“这次鹿比拍卖会风云汇聚,方小姐所图不小,这任务实在太危险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贪钱呢?”

    “危险好呀。”佟勤力拍了拍大腿兴奋说,那他说不定有机会英雄救美,不过他很快疑惑道:“师姐,你怎么说我贪钱?”

    “不贪钱你图什么……”楚子冬说到这里反应过来追问道:“她到底给你多少报酬?”

    佟勤力憨笑道:“方小姐说要给我丰厚报酬,但谈钱多伤感情呐,我说不要钱,但方小姐说不收钱不成,我就说收一星币好了,方小姐最后给了我二十万星币作为报酬……”

    二十万星币……楚子冬不知说什么好了,方灵琳愿意给夏左两千万星币,就算给不了佟勤力这么多,也不能是这个价。

    楚子冬小心翼翼看向一直没有吭声的师父陈流云。

    陈流云捂住了心口幽幽道:“子冬呀,快去给我拿速效救心丸。”

    楚子冬吓坏了,连忙跑去拿药,而佟勤力脸色发青,他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这么生气,但也知道自己闯大祸了,他跪下来不断磕头。

    夏左连忙去倒水,楚子冬脸色发白跑回来,急得都快哭出来,“师父,你的速效救心丸放在哪里?”

    她以前都不知道师父心脏有问题,要是知道,肯定会随身带着一瓶速效救心丸。

    陈流云接过杯子喝了口水道:“没事了,我突然想起来,我心脏好得很。”

    夏左呃了一声。

    楚子冬怒道:“没事不要开这种玩笑。”

    佟勤力不磕头了,捂着肿了一个包的额头抱怨道:“师父,你开这种玩笑真的是吓死人了。”

    陈流云朝楚子冬干笑一声,才又板着脸怒叱二弟子,“要是你这蠢货再来几次这样的惊吓,我心脏没有问题都会出问题。”

    佟勤力连忙跪正,低头挨骂。

    “你给我去退了这保镖的任务。”陈流云骂了一会才说道。

    佟勤力抬头道:“不能退。”

    陈流云气极而笑:“怎么?连我这师父的话都不听了是吧?”

    “不是我不想退。”佟勤力苦笑道:“我签了协议。”

    “这么快?”楚子冬惊住了,“师弟,你可不准对我们说谎,这任务真的很危险。”

    “我绝对没有说谎。”佟勤力一脸真诚说。

    陈流云沉默看着佟勤力,过了一会缓缓道:“你自己做的选择,要是死了,怨不得任何人不帮你,懂了吗?”

    佟勤力愕然抬头看着师父,他心里面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咬牙道:“是,弟子知道,这是弟子做的选择,弟子不后悔。”

    “去吧,好好做准备。”陈流云叹气道:“这几天要是缺钱,尽管找你师姐。”

    佟勤力又磕了个头,站起来很快离开了这里。

    “师父。”楚子冬怒道:“她们这是故意给师弟下圈套。”

    陈流云淡淡道:“我知道。”

    “那师弟……”

    “他的事他自己解决。”陈流云板着脸打断道:“我不会帮他,你也不准插手!”

    “可是……”楚子冬还想再说,陈流云再次开口道:“他要是每次都这样傻愣愣的被女人玩得团团转,我们能帮他多少次?”

    楚子冬一脸黯然不敢再多说。

    陈流云见楚子冬如此,他缓和语气道:“放心吧,他死不了的,但他这样下去肯定不行,说不定以后还会付出大的代价,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让他栽跟头。”

    楚子冬这才放心不少。

    “那方灵琳给佟师兄下圈套,说不定是因为我。”夏左说道。

    “也许吧。”陈流云平静道:“但是我的徒弟笨才会上当,这事怨不得任何人。”

    ……

    ……

    豪车正从南郊开往市中心,车后排坐着的是方灵琳与张晓芸。

    “小琳,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张晓芸想了想说,她是说刚才雇佣佟勤力做保镖的事情,她当然知道方灵琳的意图,是想通过佟勤力来逼迫夏左来当她的保镖。

    方灵琳行事有时候冲动鲁莽但并不笨,再说在世家之中,这样的小手段十分常见。

    “有什么不好?”方灵琳笑着反问,“晓芸,你该不会是看上那胖子了吧?你这样我可要吃醋了。”

    张晓芸羞怒道:“别胡说八道,我是怕你得罪了那夏左。”

    毕竟这样的手段实在有些恶心人。

    “我这也是没办法。”方灵琳无奈道:“你也知道,鹿比拍卖会事发突然,家里一时也挪不出人手过来帮我们,普通武者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没有意义,只有实力强大的武者才能帮到我们。”

    “但我们从哪里找这么多厉害的武者?也就只有这夏左算得上一个了,大不了等他妥协后,我们再向他道歉好了,再说我们也没有威胁那胖子,是那胖子自愿的,这可怪不了我们。”

    “可那夏左真的是高手吗?”张晓芸怀疑道:“我们查过,就连武者官网,都没有任何一个名为夏左的武者。”

    方灵琳一脸神秘笑道:“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特别,你认为他不会是武者吗?”

    一个射术神奇到这样地步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武者?

    张晓芸也不相信,“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请夏左的师父陈流云……”

    她很快就知道自己这样问太蠢了,徒弟都请不到,更别说他的师父了。

    “那陈流云看着不似高人。”方灵琳说出自己的判断,“你看他那胖徒弟,你觉得他似吗?那夏左可能只是挂名在陈流云的名下而已,与陈流云关系不大。”

    要不是如此,她也不敢忽悠胖子当她的保镖了。

    “如果只是挂名,那夏左未必会因为胖子接受你的胁迫。”张晓芸想了想说道。

    方灵琳耸了耸肩头道:“不接受就不接受,我最多也就是亏了一点小钱而已嘛。”

    “那你到时怎么安排胖子?”

    “让他替我们守路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