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25章 加速拳
    拳击擂台上,楚子冬在疯狂攻击,夏左在防御。

    能够攻击要害后,放开手脚的楚子冬没有任何顾忌,攻击变得更凌厉,夏左稍有不慎被轰中要害,都会痛得差点无法呼吸。

    即使他的抗击打能力整体提高,但要害处刚才没有被攻击过,比起身体挨打其他部位防御力还是差多了。

    一旦被轰中要害,夏左就会痛得动作有所迟缓,从而被楚子冬连续快拳殴打,这又回到了最开始对练的状态。

    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只是两三轮拳头殴打之后,夏左就已经适应,他先是尝试闪避,无法彻底躲避之后,他会采用尽量移动身体,避开被拳头击中要害的办法。

    只要没有击中要害,就算挨上数拳,他也不会为此失去行动力,还能继续与楚子冬周旋。

    夏左的策略让楚子冬心里十分郁闷,要不是幸好这个擂台空间有限,她想打中夏左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夏左闪避动作不算好看,但却具有很高的效率,这完全是为打架而生的古怪身法。

    楚子冬知道要拿出压箱底的本事才行了,她冷喝一声,轰出的拳头突地速度加快了数倍。

    好快的拳!

    夏左眼瞳微缩,想让身体作出反应,但却来不及了,拳头击中了他一处要害,接着是****般的拳头暴打。

    过了一会,楚子冬脚步后移,让夏左有喘息之机。

    夏左心里感到莫名其妙,刚才的当然不是错觉,只是楚子冬的出拳速度为什么突然变快了?难道她还有所保留?

    由不得夏左多想,楚子冬又攻了过来,数拳之后,楚子冬击出的一拳猛然加速,嘭的一声打中夏左的后腰要害,趁着夏左动作迟缓,又是一连串拳头击打在夏左身上。

    如此反反复复数次,夏左被那古怪的加速拳打得有些晕头转向,一时间缓不过来。

    趁着休息时他心想果然不能小觑武者,要不是楚子冬只是陪他对练,他今天都不知死多少次了。

    楚子冬尚且如此,那常年被通缉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李闻田恐怕会更强大。

    这样一想,他又更加恐惧起来,要不是早已习惯控制不让自己的恐惧显露外表,他的身体早已秫秫发抖。

    “不行,我要变得更强大!”

    休息只是暂时的,练习又继续,经过短暂休息,夏左明白,要想避开楚子冬那突然加速拳头,只有他身体闪避够快才可能做到,要不然看得清对方的拳,身体却做不出反应,还是没有用。

    那怎么样才能做到呢?

    很简单,对于夏左来说多尝试就能做到。

    很快他就第一次成功避开了楚子冬的加速拳。

    楚子冬怔了一下,她在心里大呼不妙,因为她对夏左有所了解,这人一旦成功一次,绝不会是偶然,而且还能做得越来越好。

    接下来证明楚子冬想的是对的,她的加速拳击中夏左的次数时间间隔越来越大,更多是击中非要害部位。

    在擂台这么小空间内,不能反击的夏左将腾挪闪避做到了楚子冬难以想象的程度,直至一次长达15分钟楚子冬才不痛不痒击中夏左一拳之后,夏左叹气道:“楚师姐,你还有什么手段没用出来吗?”

    楚子冬沉默了一会道:“抱歉,没有了。”

    夏左突地停了下来,楚子冬感到疑惑,收手停下。

    “我的躲避已经做得很好,那就只剩下抗击打能力,我站着不动你打。”夏左道:“要是承受不住,我会说的。”

    楚子冬:“……”

    楚子冬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要是继续让夏左闪避,实在是太浪费时间,她点头,挥拳开始攻击站立不动的夏左,全是要害攻击。

    说是要害攻击,但实际上还有些要害位置,楚子冬无法攻击,譬如眼睛、裆下这些本来就十分脆弱地方,这些地方普通人是无法练出抗击打能力的。

    这些地方别说陈流云交代过,就算陈流云不交代,楚子冬也懂得其中利害,不会对那些地方下手。

    夏左当然也不敢让楚子冬攻击这些地方,这些部位随便一拳就似鸡蛋一样直接碎掉了,根本无法练。

    又是一个小时后。

    对练已经结束,楚子冬大字型躺在擂台上,大口喘气的她就似刚从水上捞起来一样,头发上不断有水珠滴下来。

    她尽力了,数小时的持续出拳,到后面更是全力以赴,体力都耗尽了,她好久没有试过这么累了,这比她进行三天三夜的特训还要累。

    夏左靠在擂台的台柱上,脸上挂着满足的笑。

    现在就算楚子冬全力一拳击在他要害中也无法伤害得了他。

    楚子冬歇了一会,坐了起来,她眼神复杂看着夏左,“夏师弟,你肯定是拥有某种十分特殊的体质。”

    寻常人练防御力,排除那些被打死都练不出多大效果的,就算真的有所成,那也是得日积月累挨打才能练出来。

    哪里有似夏左这样的变态,只是数个小时对练,她的拳头就无法对夏左构成任何威胁,这不是特殊体质才见鬼了。

    夏左微微一笑,他刚想说话,忽而脸色微变,话也不说,转身跑了,只剩下楚子冬一脸懵逼看着他的背影。

    跑进厕所的夏左对着马桶吐出了一口黑血,他抹干净嘴角的血,才又回到擂台上。

    “夏师弟,你刚才这么急去做什么?”楚子冬问。

    “尿急。”

    楚子冬呃了一声没有再问,而是心想这么急,也不知道憋了多久,刚才为什么不喊停,幸亏我没有把你尿都打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