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22章 神乎其技
    “哈!”

    伴随着这一发声,两个碟靶弹射.出来。

    夏左迅速移动枪管,扣动扳机,砰砰两声,两个碟靶爆成紫色粉末。

    安静的场地顿时出现一阵惊呼声,蒙住眼的夏左居然真的射中了碟靶。

    方灵琳浑身颤了一下,这男人……是怎么做到的?

    那漂亮女子瞪大了美瞳。

    佟勤力嘴巴张得大大的,这种盲射,远超之前夏左带给他的震撼,就算是擅长射击的武者也做不到吧?

    反而是陈流云木着脸,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他就似永远不会惊讶夏左做出的任何举动。

    夏左脸色淡然,他摸索着从马甲的弹袋中取出两颗子弹利落填充。

    在夏左填充子弹时,场地上有些吵闹的杂音又彻底消去,射击场地本来就有保持安静的要求。

    夏左再度举起猎枪,枪管斜向上,发出一声哈!

    两个碟靶抛射.出来,砰砰两声,枪管隐隐有白色烟雾弥漫,而远处的碟靶已经轰成紫色粉末,又是全中。

    这下子场地上的大多数人感到自己呼吸窒息了,久久失声。

    神乎其技!

    方灵琳脸色苍白,她不是输不起,而是她的大脑有些缺氧了,因为她想不通夏左是如何做到这种闭眼盲射的,想得整个人都有些眩晕了。

    夏左把黄布解下,他看向方灵琳,“你输了。”

    在场不少人眼中,这时夏左身上散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气势,对他们来说,在飞碟射击这个项目,甚至是射击领域,夏左是神灵一般强大的存在。

    夏左对自己能做到盲射,并不意外,因为当他开始进行飞碟射击时,打出的每一枪都是一次进步,数十枪后,加上之前的射箭训练,他的射术赫然进化到一种十分强大的程度。

    在这个打了数十枪的靶场,他不用眼看也能预感到下一个飞碟会从什么角度出来,高度又如何,这才是他能够蒙眼击中飞碟的原因。

    当然还是因为靶场的抛射飞碟只有九套方案,方案太少他才能做到这种预知。

    要是换了一个陌生地方或人这样的活物,他想蒙眼击中,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他的射术继续进化下去,也许能做到。

    方灵琳沉默了一下道:“晓芸,把钱给他们。”

    漂亮女子看向夏左平静道:“麻烦提供一个银行账号。”

    夏左把自己的银行账号告诉了漂亮女子,漂亮女子拿到银行账号,她就走到一边拿着自己手机操作起来,转账过程中,不少人都是很羡慕看着夏左,能赢下一亿星币,这钱未免来的太容易了。

    但这又妒忌不来,这位可是能够盲射飞碟的奇人。

    夏左很快就收到了银行转账的短信提醒,一亿星币到账了,也就是这个世界,要是换了他那个世界,想网上转账一亿是很难的事情。

    确认夏左收到了钱,方灵琳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她神色如常朝夏左微微点头,就与名为晓芸的女子准备离开这里。

    佟勤力无视师父严厉的眼神,硬着头皮拦住了她们两人,他一脸期待道:“晓芸,那我们的约会?”

    漂亮女子甜甜笑道:“我不会忘记的,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开始约会吧。”

    佟勤力七窍都被女子迷住了,忙不迭点头嗯了一声。

    佟勤力这就跟着方灵琳两人离开了。

    陈流云没有阻拦,就算是他也拦不住这个恋爱脑的弟子。

    “不会有事吧?”夏左走过来一脸严肃问。

    “这能有什么事?”陈流云怔了一下道。

    “她们输了一亿给我,会不会是故意把佟师兄带走,通过佟师兄套取我们的消息,再想法报复回来。”

    夏左说出自己的担忧。

    “这不会的。”陈流云摇头道:“这两个女孩一看就是出自大富之家,刚才她们两个给这笔钱时表现得一点都不心疼,这样的人不会因为这点钱就报复我们。”

    夏左微微点头,事实上他没有感应到方灵琳两人的恶意,但他就是忍不住这样想,很快他就脸色微变。

    “怎么了?”陈流云看见夏左脸上的表情不对,声音都有些低沉起来,以为夏左想起了他没有想到的问题。

    “那两个女孩不会报复我们,但万一她们告诉她们的哥哥又或父亲,她们的哥哥或父亲来报复我们呢?”

    “你赌输了钱会告诉家里人吗?”

    “她们也许不会说,但说不定她们的家里人一直关注她们的银行账号信息,从而发现了这笔大额转账呢?”

    陈流云沉默了好一会道:“我劝你少看一些小说。”

    少看一些小说?夏左想了想才转过弯来,这是说他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你觉得没这种可能吗?”

    陈流云无奈道:“前提是这一亿算得上是大额转账,那女孩卡里有三亿,她又不是家族负责管账的,这三亿对你来说也许很多,但这不过是她的零用钱而已,谁家大人会一直盯着自家小孩零用钱去向。”

    夏左觉得有道理,就没有再多说。

    两人离开靶场,走到射击场正大门时,看到佟勤力手拿一杯奶茶,哭丧着脸走了回来。

    “她请我喝了一杯奶茶,然后问我,我们现在算不算约会,我当时高兴坏了,说这当然算,她就说她还有事,约会结束了。”

    “约会总是这么短暂而快乐,她有事要走,我当然理解,我不是为这个感到伤心,而是我忘了问她要联系方式了。”

    佟勤力45度角仰起忧伤的脸,“唉,经此一别,也不知道是否还有见面的时候,难道上天注定我们有缘无分?”

    陈流云:“……”

    夏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