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16章 一级武者
    “去!”陈流云指着刚刚落地的佟勤力斥道:“做仰卧起坐。”

    佟勤力苦着脸应了声是,他并没有想炫耀的意思,只是好心想给夏左演示一下撑竿跳高,没想到师父这么小气。

    佟勤力的撑竿跳确实让夏左感到讶异,玻璃纤维竿能否支撑佟勤力的重量先不说,关键是佟勤力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么轻盈灵活?这与佟勤力的肥胖体型根本就不符合。

    “他是武者,不能用普通人标准来衡量武者。”陈流云解释说。

    武者……果然强大,夏左想起了李闻田,“佟师兄是一级武者吗?”

    “是的。”在做仰卧起坐的佟勤力一脸得意道:“我去年通过的一级武者考核,就连师姐也没有通过考核。”

    “嘚瑟什么,你那是运气好,比起那些靠着实力拿到一级武者称号的武者差远了。”陈流云板着脸说。

    佟勤力不敢吭声了。

    “师父,一级武者有多强?”夏左问,他在网上搜索过这个问题,但这可能不如陈流云这些内行者说的更加确切。

    “这个很难说清楚。”陈流云摇头道:“评级只是官方制定的考核,因为武者的复杂性,考核是通过比试的形式来检测武者的综合实力。”

    “但就算这样,一级武者之间的实力差异还是会很大,而且有些一级武者,明明有参加二级甚至三级试的实力,却不去参加考核。”

    “师父,这种故意不去评级的人应该很少。”佟勤力忍不住开口说:“评更高的级,出去接任务获得的报酬就更丰厚,谁会有实力故意不去评级?”

    “无知。”陈流云淡淡道:“有些武者触犯了法律,只能躲在暗处,根本无法评级,有些年轻武者出自六大圣地,根本不缺钱不缺资源,也可能不会去评级……不评级的武者比你想的要多。”

    夏左脸色微凛,要是这样说,李闻田的实力未必就是一级武者,可能拥有二级武者的实力也不一定,“将要尝试入定纳灵的普通人与刚入门武者实力差距多大?”

    陈流云沉吟了一下,“入门武者因为基础不同,实力也有差异,但我估计就算最弱的入门武者也比入定纳灵的普通人综合实力要强三倍以上。”

    三倍……夏左心沉下去了,这仅仅是入门级武者,更别说一级武者、二级武者,“一个普通人可能杀死一个武者吗?”

    “不可能。”佟勤力哑然失笑道。

    “一切皆有可能。”

    陈流云不满说,“我不是教过你,遇事要多想,不要立刻就下结论。”

    “真的有可能?”夏左双眼微亮。

    佟勤力也是愕然抬头。

    “为什么不能?”陈流云道:“武者是人,也是血肉之躯,一个低阶武者遇到普通人组成的军队,也只能退避三尺。”

    “师父,那是军队。”佟勤力不服说:“我们说的是一个普通人。”

    “那武者为什么怕军队?”陈流云反问:“是因为人多吗?”

    “是因为军火。”佟勤力怔了一下道。

    “正是如此。”陈流云道:“旧纪元前人类强大的一个地方在于擅长使用工具,普通人使用合适的工具,也能杀死一个武者。”

    “可是我看网上的人说武者不害怕枪弹的攻击。”夏左面露怀疑道。

    “不是所有武者都如此。”佟勤力肥脸抖了抖,“我面对普通手枪都可能会被杀死,就算防御高或速度快的武者,遇到狙击枪,也可能会被杀死,可是……普通人可无法弄到枪。”

    “我只是举一个例子。”陈流云平静道:“我说的是工具,军火只是工具的一种,但能杀人的又不是只有枪,能对付武者的工具有很多,多动脑很重要。”

    “如果你们真的遇到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的武者怎么办?”

    该怎么办?

    夏左与佟勤力都露出了思索之色,夏左很快道:“只能逃了。”

    “可是对方一直追踪,并不愿意放弃杀死你呢?”陈流云又抛出一个假设。

    “师父,你还不如说无法当场逃掉,被杀死好了。”佟勤力无语道。

    “被当场杀掉,这当然有可能。”陈流云道:“但万一你们没有被杀死,又遇到了这种局面,说不定你们想到的答案就能救你们一命,这才是这个问题的意义。”

    “我会回来找师父救我。”佟勤力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罚你今天不能吃饭。”陈流云眼角跳了跳,“你这蠢货,你师父我以前发过誓,绝对不跟任何人动手,你把敌人引来,是想害死我吗?”

    陈流云不能跟人动手?夏左怔了一下,不过他觉得这是陈流云的秘密,所以就没有问。

    佟勤力连声喊苦,陈流云看向了夏左,他想听听夏左的答案。

    “我会报警。”夏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武者杀人也是犯法的。”

    佟勤力呃了一声,他怎么没想到呢?

    “报警当然是一个好办法,但你需要有对方想杀死你的证据,否则官方是不会出手的。”陈流云微微点头,“而且你要注意一件事,有些武者杀人,未必就会受到官方的制裁。”

    未必就会受到官方制裁?

    夏左脸色变得有些微妙,“是因为利益勾结吗?”

    这种事夏左偶尔有听过,如果背后势力强大,就不用担心官方的制裁。

    “利益勾结是一种可能。”陈流云平静道:“但还有其他可能,你们要记住任何规则都是有漏洞的,譬如对方想法将你陷害成罪犯,那他杀你,那是除害,说不定还有悬赏花红可以拿……”

    陈流云的话让夏左两人听得有些心惊。

    闲话至此,陈流云就把话题转回撑竿跳高上面,夏左收敛思绪,认真记住陈流云所讲的撑竿跳高技术要点。

    掌握技术要点之后,就是练习尝试撑竿跳,掌握技术后,撑竿跳对夏左来说并不难,他尝试几次之后,米,顺利完成了撑竿跳高。

    当然能如此顺利,还是因为夏左经过这数天时间的锻炼,身体素质变得更强了。

    之后陈流云让夏左练的是铅球与铁饼,凭着那三天练出来的力气,铅球与铁饼更是难不倒夏左,他顺利达成了规定的极限要求。

    不过他完成这两项后,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