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6章 武神
    夏左看着电脑上那张自己的照片,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

    原主怎么会是武者?

    他眼瞳扩张,照片下方只有一行字:夏左,武帝。

    武帝?

    这开的是什么玩笑?

    原主是武帝?

    夏左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快要炸开了一样,他这几天一直查找武者的资料,知道武者分为一到九级,但在九级之上,还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级别,那就是武帝。

    关于武帝,这是给予最强武者的称号,寻常武者无法获得这样的称号。

    在盾牧星,武帝只有六个,是哪六个?

    夏左眼神从照片移开,他打开搜索页面,搜索武帝的资料,武帝是全球公认的强者,所以网上能搜索到六位武帝的一些信息。

    六位武帝有的高调,有的低调,高调的有照片,低调的连一张清晰的照片都没有。

    但就算没有照片,资料少得可怜,但姓名还是有的,没有一个武帝是叫夏左的!

    这真的是见鬼了。

    夏左又调回之前显示他为武帝的网页,他很快发现网页变成了连接网络的错误页面。

    他连忙确认自己的网络没有问题之后,他刷新这个网页,发现跳转到了武者官网首页,他重新搜索自己的名字。

    网页上立刻出现了一条武者夏左的信息。

    夏左点击打开这条信息,一个页面弹出来,上面依然是他的照片,但照片上的他面露坏笑,眼睛似乎还对他眨了眨。

    照片下方同样有一行字:夏右,超越武帝的存在,拥有六个老婆的男人,称号武神!

    夏左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明白了,原来是夏右搞的鬼。

    “你为什么这样做?”夏左看着电脑照片问。

    可是房间内没有任何回应,他等了一会,就把浏览器关闭再打开,然后登陆武者官网,再次查询夏左的信息,这下子什么信息也查不到了。

    夏左这才长舒了口气,要是他的信息真的在武者官网上被确认为武帝,当然不会有人认为他是武帝,但敢纂改全球最大网站的信息,恐怕不用多久,就会有官方派来的武者破门而入,将他这个不法分子捉走。

    现在看来似乎只是恶作剧。

    只是就算恶作剧,他依然心情十分沉重,他本来就一直警惕着夏右的存在,那个梦他从来不认为是假的,但他没想到,夏右比他想的还要厉害,居然还能影响现实?

    夏右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来历,又有什么目的,他都不知道。

    但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夏右就是那个原主宅男,除非原主的宅男是伪装出来的……

    夏左想了一会没有思绪,他只能暂时将这事放下,夏右如果真对他有什么目的,迟早会表现出来。

    他开始继续搜索为什么武馆会给钱来招揽弟子,他搜到的答案说法也不少,但最靠谱的说法是:武馆的弟子其实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武馆的普通弟子,这种弟子交学费给武馆,武馆负责教导他们。

    第二种是武馆的嫡传弟子又或者说是真传弟子,馆主会投入资源来培养自己的嫡传弟子,并且还传授不会教导普通弟子的一些绝活。

    相应地嫡传弟子对馆主对武馆有着一定的义务。

    简单来说,嫡传弟子与馆主更似古代的师徒关系。

    “这么说来,楚子冬是想我成为流云武馆的嫡传弟子?”夏左轻声自语。

    当然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搜索了其他更多的问题,譬如天赋能不能夺走,譬如有没有武者可以把人炼成会动的干尸之类……

    晚上吃完晚饭,夏左又吐血了,看着地上的那滩血,他微微皱眉,这种情况确实有些不对劲,为什么老吐血呢?

    但每次吐完血,他的身体反而变强了。

    他不放心,又跑了一趟医院,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有查出来,一番折腾回到家中已是深夜。

    深夜不睡的你会想起谁?

    夏左谁也不想,他只是倒头就睡。

    翌日起床吃饱早饭后,夏左就动身到了青林山,在青林山口,楚子冬正等着他。

    楚子冬见夏左来了,她面露笑容道:“夏先生,早上好。”

    “你师父呢?”夏左扫了一眼四周问。

    “我师父在前面的亭子等你。”

    前面数百米的转弯处有一个供人歇息的亭子,夏左就随着楚子冬很快来到了亭子前方。

    亭子内有一身穿灰色练功服的男子背对他们负手站着,他的头微微仰起,似乎在看天上云卷云舒,背影洒脱又带着难以形容的威严。

    楚子冬张口想说话,男子却是先开口了:“你来了。”

    夏左没有说我来了,而是看了一眼楚子冬,心想你师父长得很丑吗?为什么不转过身来好好说话?

    当然夏左没有当面说出来,这样未免太伤人了。

    男子见夏左没有应话就转过身来,男子应该是五六十岁的样子,看起来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样子。

    男子也就是流云武馆的馆主陈流云静静注视着夏左。

    夏左本来不擅言辞,他见陈流云不说话,他就不说话。

    楚子冬早就得过吩咐,师父不让她说话,所以她也就没有说话。

    在尴尬的对视中,陈流云摸了摸胡子,“天赋不错,可有兴趣做我的弟子?”

    “你只是这样看,就能看出我天赋不错?”夏左有些诧异道,他之前也查过武者是否有天赋的说法。

    但网上的说法是,武者天赋其实是很模糊的概念,有没有天赋要修炼过才知道。

    陈流云微笑道:“你还年轻,当然不懂。”

    “那我的天赋好在哪里?”夏左问,这是一个很好了解自己的机会,他不愿意放过。

    陈流云笑而不答,转而道:“这些你以后就会知道,我听子冬说,你想成为武者,那加入流云武馆就是最好的选择。”

    “你觉得我要花多久时间才能成为武者?”夏左想了想问。

    陈流云轻叹口气摇头道:“欲速则不达,你可能不知道,一个初始修炼者迅速成为武者,并不是什么好事。”

    夏左面露不解。

    “看来你不知道。”陈流云走到石椅上坐下,示意夏左与楚子冬都坐下来,“入定纳灵成为武者前,我们需要通过运动来锻炼自己的体魄。”

    “但很少有人知道,入门前淬炼很重要,这是武者的基础。”

    “官方给出的标准是入门前淬炼能达到两项运动极限要求就可以了,不过实际上达到的运动极限越多越好,这样基础才会越来越扎实。”

    夏左怔了怔道:“这跟官方的说法不一样,你的意思是官方故意隐瞒了这事?”

    陈流云淡然道:“也不算隐瞒,只是没有特意说的必要,因为对于天赋一般的人来说,想达到一项运动极限都不知道要苦练多久,达到两项已经费尽心力,要是再继续加练,能不能达到先不说,要花费的时间太多了。”

    “到时万一入定又失败,发现自己苦练十几二十年,原来成为武者的资格都没有,谁能承受这样的打击?”

    “官方也是为此没有提到这事,因为要是让初学者知道了,就总是想不断加练,做到完美,这不是什么好事。”

    夏左忍不住道:“可是就不怕耽搁了有天赋的人吗?”

    陈流云摇头笑道:“不刻意宣扬,不代表知道的人少,谁锻炼身体的时候,不找人指点?无论是到武馆还是找专业武者教导,他们都会知道,但往往都不会告诉初学者,以免初学者心浮气躁。”

    夏左眼角跳了跳,他这个自己入门的初学者差点就被坑了,“我不明白,难道无法在入定纳灵之后,回来再加练身体吗?”

    “不能。”陈流云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一旦成功入定纳灵,就算回来加练,也没有意义,肉身纳入灵气那刻起,基础再也无法更改。”

    夏左沉默,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他急着成为武者,但要是以损害基础为代价,值得吗?

    但要是这样拖延下去,谁知道李闻田什么时候出现?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陈流云又道:“有人指点,你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在武者一途,没有人比我更懂修炼了。”

    “我师父是最厉害的。”楚子冬一脸骄傲说。“当年,师父与武帝一起携手战兽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