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修炼从吐血开始 > 第3章 野性呼吸
    网上说想成为武者首先要锻炼身体,等将身体锻炼到一定程度,就能尝试通过呼吸法进行入定,只有入定才能让肉身吸收灵气。

    一旦能让肉身吸收灵气,就能称为武者。

    所以成为武者分两步,第一步锻炼身体,第二步入定纳灵!

    那锻炼身体要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尝试入定纳入灵气呢?

    官方建议一般有两项运动项目达到极限要求才算合格,譬如百米跑出9秒7的成绩,然后再加上1小时内完成俯卧撑4ooo个,又或者长跑举重之类达到某项标准。

    所以只要锻炼肉身到达两项运动极限要求,应该就能尝试入定吸收灵气。

    要是肉身不够强大,就算能入定纳入灵气可能会出现身体崩溃,非死即伤的情况。

    夏左又在网上搜索了很多锻炼身体的办法,办法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但让他心情最沉重的是。

    进入灵气纪后,开始锻炼身体最适合的年龄是十岁,他都已经十五岁了,年龄实在大了一点。

    总要试试才行!

    那怎样开始练才合适呢?

    可以锻炼身体的项目很多,短跑、长跑、举重、攀岩、俯卧撑、仰卧起坐……

    他看了很多,最后发现建议初学者从有氧运动起步,而慢跑是最多人选择的一个项目。

    至于什么时候身体能合格,这因人而言,有的只需要数年时间就能做到,有的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达到要求了,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成为武者的,人类中能成为武者的极少。

    他在网上疯狂学习慢跑的知识,他下订买了一些跑步设备,这时代的快递比他想的还要快得多,不用一天,他买的东西就到了。

    第二天,他穿着买的跑鞋戴上心率表,坐车来到了大京市郊外的青林山,这里有一条环山跑道,全长七公里。

    全球练武的时代,锻炼身体的人更多,青林山同样有着不少人在跑步。

    “有人的地方总会安全很多。”

    夏左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就跑了起来,他不时纠正自己的跑步姿势,注意自己的心率,一开始心率太快,那后面就无法跑得太远。

    但他并没有调整呼吸,因为他学的是传统的野性学派,人类从猿人时代开始,就是擅长奔跑的种族,这种奔跑是刻在人类基因中的。

    只要经常跑,就能激发身体的野性基因,身体会自动学会呼吸,这比起自主调整呼吸好得多了。

    第一次跑三公里,夏左就已经汗如雨下,心率更是高达17o以上,无论他怎样调整都无法降下来,身体似乎到达了极限,连环山跑道一半都没有达到。

    他没有停下来,他在压榨自己身体潜力,想用半个月时间完成其他人数年完成的身体锻炼,普通的maF之类跑步训练法根本就不适合。

    每个人体质都不一样,有的人天生体弱多病,有的人天生体质很好……即使再有钱,也不是每个人都机会达到那种可以纳入灵气的水平。

    对身体的锻炼其实就是挖掘体内的潜力,不过大多数人都采用了温和的方式,而他用的是比较极限的办法,这样可能会把自己练废,再也无法成为武者。

    但要是他半月无法成为武者,面对李闻田这样的一级武者,就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所以练废身体压根不在他考虑之内。

    唯独压榨身体潜力,付出比常人艰辛十倍百倍的努力才可能做到。

    当跑完七公里,完整的一圈后,夏左的速度慢慢放缓,直至呼吸平整才允许停下来,他整个人就似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他感觉自己的双.腿犹如灌了铅一样,眼睛发花,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他强撑撑着做跑步后拉伸,放松肌肉,要不然第二天能不能走路都成问题,对经常锻炼的人来说,跑十公里都是小意思,但他不同。

    他就是一个新手,而且因为原主整天玩娃娃的原因,他的身体比较虚。

    七公里可以说是靠意志才真正坚持了下来。

    但接下来的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问题真正发生在回来的当天晚上。

    在他喝锻炼特制的营养液补充营养后,正准备回房睡觉时,他张口哇的一声就吐出了一口血。

    他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怀疑是否因为今天跑步使得身体支撑不住了?

    他静静感觉了一下,还是摇头,除了忍不住吐出一口血外,并没有感到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新人运动量太大,超出身体承受力,吐一点血是很正常的事。但前提是不能太多,似他这样吐一大口血似乎有些过了。

    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毕竟人体充满了难以形容的奥秘,就算现代医学都无法解释得了。

    他到了医院花了一点时间,体检报告出来了,并没有查出任何问题,询问医生也将这归结为运动过度而导致。

    夏左这才放心下来。

    第二天起来,夏左确认自己没有大碍后,训练继续。

    依然是青林山的环山跑道,在经过热身之后,夏左开始跑了起来。

    这一跑起来,夏左感觉自己今天与昨天不同起来。

    不是说他的速度更快了,而是他的跑步姿势很标准,就似浑然天成一样,不似昨天还要不断调整,正确的跑姿可以减少膝盖压力,避免出现半月板损伤。

    其实跑步看似轻松,但也是一门很容易受伤的运动,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加上良好的跑步设备,最好不要长跑。

    夏左在跑步,但他不知道的是背后一直有双眼盯着他。

    毕竟青林山跑步的人不少,在他身后就有好几个人在慢跑,有人观察他,他后背又没长眼睛,他当然不知道了。

    观察夏左的人是一个叫楚子冬的女子,她昨天就发现了夏左的存在,因为夏左昨天的表现纯属慢跑新手,而且最后夏左还咬牙支撑跑完了一圈,她同样看在眼内,她觉得这样做纯粹是作死。

    不过毕竟都是陌生人,她就没有开口,今天以她的眼光,当然也看到了夏左跑姿的变化,犹如从一个新人迅速成长为一个长年慢跑的老手,这让她忍不住尾随在后面继续观察。

    反正她也要跑步,就当是给自己找了个乐子,跑步可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

    在夏左跑完三公里后,楚子冬脸上再度露出惊讶之色,因为夏左今天不仅跑步姿势无可挑剔,这三公里过后,更是没有出现一丝疲态,要知道昨天夏左跑完三公里,就快不行了。

    按照她预料的是,第一天到达极限后,第二天的运动才是最残酷的,她心里面可是做好了夏左今天无法跑完七公里全程的准备。

    夏左还适当加快了速度。

    楚子冬看着夏左的背影,她心里面慢慢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夏左能做到三公里不露疲态,可能是激活了身体野性呼吸,要不然根本无法做到。

    她熟知慢跑的各种流派,当然也能看出夏左学的是野性呼吸学派。

    只是这怎么可能?

    这应该才第二天而已,想做到野性呼吸,至少需要七天时间,她当初就是花了两周时间才确认自己能进入野性呼吸的。

    她从来没有听过什么人能够在第一天就进入野性呼吸状态。

    还是要先观察观察才行。

    四公里……五公里……六公里……

    在六公里后,夏左并没有出现乱了呼吸节奏以及太疲惫的状态,这让楚子冬怔住了,这人是怎么回事?

    怎么跟换了个人一样?

    很快七公里快结束了,是继续还是停下来?

    夏左并没有停下来,楚子冬继续跟着。

    八公里……九公里……十公里……十二公里……

    楚子冬看着似乎不知疲倦继续往前跑的夏左有些傻眼了,这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每个人体质不同,但都会出现一个极限状态。

    譬如一个人昨天跑七公里都是在压榨身体的情况下才跑出来的成绩,那短时间内想跑八公里或九公里可是很难的事情,身体需要一个恢复适应的过程。

    也许一个新人开始学跑步的时候,增加公里数会简单一些,但也不可能第二天就从七公里跑到十二公里……不,十二公里还没有结束。

    夏左还在刷新他的成绩,十四公里后,他开始展现疲态了。

    两圈了还会继续吗?

    答案是继续。

    在十七公里后,夏左的速度放慢了下来,他的衣服都是汗水,但依然坚定往前。

    又慢慢磨了五公里,夏左慢慢减速,直至停下。

    她也跟着停下,心里面就犹如刮起了飓风一样。

    二十一公里,这已经是马拉松一半的里程,俗称半马,就算是对普通跑步爱好者来说,半马同样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一个身体比较虚的新人,用两天时间就完成了半马挑战。

    要不是亲眼所见,楚子冬简直无法相信,她知道有的人身体是一个巨大宝库,充满了潜力,但也没有似这人这样离谱的。

    能跑出这样的成绩,夏左也感到很意外,他的身体似乎有些特殊,只是……

    在当晚,夏左又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