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要搬去哪里?”宋潋滟很失落:“姐姐跟哥哥分手了,姐姐以后住去哪里?两位先生,你们跟姐姐什么关系啊?为什么帮她搬行李?”

    这也是韩云卿奇怪的。两个年轻男人西装革履,沉稳得很,韩云卿在娱乐场沉浮,一眼看出这俩人该是商场精英,跑过来替君南玖搬行李?

    君南玖性格恶劣,除了妹妹宋潋滟能忍受她,旁人跑都来不及。

    男人倒是吃君南玖那套,女团赛后,君南玖名声臭大街,韩云卿以为那女人会哭哭啼啼上门,趁着拿行李的空挡求他复合。君南玖竟然舍得放弃求他复合的好机会?怎么可能?

    难道是偷藏到别地方,想趁机溜进来?还有,东方昆吾出入管得很严。生面孔怎么进来的?

    这俩人的到来出乎韩云卿预料,蹙眉问:“君南玖呢?”她会舍得错过跟自己见面的机会?那女人又在玩花样。

    那年轻男人笑笑,不搭话,态度看似谦和,实则带着冰冷的蔑视感,依照君南玖嘱咐的找到证件和部分东西。

    韩云卿眉头越皱越深,心底很不舒服,君南玖没哭哭啼啼求他复合,他该松一口气的,可瞧着那俩人就是很不满:“她买的东西都带走,我送她了。”

    “哦,关于韩先生替君小姐购置的衣物饰品,”西装男人掏出支票:“您统共花费两百一十七万九千六百八十块五毛,这是五百万。”

    韩云卿皱得眉头打成死结,掏出电话拨号,语气很不好,开口就呵斥:“君南玖,别再耍你那些小心机!我只会更恶心厌恶你!”

    故意留下东西,以后利用这借口顺理成章接近他?做梦!他绝不容许这心机女人再进他家门一步!

    “韩云卿,你们渣男贱女配一脸,锁死了百年好合。”电话里女声软糯干净,没了从前捏腔拿调的做作味道,听得韩云卿怔住,拧眉,脸色难看:“君南玖!”

    “是啊姐姐,你别跟哥哥赌气。就算分手了,大家以后还是好朋友啊。”宋潋滟凑到韩云卿耳边,焦急地劝:“你别误会云卿哥哥,云卿哥哥只是跟你分手而已……”

    宋潋滟重生回来,再来一世的人生大赢家,言情文女主。

    手机里君南玖笑,红唇薄凉,原主对不起宋潋滟,跟她没关系:“闭嘴宋潋滟,我演白莲花绿茶婊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肚子里呢!丁点的道行也敢在我面前现。”宋潋滟还打算演姐妹情深暗中捅刀子,君南玖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捅破窗户纸,宋潋滟张大嘴,没绷住险些露出痕迹——君南玖疯了?她红着眼圈:“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剩下钱……”当买你以后身败名裂的赔偿款。当女配作精,她只需要在部分人面前演。

    其余的,君南玖懒得费心思。而且,女配真是当年救影帝韩云卿的人,韩云卿没认错人。不过,后头跟韩云卿玩耍的是女主,韩云卿错认成一个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