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的作精前女友壕上热搜了 > 第2章 年抛女友
    “是啊,”少女站起身,雪肌墨发,精致眉眼曼然,行在路边的双腿白皙修长,漂亮得不可思议,她继续打断:“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跑你的独木桥。”

    韩云卿冷笑,温柔无情地鄙夷不屑:“呵。”

    他“啪”地挂断电话。

    君南玖按揉着太阳穴,女团赛期间时间紧,她住在韩云卿安排好的朋友公寓楼里,先回去整理下,再说其他事。

    走到楼下,她看见楼管正往垃圾箱丢东西。

    东西样式都很熟悉,是她的行李。

    女孩立在楼下,看着楼管骂骂咧咧丢东西。夜风吹起冰冷墨发,纯黑瞳仁冷漠得宛如秋夜。

    柔美娇俏的脸蛋尚残留泪痕,楼管粗鲁丢出垃圾,回头一见到狼狈的她,顿时满脸嫌弃,帝都方言指桑骂槐了一阵:“赶紧滚,房主不让你住了!”

    “收拾行李滚蛋!”

    楼管嫌弃厌恶的眼神似在看苍蝇,君南玖桃花眼漾着水光,夜灯下的雪肌墨发妖魔似的艳美,瞳仁瞪得大大的,嗓音飘忽着:“……你们害死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尖利凄惨的回声荡在耳边,楼管脚底板升起寒气,胳臂上密密麻麻冒出鸡皮疙瘩,突地脖颈发凉,硬着头皮叫嚷:“死丫头片子,装神弄鬼吓唬老娘?你能吓唬住别人,吓唬不了……嗝!”

    少女平地飘飞,双脚离地。路灯噼啪炸响,明亮的光闪烁两下陡而暗下。

    阴森诡异的气氛中,君南玖桃花般灼灼生辉的昳丽面庞森白发青,去掐楼管脖子:“还我命来,还我的行李来~”

    “啊!”楼管经不起大惊吓,两眼一翻昏死过去,被君南玖单手拎住掐人中。

    很快,楼管被疼醒。晕晕乎乎里,看见君南玖妖邪造作的鬼脸,再次翻白眼,昏死——君南玖坚持不懈,继续救她。

    第五次后,楼管脸煞白煞白的,满脑门子汗,再看见熟悉的梦魇,她全身肥肉都在哆嗦,声音也帕金森似的九转十八弯:“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楼管哭得凄惨,鼻涕眼泪一起流。

    咦!【嫌弃版长音~】

    君南玖撇开她,笑语盈盈,茫然:“楼管阿姨,你说什么?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昏倒在街上?”

    “生病了?我帮你打120叭。”

    美丽少女蹲身,精致容貌宛如天使降临,真挚地伸手扶她起来。

    那双白皙无骨的小手比地狱更恐怖,楼管条件反射地惊惧后退,嘴唇直哆嗦,脸上横肉扭曲着狰狞,尖锐拒绝:“别过来!别过来!”

    “啊?”女孩无辜歪头,安静美好地收手:“楼管阿姨,你怎么了嘛?”

    楼管肾上腺素极速飙升,精神在被反复拉扯折磨后已经濒临崩溃:“你别过来,不准过来!”

    “哦~可是,”君南玖为难:“阿姨,我要收拾行李呢。”

    泪眼婆娑的女孩委屈极了,“你好像把人家的行李丢进垃圾桶里了。”

    “这可怎么办……”

    “我替你捡起来!”楼管屁滚尿流地冲到垃圾桶,不管脏污,去拿东西。君南玖红唇笑笑翘起,俏皮可爱:“它们都脏掉了,人家怎么带走?我好讨厌脏东西的。”

    脏东西三个字触动了楼管的神经,她手指颤抖,不敢回头,听声音已经崩溃到快哭了:“我洗!”

    “人家不想要进过垃圾桶的东西。”女孩矫揉造作的声线柔柔的,“像我这样漂亮天真美丽可爱的小仙女,怎么可以用洗过一次的垃圾呢?”

    楼管这下子真哭了,抹泪,咬牙:“我赔!我给钱!”

    她这会双腿还直颤颤,搞不明白后头那东西是人是鬼。她宁愿破财免灾,君南玖开心极了:“好呀。”

    君南玖报账号,楼管迅速转了五万块给她。

    “那就拜拜喽~”

    轻快脚步声远去消失,楼管整个瘫软到垃圾桶边上,汗水浸湿全身衣服。

    “妈,妈你怎么了?”不远处,三个还穿着星空少女训练服的女孩狂奔着靠近。

    君南玖离开北山路,做作柔美的笑容如面具褪下,淡漠如烟。

    “南南,你终于醒过来了。”智脑小一突然上线:“南南,已经进入言情文剧情线,无法重新更换身体,我替你重新规划好了路线——文娱女王。”

    夜风沁凉,君南玖捏着手机咯吱作响,生生捏碎了屏幕。

    她抿唇,嗤笑着过往三年的疯狂愚昧,纯黑无杂质的瞳仁干净得近乎淡漠,无丁点烟火气,看得联盟小一瑟瑟发抖,她红唇倾吐:“小王八蛋,别想驴我,加钱!”

    快穿世界多样,有高有低,大小不同。有些世界剧情线简单,有些则截然相反,繁琐纷乱似毛线团,囊括了霸总言情线、虐爱狗血带球跑、大女主杀四方等等。

    这个世界走繁乱融合剧情线,她落地成盒,错误投放了身体。玄学大女主秒变言情小女配,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楼管赶她滚,想也知道是韩云卿的好主意。

    记恨她出言不逊呢。

    韩云卿是影帝娱乐文的男主,因为儿时被绑架的记忆跟君南玖、宋潋滟纠缠多年,爱恨纠葛,女配君南玖因爱痴狂,做尽坏事,在女主宋潋滟重生后,自食恶果。

    “没问题呢宝贝,”面对错误成长单手炸星舰的任务者大佬,智脑犹如被掐住命运后脖颈的猫科动物,含着血泪狗腿安利:“宝贝,你会过得很愉快。”

    少女叹气,捏着破手机拨号:“告诉秦先生,我愿意当他一年女朋友,没条件了。”

    说完,君南玖星眸微闪,优雅侧头,欺霜赛雪的娇媚脸残留泪痕既纯又欲。

    很快,尊贵奢华的豪车驶过街道,全能特助卢泽落下车窗:“君小姐,请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