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夫人她是祖传倒霉蛋 > 第8章 那你以身相许?
    又过了一周左右,度钦出院了。

    明姌在决定把度钦安排在自己的房子里。

    陈元元的原话是这样的:“裴总,您看啊,您要是不看着他,万一他被人拐跑了呢?对吧?而且他现在这样,难免不受控制,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明姌:“这个诗是这么用的?”

    对于自家不抓重点的总裁,陈元元咬牙。

    “那您要不要跟他住?”

    明姌瞄了眼那一本正经看书的男人,伸手撩拨一下头发:“住,怎么不住?”

    好歹现在也是个俊小伙,说不定还能让她探索出什么奥秘来。

    明姌连夜挑了个最大的房子,把人安排进去。

    “清澜施主,这是什么?”度钦指着路上的车子,眼底带着几分好奇。

    明姌站在他身边,听到问话,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他一眼。

    他出现的时候,可不是穿着袈裟之类的衣裳,那一身现代的衣裳,足见他早已在这现代落户了,而且......

    明姌回忆起衣服的质量,好像也是高定。

    这家伙估计是脑袋真的出了问题。

    “这是汽车,代步工具,有空给你买一辆。”明姌随口回了一句,跟着打开的车门坐进去。

    “为何不用轻功?”度钦在她身边落坐,继续好奇发问。

    明姌:“……”这要是在唯物主义社会使用轻功这种东西,怕不是会被围观。

    她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度钦踩着车顶轻飘飘地跃走的画面,嘴角微抽。

    画面过于让人接受无能。

    “会被人抓起来。”明姌是个老实人,怕吓到这位小仙男,她好心地哄了一句,“要是不舒服,就休息一下,我带你回家。”

    度钦目光有些闪烁,看向她的眼神加深许多,手指蜷起又松开,眼神无端地软了几分,偏头看窗外的景色时,唇角悄悄勾起。

    带他回家,嗯,娘子贤惠。

    因为路上有些堵,车子停一下开一下的,度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到最后艰难地拉了拉明姌的衣角:“清澜施主……贫僧……好晕。”

    明姌这才看到他的情况,脸色发白,眉头紧紧地锁着,捂着自己的唇。

    她忙让人开到了路边停下来,扶着他到垃圾桶旁边:“你先吐一下,一会儿就好。”

    “等我一下。”明姌去旁边小卖铺买了水跟纸过来,刚走过来,就看到吐得昏天黑地的度钦,怏怏地单手撑在树旁边。

    身上穿的还是明姌之前让陈元元买的休闲衫,跟个模特一样,已经有两三个姑娘停下来看他了。

    明姌走过去将湿巾递给他,又拧开水,眉头微皱。

    怎么还晕车?

    “漱漱口。”度钦擦了擦唇,又漱漱口,总算是好了一些。

    因为呕吐的原因,一双眼睛本能湿润了起来。

    像是几个月大婴儿的眼睛一样,湿润又澄澈。

    眼底还带着几分委屈:“清澜施主……为何会这样?”

    明姌揉了揉眉心,拍着他的背,给他顺顺气:“你这叫晕车,以后多坐些时间就没事儿了。”

    “这是晕车药,你先吃,我们休息半个小时再走。”明姌拉起他的手,将药片放入他的掌心,颇为无奈的模样。

    “我带你吃点儿饭,一会儿药效上来了,你就直接睡过去,回家了就洗个澡睡觉吧,休息一下就没事儿了。”

    度钦看着掌心的药片,又看看明姌,信任地将掌心的药给吞了下去。

    明姌没找大饭店,她找了家看起来还可以的小店,坐下来点餐。

    “一份丝瓜汤,一份小鸡炖蘑菇,一份……”明姌报了几个菜,都很清淡,也适合刚出院的人吃。

    “娘子,你真好。”度钦将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对着明姌就笑。

    明姌:“那你以身相许?”好,不愧是她,心直口快。

    度钦愣了一下,随后垂下眼睑,手指捏了捏桌布,在明姌要收回话之前开了口:“不用以身相许,我本来就是娘子的人。”

    唇红齿白少年郎,眉目温润,如玉一般养眼。

    “这个......以后再说,你先喝点儿汤。”明姌打哈哈糊弄过去,再怎么色胆包天,也不能干这种事儿!

    度钦自己盛的汤,第一层带了油的,先撇去了,然后才盛给明姌,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很乖的样子。

    明姌小口喝着汤,时不时地瞥两眼他。

    这么些天来,她弄明白了。

    这家伙就是混乱一团的,什么也不知道,问什么都是茫然地看着她,还会反问一句:“娘子你不知道吗?”

    她上哪儿知道?当年他出了家,她那段时间都是被关起来的好嘛。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吃完饭,等到度钦药效上来了,明姌才带着他回车上。

    将座椅后调了一些,还给了他耳机:“带上睡会儿,到了地方我叫你。”

    度钦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车子一路平稳驾驶,一个小时后,才到门口。

    明姌把人给叫醒了。

    “过来,回家了。”她把人给架着,进了门。

    度钦身子摇摇晃晃的,估计是因为没吃过西药,所以效果格外的厉害。

    好不容易明姌才给他送进了房间,才松手把人摔床上,气刚喘匀,就听得他呢喃了一句:“明姌……”

    明姌身子一僵。

    立马后退两米,戒备地看着床上的度钦。

    好家伙,居然喊她的名字了。

    这是不是说明他这些天来都是装的?

    明姌脑子里上演了一出大戏,最后悄无声息地出去了,立马进自己房间,将房门锁死。

    拍着胸口吐气。

    “那家伙不会在装吧?”明姌嘀咕着,看了眼房门,想到那天晚上,度钦那双阴沉而又赤红的眼,眼神发冷。

    “最好不是装的......”如果是装的,她不介意今天就做法外狂徒。

    明姌没睡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东西打碎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内响起。

    她惊醒,开了灯,拉上衣服,从床头柜里拿了一把SP-01手枪,开了一条小缝隙,从门缝里偷瞄外面。

    没有人,声音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

    明姌打开门,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目光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人影在底下,寒气从脚底板冲上脑门,明姌握紧了手中的枪,打开灯来,对着底下的人厉喝出声:“不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