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夫人她是祖传倒霉蛋 > 第7章 沉迷男色
    “裴总,病房里的那位,今天一天没吃饭了......”明姌才解决掉最后一个招标会,刚出来,就接到了来自陈元元的电话,还是压着声音,偷摸说出声的那种。

    明姌解了颗衬衣的扣子,将西装外套丢在一边,靠在车座上,修长匀称的腿随意架着,懒懒散散地划拉着手上平板的内容,嘴里回一句:“换个口味给他做。”

    明姌找到了刮刮乐,随手买了五万的。

    今天很神奇,仿佛今天她是锦鲤附身了一样,那些单子,一个一个的,负责招标的人全都是赞不绝口的那种,并且当场拍板,只差一个形式上的公布流程了。

    她觉得自己时来运转,可能要走大运,所以想试试。

    “不是......”陈元元看着病房里,坐在病床前,目光沉沉盯着窗外绿荫的度钦,急忙否定,“今天度先生想看看裴总您,我就给他连线了,结果没想到,看到有人对您挤眉弄眼......”

    明姌点击刮奖。

    很好,五万块,一块钱都没中。

    她随手搜了下#和尚看到我跟别人眉来眼去不吃饭,怎么回事?#

    积极的网友给出答案是:他嫉妒了,肯定是嫉妒你有眉来眼去的对象,他没有。

    明姌露出了然的目光,将平板丢一边座椅上,仰头阖目,耳麦里的声音叫她想发笑。

    “我现在过去一趟,你去找两个漂亮的姑娘过来。”

    她懂,不就是羡慕了嘛,唉,现在的男人,果然是嫉妒心满满。

    陈元元:“裴总,您认真的?”摸不着头脑。

    “不然你哄?”明姌轻飘飘来一句。

    陈元元不说话了,立马去准备。

    依照她看了n本言情小说来看,接下来的套路一定是她们裴总作死,被圣僧好好收拾一下!

    裴总身娇体软还姿容娇艳,圣僧也是矜贵绝色,哦呦!配一脸!

    可能想到了某些限制级的画面,陈元元伸手拍拍脸,红着脸就去准备。

    明姌拿了单子,心情好,摘了耳麦就假寐起来。

    来现代也不过三年时间,她忙于应付那些豺狼虎豹,哪里有机会去修习现代的爱情大法。

    豪门大佬不需要了解,只要钞能力就好了。

    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啊!

    明姌三年来,已经深谙此道。

    等明姌到医院病房门口的时候,正好撞见陈元元瑟缩在角落里探头偷窥病房。

    她臂弯里放着西装外套,伸手点了点陈元元的肩膀。

    陈元元一回头差点抱着她哭出来。

    “裴总,您快进去看看吧!度先生发大火了。”

    明姌迷惑脸:“他发什么火?你找的人太丑了?”

    陈元元不说话,只抖了两下,又躲起来。

    明姌看她一副怂样,轻嗤一声,往病房那边进去,将西装外套向后一抛,自信满满:“看我的吧。”

    陈元元接住外套,眼看着明姌进了门,还把门给关上了。

    她立马站直了身子,贼兮兮一笑,抱着外套就把周围的人给安排走。

    陈元元:我怂了。

    陈元元:我装的!

    明姌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快晚上了,病房内没开灯,视线看不大清楚,有些昏暗,窗户也没关,风吹进房内,扬起窗帘。

    她环顾了周围,没看见度钦,有些疑惑地转身想开灯。

    下一秒,整个人被带着温度的重力直接压在了墙上,手也被抓住按上头顶。

    明姌:“!!!”

    本能地她就反抗起来,没有被控制的手肘向后狠狠给那人胸膛一下,但是只听到耳边传来度钦略微痛苦的闷哼声,人还是被按得死死的。

    “你发什么疯?放开我。”明姌拧眉,呵斥出声,身后的温度过于炙热,让她有些发热。

    度钦垂眸看着被自己按住的女人,闷声闷气:“不放。”

    “娘子,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他略带委屈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他收紧的怀抱。

    明姌脑瓜子嗡嗡,后背感受到的,都是他身上炙热温度,以及难以忽视的肌肉线条,满满的都是叫人腿软的撩人,艰难地回答:“没有不要你。”

    “可是你跟那个丑东西眉来眼去。”度钦反驳。

    没等她辩解两句,她就感觉耳尖一湿,被人给含住了,就像是正躺着的猫儿,突然被人抓了一下尾巴骨一样。

    她一下就软了腿,身子向下滑。

    好在度钦将人抱住了。

    “我比他好看,娘子不要她,好不好?”

    被迷了眼的明姌深吸一口气,颤巍巍抬手摸索上开关。

    “啪——”灯光亮起,刺目的白,让她清醒过来。

    这可是得道高僧,明姌,哪怕这是曾经的夫君,你也得冷静一点!

    她在心底骂了自己两局,终于平复下来了。

    “你松开我,我解释给你听。”又怕他不听,明姌补充一句,“你说了,你要乖,要听话的。”

    度钦不情不愿地松开手,站在明姌面前,黑漆漆的眸子带着头顶灯光反射出来的亮光,像是镶了钻石一样,流光溢彩。

    明姌转过身来,揉着手腕,拧眉看着他:“我没有不要你,那个男的我还看不上。”

    她眼里只有事业!

    “可是你给我送女人。”度钦垂下眼皮,脸上露出几分悲凉的自嘲,“贫僧是娘子的人,不为佛门念经,只为娘子祈福,娘子现在将我推给其他人,让那些人玷污我,娘子大可不必如此。”

    明姌:“......”这个“大可不必”的形容词,是谁教的?是不是看网络上的东西,都学坏了?

    学不学坏不知道,明姌因为重点没抓住,导致度钦眼底隐隐染了猩红。

    “娘子,若非要玷污,我只接受娘子你玷污我。”

    漂亮!

    如果这话不是对她说的,现在明姌就该大声喝彩了。

    但是......

    “这件事我没做过,是陈特助她私做主张的,我怎么可能让别人玷污你!你是我的圣僧,对吧!”明姌瞧着他一副“我不活了,也要带你走”的样子,哄人一套一套的,就当做没听到一样。

    度钦还是那样子看着她。

    “我开完会就赶过来了,对你还不重视吗?”明姌庆幸自己曾经看过《回家的诱惑》等等系列剧,虽然自己的行为有点渣的嫌疑,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那娘子抱我。”他犹犹豫豫,最后像个被哄骗的小媳妇儿,释然,朝着明姌张开手,黑眸润色十足地看着她。

    男人还光着脚踩着地面,穿着病衣,看起来就透着虚弱、委屈、可怜巴巴等等形容词综合体的样子。

    明姌眼神落在了他凌乱的衣服上,因为动作的原因,这会儿露出了几分,格外的不允许描述。

    “别担心,不会不要你的。”明姌伸手,把自己塞进男人的怀里,还哄着人。

    只是男人伸手搂紧她的腰肢后,唇角微微勾起,脑袋蹭蹭她的脖颈,几乎听不到的声音,暗红色光从眼底深处一闪而逝:“要是娘子再毁约,我就关起来你噢~”

    明姌没听到,沉浸在美男的胸膛之中。

    亵渎神明的感觉,也太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