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夫人她是祖传倒霉蛋 > 第6章 我这人一向喜欢斩草除根
    “信心谈不上,不过我的team,都是不错的人才,相信谢总会在招标会上,看到他们的出彩。”明姌同样“随意”回答了这句话。

    都是千年的狐狸,跟谁斗呢?

    她好歹也是他们祖宗辈的人。

    想当初,她可是自幼就被许配给了皇朝的世子爷,相公家的滔天权势,连带着她这个年幼的孩子,没日没夜地去学各种东西。

    明家女诸葛,就是对她最好的尊称。

    “裴总说的是,相信您一定能拿到这次的招标。”谢副董的声音打断了明姌的思绪,她笑了笑。

    带着人进去了。

    正好碰上在签名交标书。

    标书交上去以后,需要等待核实一些基本信息。

    明姌一直坐在不显眼的位置,但是对于旁人而言,却像个发光体,这次的招标是国企的大案子,数额之高,让那些大佬们都过来了,企图分一杯羹。

    当然了,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的,有些人很有自知之明,就是过来凑人数的,但是......那些老家伙可是闻风而动,知道她要过来,就带着自家儿子一块过来了。

    其中的道理嘛……

    不言自喻。

    毕竟一个净资产身价就高达千亿的女人,谁不眼红,这要是自家儿子被看上了,可就是鸡犬升天了。

    “裴总,您负责这次的标书啊?”一个穿着小西装的青年凑了过来,忽地开口,显得有些唐突的感觉。

    而且说话的时候,还故意往明姌这边凑了几分,笑容灿烂。

    明姌掀开眼皮瞥了他一眼,天都国际的赵家,有两位,一位是赵东,控股百分之五十二,另一位是赵海,控股百分之三十三,将天都国际的股权牢牢把控住,这两人又是兄弟。

    赵海是大哥,赵东是二弟,面前的年轻人,叫赵明喻,是赵海的儿子,也是这瀚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嗯。”明姌跟赵海没什么冲突,只是......

    如果要收拾想杀她的赵东,还需要个棋子,这赵明喻,来得还真是时候。

    赵明喻听着那冷淡的一声“嗯”,心口的跳动有些快,谁不爱美人?

    本来舅舅让他过来接触明姌,他还不乐意,以为身价这么高的女人,肯定是个老女人了,没想到,她一进来,他的视线就没挪开过。

    身姿姣好,长相更是让他看直了眼。

    别说讨好了,倒贴他都愿意。

    “裴总,你真是年少有为啊,我就不行,没你这么大的本事,你能不能教我两招啊?我想学学,嘿嘿。”他挠挠头,不大好意思的样子,看明姌面色依旧冷淡,又补充一句,“要是让你为难,就当我唐突了。”

    明姌坐直了身子,揉了揉细长的手指,朝着他歪头挑唇,眼波流转:“真想知道?”

    赵明喻觉得自己胸腔里藏了一只小兔子,正在疯狂跳动着。

    “想......想知道。”男人痴了眼。

    与此同时,病房里。

    度钦眨着眼看着画面里的两个人,看着那男人的模样,他就......默默攥紧了手指,看向一旁的陈元元:“陈特助,为什么那个男人要凑近清澜施主?”

    “他不知礼义廉耻吗?”无辜而又直接的问话,如果不是因为神色太过自然,陈元元甚至以为他在讽刺别人。

    陈元元微微瞪大眼看着里面快要挨到一起的人,讪笑:“这个……裴总她很受欢迎……但是你放心,我们裴总绝对是个清白的好姑娘!”

    今天明姌走了没多久,度钦就问了一下她的去向,陈元元想着,不如当个牵线小红娘,直接安排上了那边。

    结果这才没多久,就被抓到了,她的裴总啊!能不能给点力,家里的白菜明显更香一点啊!

    度钦抿紧唇,盯着里面两个人,目光有些沉。

    距离那么近,不知廉耻的狗男人!

    陈元元看了一眼生闷气的度钦,后背发凉,只期盼她裴总不要让她失望啊!

    明姌抬手撑在了扶手处,手抵着太阳穴,就这么带着几分邪气的笑,声音拉长了几分:“全家祭天咯,保你成全球首富,试试吗?”

    这话声音并不小,反而因为明姌的可以拉长,而将声音扩大了一些,里面的人基本上都能听个清楚,尤其是......走过来的赵东。

    吗,明姌的目光越过赵明喻,同赵东相撞。

    赵东是个典型的生意人模样,虽然看着普通,但是长了个生意肚,面相上,带着几分虚伪的和善。

    “裴总这是说的什么话,侄子不懂事,让你见笑了,莫怪啊。”赵东很快哈哈地笑了一声,将自己的目光挪开,不与明姌对上,走过来,在赵明喻身边坐下来。

    明姌唇角的笑冷了下来,看着眼前装作若无其事的赵东,她倒是有些玩味地开口:“怎么会同您侄子见怪呢?赵董知道的,我这人,一向喜欢斩草除根。”

    这话让赵东脊背发寒,面上却还是故作镇定:“裴总做事还是不够圆滑,我这个做长辈的,可得教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接触的人都是生意场上的,给自己留条后路比较好,毕竟我也曾跟你爸爸是好友,得教教你。”

    一旁候着的李特助,镜片后的眸子染上了几分嘲弄,这些个老东西,就知道欺负小姐。

    明姌是谁?她可是明庆年间的女诸葛,当年玩弄的可是皇权,这几句话,在她眼里,就跟过家家一样。

    “赵董说的有理。”明姌点了点头,却在他放松些许的时候,猛然凑近,红唇微启,眼儿弯弯,“那我可得一击致命了,不然都对不起赵董的教导。”

    你用长辈的身份压我,好啊,那我就给你来个釜底抽薪,谁还不是个说一不二的豪门千金?

    赵东脸色这回是真的变了,本来还算红润的脸,这会儿白了。

    杀手没回来,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谓富贵险中求,他们天都国际要想进一步扩大,只能蚕食裴家在瀚城的一部分了,现在算盘被打破,只能期盼另一位了,希望他能好好收拾了这个女娃娃,让他们天都国际分上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