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夫人她是祖传倒霉蛋 > 第5章 夫人,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啊……清澜施主……”被压了一些的男人红了脸,那双漂亮的丹凤眸,削弱了很多的气势,他甚至无法推开明姌。

    明姌对上他有些潮红的眼角,那眼神带着羞赧的无措。

    这个家伙……长得可真好看,秒杀现在电视上的小鲜肉啊。

    明姌可耻地馋了他一下。

    “清澜施主……有人在看着......”度钦耳朵也红了,像小娇妻一样的乖。

    “裴总,我刚刚好像失明了。”陈元元伸手随意摸了两下,又眨眨眼,她刚刚看着自家总裁饥渴难耐地扑倒了和尚。

    明姌话都没说,陈元元直接将门给甩上,杜绝了她的一切可能。

    陈元元小脸微红,激动地摸出手机,给明姌发了条信息:裴总好活!

    “现在,可以继续了。”度钦僵着身子,一副不敢动的良家妇男模样。

    明姌慢吞吞爬起来,没了再调戏美男的想法,美男虽好,但是想想这家伙的杀伤力,算了吧,她还不想英年早逝。

    ……

    在特助陈元元同志的见证下,度钦荣升为明姌的小白脸。

    并且很坚定地认为,自家总裁有一出爱而不得的戏码,不然为什么又是撞人,又是把人关进深山,最后却又在病房里强迫人家呢?

    被迫拿到霸总剧本的明姌:“……”

    深夜。

    明姌收拾完了工作文件,躺在床上睡得很沉,丝毫没注意门被推开了。

    高大的身影站在她床边,月色从窗户中照射进来,将床铺照亮了几分。

    度钦盯着她看,眼神并不阴郁,只是透着几分迷茫的无措,他刚刚做了个梦。

    梦里一片混沌,好像有个女孩,在喊他的名字,只是他想不起来内容,等惊醒过后,已经不由自主地来到了这个房间。

    他在床边盯着明姌的侧颜,唇红齿白美娇娘,她很好看,可是.....

    度钦在床边蹲下身来,伸出手去,有些粗糙的指腹摩挲上她的肌肤,引得睡梦中的人不自觉地蹙眉。

    “夫人......”他喃喃出声,低哑的声音里,透着几分风雨飘摇的无措,手指微微用力。

    为什么,只是喊出这两个字,他的眼,就开始酸涩,似乎泪水要涌出来一样。

    明姌睁开迷蒙的眼,对上男人的眼,人猛地向后一缩,腰直直地磕到病床角上,疼得她眼泪直接涌了出来。

    有句不大符合豪门贵女形象的脏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别动。”她还没说话,倒是度钦,紧张地扶起她,二话不说就将人按在了病床上。

    背朝上的明姌觉得不妙。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直接伸手拉开她的上衣。

    明姌攥紧拳头,黑暗中红了耳尖:“放下去。”

    非逼她杀人?

    “磕伤了,不揉开淤血,会睡不好。”度钦垂下眼睑,看着那细腻白嫩的后背,纤细的腰肢上方些许,有一大块青紫,看起来不是刚刚弄的。

    那是明姌之前被石头磕的,因为身边常用的医生没到,她不习惯,所以一直就这么放任着。

    “你管我,放开。”男人带着指腹薄薄的茧子,摩擦这肌肤,明姌酥麻了一片,脸在黑暗中,红得不像话。

    虽然平日里喜欢嘴里口花花一下,但是这种近距离接触,真的没有!

    她内心还是个非常保守的女人!

    度钦手上用力,按了下去,有些发烫的温度,让明姌没了力气,瘫倒在床上。

    “你是我娘子,我当然要管。”

    “娘子要是生气了,等我揉完,你再打我出出气,现在先别动好不好?”他放软了声音,不知道是因为夜色太温柔,还是风太轻,她有些醉。

    由着他胡作非为。

    不挣扎的明姌,安安静静趴着,度钦也不说话,只沉默地给人按摩。

    一下又一下,明姌眼皮子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娘子?”度钦小声地喊了一句,明姌没反应,他这才慢慢把人的衣服拉下来,被子盖好,缓缓松了一口气,低头蹭蹭她的头发,亲昵又缠绵。

    “娘子,好梦。”说罢起身,顺手还给明姌将歪了的文件扶了一下,这才姿势别扭地出了明姌的病房,扎进自己房间的浴室,拧开花洒,水声从里面传来,掩盖下不可言说的秘密。

    上午十点半。

    “你准备一下,今天的会议,我去坐镇。”明姌已经收拾好了,将文件都放进包里,偏头交代着,又看了眼隔壁的病房,拍了一下脑门,“对了,给他准备一些吃的,他口味不重,清淡一点儿的就行,还有别放芹菜,他不吃那玩意儿。”

    陈元元拿着笔:“???”

    她就说嘛,她们家裴总,对小白脸,好得不行。

    “十一点半来接我。”明姌没通知旁边的人,踩着高跟直接离开了医院。

    招标会途中。

    今天一共有三家招标要参加,因为单子金额涉及巨大,所以必须她出场。

    但是依照她的运气,基本上三单只能成一单。

    不过能成一单就不错了。

    明姌在车上看着文件,红唇微抿。

    她生得一副清冷美人儿的模样,不笑不说话的时候,嘴角会微微内敛,显得更加冷漠,很深邃的一双眼。

    是浅棕色的,通透得像琥珀一样漂亮。

    “裴总,到了。”李秘书恭敬地开口,打开车门,弯腰。

    “嗯。”明姌应了一声,下车。

    一下车就收获了众人的目光。

    “诶,那个就是裴家的掌权人嘛?”

    “可不是嘛……听说身价光流动资产就上千亿啊……”

    “长得也好漂亮啊。”

    确实是漂亮。

    明姌来之前,特意换了一身衣服,把自己的白T恤牛仔裤换成了西装裙。

    剪裁合身,款式新颖别致,踩着五厘米左右的细跟,走路带风一样,气势十足,身后跟着四个西装男。

    场面还算好。

    明姌已经习惯了,毕竟都好几年了。

    她面不改色地走过小声议论的人群。

    这家公司的副董立马就走了过来,笑道:“裴总,好久不见啊。”

    明姌同他握了握手,红唇微挑:“谢总,好久不见。”女人淡定而又自信的模样。

    “今天的招标会,有信心吗?”谢副董边走边问道,看似是不经意地问话,却是暗藏着打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