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夫人她是祖传倒霉蛋 > 第4章 我可不坐床上
    事情是个简单的事情,但是过程比较复杂。

    简单点,就是度钦莫名其妙的没了记忆,他还是选择性地遗忘,比如记得现在哪个朝代,比如记得他是个和尚,再比如不记得他自己是谁,你说神奇不神奇。

    至于她把人留下来了,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她洗澡补觉,重新起床后,脚一崴,跌在了一直蹲在床边的度钦身上。

    柔软的地毯虽然不疼,但是......

    “娘子......下午好。”度钦朝着她乖巧地笑着,眼神温润柔软,还伸手给明姌理了理头发。

    “裴总!”秀丽推门而入,捉奸在场(不是)。

    秀丽认真地看了两眼,默默出去去关上门。

    紧接着,明姌就在手机上看到了她发的消息。

    【秀丽:裴总,记得负责,不要白嫖。】

    【明姌:我看起来像是那种白嫖男人的女人吗?】

    【秀丽:你是。】

    【明姌:好的,打扰了。】

    这是第一条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地上躺着那男的,是漏网之鱼,被度钦给弄死了。

    明姌也不知道他怎么弄死的,就很惊悚。

    秀丽把人当着明姌地面拖出去,看了她一眼:“裴总,你相好救了你。”

    明姌:“......”不就是个男人吗?她要还不行?

    第三个原因......就是现在。

    一道四米宽的闪电从天劈下来,直接砸在了他们车前,明姌开车的时候,直直地一个甩尾。

    好的,把后座玩车门的度钦甩了出去。

    “砰——”人直直地砸下去,声儿可响了。

    震得明姌半天没回过神来。

    路边像是突然窜出来的交警跟警察一样,两个人骑着两架警摩。

    “干什么呢!”直接一声厉喝,将明姌从震惊中吼回神来。

    秀丽他们去处理尸体各种善后问题去了,所以她自己回去。

    现在透过玻璃,看到两个交警朝她走过来,心拔凉拔凉的。

    这他妈什么戏剧节目?

    “叩叩叩——”车窗被敲响,明姌刚打开车窗,车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下就往前冲了出去。

    撞在了本就晕过去了的度钦身上。

    明姌:“这是意外。”

    警察先生看得清清楚楚,明姌的脸像是风一样,从面前滑到了前面,那个可怜的人,直接被撞了一下。

    “下来!”交警已经甩出了警棍,并且严阵以待,一副防犯罪分子的模样。

    当面作案,这胆子挺肥啊!

    “你涉嫌肇事逃逸,又涉嫌故意杀人,未遂……”交警义正言辞地开口。

    “我当警察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见过你这种的,怎么着?胆子是大到这种地步了?”

    明姌:“我暂时保持沉默。”多说多错,太过戏剧化,她脑瓜子也是嗡嗡的。

    接下来的事情过于戏剧化,明姌直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看着旁边病床上的度钦,脑子里还是昨天的事情。

    “娘子,他们说和尚应该叫施主,我要叫你清澜施主吗?”清润的男声带着几分茫然,看着明姌,眼神干净极了。

    “叫我清澜施主!”坐在病房里刚削好水果的明姌,抬手就将苹果给他塞进了嘴里,叫什么娘子,真的是简直令人发指。

    病床上打了石膏的男人坐靠着,腿上是石膏,动不了腿,被堵了嘴,也不生气,就只用那双无辜水润的眸子看着她。

    将嘴上的苹果给拿了下来。

    “清澜施主,别生气,我会乖的。”被撞的人,察觉到她的火气,朝着她笑,低头咬了一口苹果,乖极了。

    明姌没了火气,也不怪他,主要是她自己太倒霉了,连累了人。

    事实证明,只要足够乖巧,人甚至会当场自我反省。

    人家这么乖,发什么破脾气?

    男人安安静静地咬着苹果,时不时地瞄一眼明姌,怯生生的。

    ……

    “裴总,这人怎么安排啊?”说这话的是特助陈元元,嫩白的小脸上,带着快要压不住的八卦神情。

    昨天秀丽都告诉她了,她们裴总春心萌动,对一个和尚动了心。

    “把人安排到深山老林里去!”明姌颇为无情地开口。

    “啊......”陈元元脸红了,低下头去,裴总会玩儿,都开始囚禁的戏码了。

    “人口贩卖?”警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两个警察推开门进来了,眼神锐利,看向明姌的目光,像是在看通缉犯一样。

    明姌:“……”能不能敲个门?

    陈元元一秒钟进入工作状态,转身跟人解释:“警官,您听错了,我家裴总说的是做慈善的事情,她最近要捐助,打算亲身过去,这不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她决定带着那个先生一起去。”

    陈元元是个很合格的特助,并且是个已经跟明姌磨合了很长时间的特助。

    对于明姌时不时就游离在翻车边缘的情况,她游刃有余。

    明姌伸手按了按太阳穴,靠在床头上:“对,慈善。”

    她本来不想接下来的,但是......明姌看着手机里的相片,那上面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她关上手机,脸色冷淡。

    正好趁着这次机会,来个瓮中捉鳖,岂不美哉?

    “行吧。”警察不是很相信的样子,但是迫于明姌的钞能力,还是走了。

    ……

    “清澜施主,你要不要坐上来?”度钦捧着杯水,一口一口喝着,歪头看看坐在一旁处理公务的明姌,小声问了一句。

    明姌从文件中抬眸看了过去,他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眼尾微微上扬,右眼角还有一颗小痣,明明是个祸国妖孽的长相,偏生眼神又无辜圣洁,又纯又欲,看得人心痒痒。

    “我可不坐床上。”她盯着男人纯良的模样,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

    度钦眼底带着迷茫,刚醒过来的眼睛里,还带着几分湿润的亮光,眉头微蹙,思索片刻后:“那清澜施主,想坐哪里?”

    眼神过于诱惑,明姌关了文件,起身过来,单腿膝盖抵着床边,身子压过去,纤白的手指捏住他的下巴,活脱脱的女流氓,似笑非笑:“我只坐身上。”

    尾音都是微微上翘的颤音,勾人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