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夫人她是祖传倒霉蛋 > 第3章 娘子
    明姌幽幽地吐了一口气,朝着剩下的两个人开口:“说吧,谁让你们来的?”

    老二咬牙:“我不知道!”

    “好!”明姌突然大喊一声,吓得老二身子一抖,菊花一紧。

    “忠义!喜欢你们这种嘴硬的。”

    现场众人都不忍地摇摇头,看向那群人的眼神,都变了,浓厚的同情。

    “等等!”脸隐隐发青的老三艰难开口,“我们说!”

    看周围那些人的表情就知道,后面的事情,肯定要完蛋,还不如直接说,反正他们都是要死的。

    起码能死个痛快!

    明姌朝着秀丽点点头,秀丽磨磨蹭蹭地去收拾东西,把袜子丢垃圾袋里封死。

    如获新生一般的老三大口呼吸。

    “好了吗?我有点急。”明姌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生理性的泪水,跟个没骨头一样的人,靠着沙发。

    “是天都国际的赵东,他让我们来的。”

    “他出价多少?”

    “三千万。”

    “再来一次吧。”明姌闭眼不看他们。

    老大:“???”

    老二:“???”

    老三:“???”

    秀丽麻溜地给人重复步骤。

    老大第一个被塞,临闭嘴前,愤怒地吼明姌:“我们都交代清楚了!”

    秀丽觉得他们有点儿可怜,小声开口:“裴总身价光流动净资产就上千亿了。”

    众杀手:“???”这女人不会是嫌弃他们杀人的价格太低了吧?

    事实证明,就是如此。

    明姌闭眼闭着闭着,就睡了过去,不是胆子大,是真的困。

    秀丽贴心地把人都给拖走了。

    ,还把门关上,给明姌盖上被子,退了出去。

    一出去就碰到人过来:“秀姐,这次还是把人给送到那里去吗?”

    “嗯,都送过去。”秀丽一手拎一个,丢一边,拍拍手,伸了个懒腰,今天确实是累了。

    “我能问个问题吗?”下属小心翼翼地开口。

    秀丽:“问。”

    下属:“裴总把这些人都隔绝起来,合适吗?这些都是要杀她的人啊。”

    秀丽耸肩:“谁说不是呢。”但凡有个脑子的人,都是直接杀了了事,一干二净,反正顶级豪门了,不用白不用,可是啊。

    秀丽回头看向大厅里沉睡的女人,隔着一层磨砂玻璃,她只能看个模糊的身影,唇角微挑,眼里是光:“就当她有钱没地方花吧,冤大头。”

    “啊......”下属挠挠头,不是很懂她们。

    把地上的刚注射麻醉的人给拖走了。

    不仅不杀人,还把刺杀她的人给隔绝起来,他们那个岛上,就住着n个杀手,都是前仆后继杀明姌的。

    不明白的下属唏嘘两声,继续收拾人去了。

    明姌睡得不是很舒服,身上睡之前就是湿的,虽然秀丽把温度调了上去,但是睡到约莫四五点的时候,她还是醒了,头昏脑涨的。

    客厅里很安静,没有什么声音,明姌坐起身来,毯子顺着肩头滑落,黑暗中隐隐能看见她白皙圆润的肩头。

    明姌打了个哈欠,伸手揉揉头发,随手开了灯,橘黄色的落地灯,暖融融的光,一下就将房间给照亮了。

    化了这黑夜的冷凝。

    那一双漆黑清澈的眼眸,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明姌大脑当机。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度钦,头皮发麻。

    他安安静静地窝在沙发角落,眼睛黑润且清澈,地上是一个躺着已经没了声息的男人,那男人手里还有一把刀子。

    两个人视线相互碰撞。

    安静的空气,像是静止的画面。

    男人身上还有些湿,头发干了一些,但是还是贴着脸,仰头看她的时候去,唇色发白,人看起来毫无攻击力,也很柔弱不堪一击的感觉。

    可明姌深知这个男人的杀伤力。

    “度钦,我们谈谈,行不行?”明姌率先开口,看他没有对自己动手的感觉,盘算着能不能苟一苟。

    他看着她,没有血色的唇动了动,缓缓点头:“好。”

    “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我们也曾经是夫妻,你能不能放我一马?”

    他眼底好似点亮了光,看着明姌:“娘子?”

    声音是那种微弱带着几分迷茫,却又透着一点挠人心窝子的感觉。

    明姌尾椎骨苏了一片,艰难地挪开自己的眼睛,默默叹了一句要命。

    好好的和尚,怎么跟妖精一样?

    “娘子!”事情的走向已经超出了明姌的控制。

    她在度钦连叫好几声后,才慢慢反应过来,他好像不对头。

    “你记得我是谁吗?”明姌小心翼翼地开口。

    “娘子。”那人认认真真,黑漆漆的眼珠子盯着明姌,一眨不眨。

    明姌:“......”好!不愧是她!

    “你认错人了,我现在送你回去。”明姌斩钉截铁开口,打算把人送精神病院去,起身就往卧室走,换个衣裳,现在就把人给送走!

    才走两步,身后就是脚步声,紧接着,男人宽厚温暖的胸膛,就锁住了她的身子。

    他微微弓起腰,将她整个人都搂进了怀里,声音迷茫而又无助:“娘子,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淡淡的檀香味儿,在明姌的鼻尖荡开,这味道,叫她险些落泪。

    “我会很乖很乖的,娘子别不要我,好不好?”他说话语速不快,温吞又乖,说话的时候,呼吸会喷洒在她的脖颈处,激点的疙瘩。

    橘黄色的光线在后方,她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纠缠在一起的影子,亲密极了。

    “你先放开我。”明姌挣脱不开,他力气好大。

    “那娘子答应了吗?”

    明姌表情复杂:“......”你还记得你那副要弄死我的样子吗?

    “你不是说乖乖的吗?”

    身后的男人松开了手,站在她身后,但是手还是拽着她的衣角,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一副离不得人的样子。

    明姌心痒痒,如果这只是个单纯的小白脸该多好,她现在就提枪上阵!但是不行......这是明宏寺的得道高僧,动了歪心思就是亵渎佛祖啊!

    明姌信鬼神,牢牢压住自己的想法,艰难把人的手扯下来。

    “你先睡会儿。”

    “好。”某人更加乖巧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