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夫人她是祖传倒霉蛋 > 第2章 “严刑逼供”
    “把现场处理干净,带上人跟我回去。”明姌揉了揉腰,从地上爬起来,眼底带着凶光。

    众人立马去解决问题了。

    只有明姌一个人看着地上躺着的度钦,脸色阴测测的,刚刚还那么嚣张地吓唬她,现在不还是躺在地上任由她为所欲为?

    明姌泄愤一样地朝着他踹过去。

    不知道哪里出来的石头,她正好踩上去,脚下一滑,人直接向后倒,还好她身手矫健,及时稳住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热身的吗?”明姌朝着伸长脖子看热闹的众人凶过去,众人立马低头当做没看见。

    大家都是专业人士,已经见多不怪了。

    他们裴总的倒霉历史,有些多。

    现场安静得只有雨声,默契极了。

    明姌把度钦给拖到了车门口,自己坐进车里,撑下巴看着他,眼神幽幽。

    雨水砸在他脸上,头发湿哒哒地贴着脸,依旧掩盖不住这男人的丰神俊朗。她为什么能一眼认出来他?还不是因为这张脸。

    明姌想到什么似的,轻嗤一身,脸上的表情也淡了去,懒散地靠在车座上,长腿抵着车门,莹白的肌肤上,水珠滑落,她放空了目光,看着那被雨水冲淡的血色。

    ......

    “裴总,这家伙怎么办?”众人看着地上躺着的度钦,有些为难地开口。

    “跑啊,你等着这位祖宗给你上贡呢?”明姌伸手利索地把门甩上,裹着暖融融的毯子,只露出个小脑袋,看都不看外面的度钦一眼。

    “不带回去吗?”说这话的是明姌一手提拔上来的左右手,叫秀丽,她看着躺在地上的度钦,语气有些不舍。

    这么好看的男人,不抢回去给她家裴总,多可惜啊。

    明姌:“......”如果不是知道秀丽这家伙就喜欢给她搞美男,她都觉得她是想弄死她。

    “越漂亮的东西越危险,不懂吗?”明姌苦口婆心给她讲道理。

    “可是他真的好好看啊。”秀丽坚持不懈。

    明姌怒:“我说不要就不要,走了走了,山上还有一群人等着老娘收拾呢。”

    面对还要开口的秀丽,明姌直接截断:“你再说话,我就不带你去了。”

    秀丽闭嘴,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度钦。

    明姌的车先走,秀丽跟在后面。

    “唉.......这么好看,丢了多可惜啊......”秀丽被男色迷了眼,悄摸摸地把度钦给弄上车了。

    “秀姐,这要是被裴总发现了.......”开车的为难极了。

    “怕什么,这么好看的男人,她就是嘴硬,我跟她这么久,还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嘛!”她裴总就是不好意思了,她懂!

    介于秀丽确实是明姌的左膀右臂,大家默认了。

    车子一路开向山顶的别墅。

    门口的鲜血蜿蜒流下,雨幕给这四下的场景,笼罩上一层灰败的光,门口正在处理尸体的人,看到有车疾驰而来了,慌乱地往别墅里面跑去,几乎是像见了鬼一样。

    明姌懒洋洋地靠着座椅,抓起旁边的麦,微微眯眼,眼底带着狡黠的光,看向逃窜的人,红唇微挑:“开始吧。”

    枪声在这雨夜中响起,一场单方面的屠戮,就此展开。

    “裴总,清理干净了,还抓了几个活的,在大厅里。”耳麦里传来秀丽的声音,明姌的视线从车窗上滑落的雨滴中收回,朝着车门外的人微微点头。

    车门外的人立马拉开车门,给明姌撑起一把伞,明姌踩着雨水,从车里走出来,斜睨了四周一眼,明艳的眉眼,冷淡的气质,身上每个细胞都在说着两个字:霸气。

    穿过大门,就是喷泉池,那里躺了两个人,一动不动的,不过没有血多的痕迹。

    明姌步子都没乱一下,矜贵优雅地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刚到门口,秀丽就迎了上来。

    “一共二十三人,我留了三个活口。”

    明姌伸手戳了戳她的肩膀,埋怨一声:“粗鲁~”

    秀丽撇嘴,伸手抓住了明姌的皙白的手,给她捂了捂嘀咕道:“人不让杀,还不能过过嘴瘾吗?”

    是的,别看那些都躺在地上动都不动,跟死了一样,其实他们用的都是高强度的麻醉。

    跟明姌三年,就没见过这种身居豪门,居然没有杀人不眨眼的。

    明姌在她嘀咕的时候,已经从她身边过去了,她顺手给明姌又披上一件外衣。

    这雨大着呢,怎么说都冷。

    绑得结结实实的三个男人,被秀丽叠在了一起,一个叠一个,他们听到声音,抬头看了过去。

    那裹着毛毯的女人,踩着复古的地毯,一步一步走了进来,哪怕她浑身湿漉漉,依旧掩盖不住漫不经心的傲气,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扫过来,叫几人都觉得后背一寒。

    听说这位女罗刹,蛇蝎心肠,一般被她撞见的,基本上没再见到过。

    “来,交代一下,谁让你下的手。”明姌在宽大的沙发中落座,翘起二郎腿,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弯着眸看他们。

    秀丽默契地站在了几个人旁边。

    “我们不知道。”被压在最底下的一个壮汉,沉默片刻,开了口。

    明姌挑眉,手指勾起桌上刚倒好的茶,吹了一口气,慢吞吞地抿了一口。

    “秀丽。”

    男人只见秀丽拿出来一个银白色的箱子出来,脸色有些变,他深吸一口气:“裴总,这事儿您再怎么折磨我,我都不会开口的,我们杀手组织,都是有纪律性的。”

    但是明姌不说话,只是用那种自求多福的眼神看着他们,让他们有些心慌。

    秀丽走到了男人的脚边,面无表情地从箱子里拿出手套戴上,又戴上了防毒面罩,三人脸色大变。

    难不成她们要用毒气这种东西来残害他们?

    秀丽面色冷淡,将压在中间那家伙的鞋脱了,把臭烘烘的袜子抽出来,利索地塞进了老三的嘴里。

    并且还很贴心地用塑料袋把他的头系好,不让这美妙的气息流露出来一分。

    老三:“???”您还是个人吗?

    人不人的,明姌不知道,她只知道老三的表情很精彩。

    “咔嚓咔嚓——”相机的声音在一旁欢快地响起,老三一看旁边。

    好嘛,还有两个人拿着相机在拍照,这轻车熟路的操作,一看就没少干这事儿。

    场面极其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