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34章 钻空子的狐狸
    “梨若?梨若……”门缝外的崽崽,撅着可爱的小屁股,扒着门缝就往里看。

    临殊躲在暗处简直没眼看,这要是让旁人当成个贼给抓了,元宸宫的脸,就再也捡不回来了。

    他真心觉得,小主子灵力高,也不是一件好事。

    起码现在,要是普通孩子,他上去一拎就带走了。这个,上去一拎,他就要挨揍了。

    崽崽可顾不得什么礼仪体统,满心都想着,快些找到梨若。

    上次见面,感觉都要已经过去了好久。这次,她都到梨若家里做客来了,梨若没道理还躲着她呀。

    可是这太子宫真是大,她都已经扒了好多门缝往里看,却还是找不到梨若的房间。

    “早知道要找人,当初就该让西灵叔叔和南极叔叔教我探灵的本事。”崽崽一边扒门缝,一边后悔着。

    又来到了一道门前,崽崽用力向前一靠,想要撞出一道缝来查看。可是没想到,这扇门没关,她这么一靠,竟是直直的就栽了进去。

    “哎哟!”崽崽趴着在地上,小下巴拄在地上,看着可怜兮兮。

    发簪也叮当作响,摔到了一旁,她爬过去捡起银铃钗。

    “鎏冉婶婶也真是的,有的关着,有的不关,这给扒门缝的人带来多少不便啊?”

    “哈哈!给扒门缝的带来不便?一般人,也不会想着要扒门缝啊。”

    一个声音忽的想起,崽崽小腿一蹬,快速躲到了柱子后面,假装她没被发现。

    “鞋子都露出来了,你真觉得这样躲着有用?”那声音又说道。

    崽崽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出来吧。

    她弱弱的看向声音的主人,那是个面色苍白,但长的很秀气的男孩子。

    这个男孩子,正在洗澡……

    “你是鎏冉婶婶家的孩子吗?”崽崽糯糯的问着。

    肃白看小丫头一脸正经的盯着自己,饶有兴趣的趴在浴池边看着她,“小丫头,我在洗澡。”

    “我知道啊,洗澡难道不能回答问题吗?你只要告诉我,你是不是鎏冉婶婶家的孩子就好了啊!”崽崽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肃白挑眉,当真是没想到这小姑娘这般百无禁忌,顿感有趣。

    “我不是。”肃白看着崽崽,“身为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知羞?我现在,可是光着在洗澡。”

    他不由的再次提醒着……

    “我给小哥哥讲一晚上故事的时候,他也说我什么不好,什么羞的。什么是羞啊?为什么要羞?”崽崽迈着小步子,微微走近肃白。

    肃白看她靠近自己,反倒是吓了一跳。

    “你你,你想干什么?”肃白吓了一跳,“咳咳咳!我告诉你,你别过来,咳咳咳!”

    崽崽见他咳嗽的厉害,走的更快了一些,“你是身体不舒服吗?是不是生病了?”

    肃白一听到生病两个字,双眼露出一丝凶狠,“我没有生病,我没病!”

    “你有!”低沉的声音响起。

    崽崽只觉自己的眼睛,被一双很温暖的手捂住。似乎,这双手的主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捂她的眼睛了。

    “小哥哥……”崽崽轻喃着。

    般什拓冷冷的看着肃白,“生病不是你的错,但你出来招惹不该惹的人,就是你不对了。”

    肃白笑了,不紧不慢的穿上了衣服,“我当是谁呢?这不是魔族的少尊主吗?怎么?如今来了神界,一直不回去,莫不是真的要摒弃魔身,投靠神帝了啊?”

    “作为妖族的圣医,妖王就是这样教你的?”般什拓将崽崽挡在身后,唇角邪肆笑起,“你在妖界懒散放纵,本尊管不着。但是在神界,你敢对她动一点歪心思,本尊会让你吃尽苦头!”

    肃白已然穿戴好,站在池边看向崽崽,“吃尽苦头?还能比我喝的那么多药苦?”

    “虚灵之症,气血两空。本尊只需放你半碗血,就能叫你早些见到阎王。身为医者,不能自医,连保命都成困难,真是讽刺。”般什拓威胁道。

    “般什拓,少用那样的话来激我,你知道,我吃软不吃硬。”肃白淡笑着。

    崽崽扒拉着般什拓的手,转身看向般什拓,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小哥哥,你来看我啦!”

    般什拓看着崽崽,微微叹气。自己处理叛魔的事情,是跑前又跑后,刚弄完这些事情,第一时间就想着来看看她。

    而这小家伙,竟然在这里看别人洗澡?

    也还好看了一眼,不然,要被臭狐狸钻了空子了。

    想到这里的般什拓,看着肃白的眼神瞬间不友好起来。

    这狐狸喜欢玩,喜欢闹。多半是觉得崽崽有趣,才故意出现在这里。

    看来,得找个月黑风高的时候,把这血给他放了。早点去见阎王,早点去投胎。兴许来世,还能身体好一些,也算是解脱。

    肃白见般什拓那样的眼神看自己,不知为何,总有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崽崽看着肃白,“你不是鎏冉婶婶家的孩子,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肃白翻了个白眼,“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

    “嗯?”般什拓死死盯着肃白,“回答她!”

    肃白咬牙,好汉不吃眼前亏,好狐狸不和他们斗,“我就是溜达到这里,随便看看,随便看看……”

    “哦,那你看完了,是不是就该走了?”崽崽问着。

    “我凭什么走啊……”肃白刚要炸,忽的感受到般什拓的眼神。

    “不走?”般什拓眯眼,手中的魔气已经开始慢慢凝聚。

    乖乖,那一拳头挨上,他必须必得去见阎王了。

    “我走,说走啊我就走啊,你们不走,我自己走哇!”肃白说着说着,忽然喊道,“看你们后边!”

    崽崽和般什拓看着他,谁也没有回头。一副看傻子的表情一样的看着肃白。

    肃白简直要抓狂,“你们太没意思了,不跟你们玩了我,再见!”

    说罢单手捏诀,化成一缕烟的就走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崽崽说着。

    “崽崽说得对,这样的人的确奇怪。跟他掺和久了,正常人也会变得不正常。所以啊崽崽,以后见到他,打走就可以了。”般什拓一本正经的说着。

    崽崽点点头,挥舞着小拳头说,“嗯,听小哥哥的,打他!”

    般什拓满意的点点头,心想奉晚的心机白莲技法,倒是十分好用。

    怪不得,那个不要脸的上神,总是用这招!

    那么一个强到不合常理的家伙,非要把自己伪装的很弱小。想想都,十分的欠揍。

    般什拓无语透顶了……

    那上神老人家一开心,把叛魔送到了阎王身边。

    可是苦了他和鬼差们,耗费了三天三夜才将这些叛魔的灵魂制服。

    “崽崽?”梨若轻轻的呼唤。

    “梨若?”崽崽回头见是梨若,开心的跑过去抱住了梨若,“梨若你终于出现啦,我好想你啊!我们的挑战都没结束呢,我就晕倒了,你也不见了。都没人陪我玩了,我吃到了神界最好吃的糖,还给你留了一块呢!”

    崽崽滔滔不绝,看的般什拓都有些不舒服了。

    这小丫头跟梨若说的话,比跟他说的多出那么多,居然还给人家留了糖果?

    看来晚上该下手的,不光是那只死狐狸了。这个梨若,也不能掉以轻心。

    梨若眼角微微湿润,“我不吃糖了崽崽,你吃吧。”

    “不吃吗?”崽崽有些意外的看着她,“真的不吃?梨若,你是不是生我的气啦?”

    “我没有!”梨若匆忙解释,生怕她误会,“只是我,我……”

    崽崽见她支支吾吾也说不出来什么,忽的笑着拉住她的小手,把糖塞进她的手心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呀?感觉梨若变了一个人一样,都不像你了。要是不开心,告诉我啊,我跟南极叔叔和西灵叔叔学了法术哦,很厉害哦,可以帮你把坏人都打跑!”

    梨若听着听着,就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呜呜,我,我才不用你这个小笨蛋呢!我可是神界的小天孙女,孙子辈就我一个,谁也不能给本殿下委屈受,呜呜,我才用不着你!”

    崽崽伸手给她擦眼泪,笑的甜甜的,“这才是我认识的梨若嘛!”

    “崽崽,我也很想你。”梨若抽泣着说道。

    她是发自内心的,想崽崽了。这太子宫里过于可怕,只有崽崽还像是一盏烛火一样。虽然这烛火没有过多的光亮,却是她黑暗中唯一的温暖。

    “放心吧梨若,我会在太子宫住一段时间哒,鎏冉婶婶都说可以了,我们可以好好玩几天啦!”崽崽兴奋的说着。

    梨若看她一张小脸朝气蓬勃,满满都是期待的阳光模样。她忽的就有些担忧,母妃的话还在耳边,崽崽在太子宫,肯定会遇到危险的。

    “怎么看你好像还是不开心一样?你怎么了梨若?”崽崽担忧的上前,拉住了她的胳膊。

    梨若痛的嘶哑咧嘴,赶紧退后了几步。

    “你怎么了梨若?”崽崽再神经大条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

    她上前一把拉住梨若的手腕,将衣袖褪了上去。

    白嫩的手臂上,布满着青紫的伤痕。宽大衣袖下的小手臂,已经肿的不成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崽崽生气的看着这些伤。

    般什拓也微微蹙紧了眉头,看着梨若还想要遮遮掩掩,开口道,“你,有什么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