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33章 天孙女不好当
    鎏冉看着面前的崽崽,大眼瞪小眼了起来。

    “哎哟!崽崽这孩子,当真是可爱,比起梨若来啊,不知道可爱了多少啊。临殊仙官儿,不如让崽崽多在太子宫里待几日,本宫可舍不得她走呢!”鎏冉笑起来。

    临殊心想,正愁你不答应呢!

    “如此,倒也好。崽崽顽劣,上神又不在家,只好叨扰太子妃了。”临殊有礼的回答道。

    崽崽看着眼前这个华贵的女子,这就是梨若的母亲啊。

    鎏冉也看着崽崽,保持着那副笑容。

    周围安静的很,鎏冉和崽崽继续了大眼瞪小眼。

    还是临殊,实在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才开口道,“太子妃,梨若小殿下呢?上次崽崽晕倒,您就将梨若小殿下带了回来。说来,也是很久没见了……”

    临殊依稀记得,上次鎏冉带着梨若离开时,都没等梨若,拽着梨若胳膊就走,想来是气极了。

    “吧唧……”崽崽从灵囊中拿出一块流苏糖,继续啃了起来。

    鎏冉一笑,“哈哈,这孩子怪爱吃糖的,愿不愿意分给本宫一块儿尝尝啊?”

    面对着鎏冉温暖的笑容,崽崽很是护犊子的收起了灵囊,来了一句,“不愿意!”

    “……”鎏冉手都伸过去了,听崽崽这样说,讪讪的收回了手,脸上却还能保持住那端庄的笑意,“说来,上次多亏崽崽你替本宫的梨若求情,神帝陛下才能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了梨若。本宫,真是要谢谢你啊。”

    “不客气,吧唧吧唧,但你谢谢我,我也不会给你糖吃的,吧唧吧唧。”崽崽一边吃一边说着。

    “……”鎏冉有些无语,她看起来像是那么缺糖吃的人吗?

    “崽崽,不得无礼。”虽然临殊很想笑,可他还是得绷着。

    自从崽崽来了元宸宫,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位置不好干,照顾孩子且先不说,光是憋笑就够让他修炼的了。

    忽的,殿外走进来一个守卫。

    “报!启禀太子妃,神帝陛下那边送来了一样东西,说……”

    “是不是神帝陛下想见梨若了?”鎏冉微微一笑,“本宫就知道,神帝陛下最是疼爱梨若,什么东西都想给梨若最好的。哪怕梨若做错了一点小事,也不会影响到神帝陛下对她的关心。”

    守卫听着,笑着,点头哈腰的应着,好不容易等鎏冉说完了,他才呈上一样东西,“神帝陛下听说崽崽小殿下在这里,特意命小仙将这伴生龙玉送了过来。还嘱咐说,崽崽殿下的爹爹说的不作数,这是他与崽崽殿下的信物,由不得旁人做主。”

    鎏冉脸一僵,转而继续笑着问道,“哈哈!神帝陛下听说崽崽在本宫这,就差你送来伴生龙玉?”

    “是的太子妃!”

    “那,那陛下可有说,何时会来太子宫里,瞧瞧梨若啊?”鎏冉带着一丝希冀问道。

    “这个,神帝陛下不曾说过,小仙告退了。”

    崽崽百无聊赖的看着那伴生龙玉,小手有些嫌弃的捏起来,“神帝爷爷净给一些我用不到的东西。这东西,还不如流苏糖好呢!说可以召唤天兵,到了关键时刻,还不好用。神帝爷爷就是个小气鬼,都不舍得送我什么好东西。”

    鎏冉静静的听着崽崽的碎碎念,一张脸丰富极了。

    而崽崽还在说,碎碎念的小嘴滔滔不绝,说着天马行空的故事。

    崽崽说累了,停下来又塞了一块流苏糖到嘴里,抬头一看鎏冉却被她多变的脸色吓了一跳,“鎏冉婶婶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一阵红,一阵白,一阵还有点绿呢?崽崽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脸上可以有这么多颜色。”

    鎏冉听了,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崽崽乖,临殊会带着你到处看看的。本宫先去别处走一走,自便啊。”

    说罢,鎏冉直接离开了这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鎏冉去的地方很简单,正是太子宫里的一处偏殿。

    这里很少有人走动,看着透着几分清冷凄凉。

    鎏冉熟练的走至偏殿门口,“怎么样了?”

    里面传来了微弱的呼吸声,还有不断拍门的声响。

    鎏冉一笑,用法术将殿门打开。

    里面,赫然是梨若……

    梨若的发髻已经微微松散,几缕发丝垂在脸颊两旁,看着就楚楚可怜。

    小姑娘看见自己的母妃,终于绽开了一个笑容,“母妃……”

    鎏冉没有说话,只是走进了昏暗的偏殿里。

    梨若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母妃,“母妃,梨若没有到处乱走,没有再惹神帝爷爷生气。你,你放我出去好不好啊?”

    鎏冉没有理会梨若的哀求,她冷着一张脸,与在人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今天,太子宫里来了一位客人,你猜是谁?”

    “是谁啊母妃?”

    “崽崽……”鎏冉的眸子沉了沉。

    “崽崽?崽崽来看我了是吗?母妃,求您让我见见她吧。上次分别后,不知道有多久都没见过崽崽了。”

    鎏冉淡淡的看着梨若说道,“今天,你神帝爷爷差人,将伴生龙玉又送了回来。可惜,不是送给你的,而是送给那个崽崽的。梨若啊梨若,你神帝爷爷自从你犯错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啊。”

    “母妃,我,我怕。我不要待在这里了,你放我出去吧!”梨若还没明白自己母妃话里的意思,满脑子只想着离开这里。

    鎏冉见她来抓自己衣袖,狠狠地将梨若甩开了,眼中的狠厉和失望让人畏惧,“都是你没用,没办法讨你神帝爷爷的喜欢!我原本以为,母妃可以借着你,扬眉吐气。没想到啊,你连奉晚的那一个不知从哪来的野孩子都比不上!都怪我,当初若是生了一个男孩子,神帝陛下就不会这样对待我们了!”

    梨若听着这话哭的伤心,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自己的母妃这样讲话了,她已经木然,却还是难免害怕和伤心。

    “都是你没用,连你神帝爷爷的宠爱都留不住。你可要知道,你的父君在外面,他不在神界。若是你再不能得到神帝的宠爱,神帝的其他儿子再添了小天孙,我们就彻底完了!”鎏冉说着说着更是激动,上前直接掐着梨若的胳膊,“你到底明不明白,明不明白!?”

    “母妃,呜呜呜……”梨若哭的歇斯底里,她狠命的挣开鎏冉,喊道,“我不喜欢神帝爷爷,我害怕神帝爷爷,我不想讨好神帝爷爷!”

    “啪!”响亮的一巴掌打在脸上,彻底浇灭了梨若燃气的希望。

    鎏冉收回手,满眼的失望,“你什么意思?要让本宫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都白费了吗?”

    “为什么?”梨若绝望的哭着,“就因为我是天孙女?不能学别的孩子那样玩耍,时时刻刻板着身份,不能吃糖,不能闹,不能哭,不能怕?母妃,难道你一点不心疼若若吗……”

    鎏冉看着她,眼中的冷漠让人不寒而栗,“从一出生起,你就是神界的天孙女。你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讨得你神帝爷爷的欢心。若是连这个都做不到,还有什么资格做本宫的女儿?”

    “这不公平,我不要,我不要!!!为什么我非要得到神帝爷爷的宠爱,我不喜欢神帝爷爷,我害怕他。我也不想和崽崽争,我想和她像普通的朋友那样一起玩儿。”梨若哭的浑身都在颤抖,轻轻的说道,“她是第一个,真正关心我快不快乐的人。会担心我受到责罚,会用那么贵重的龙玉救我。”

    “那你就忍心,让你的母妃受尽委屈?忍心让你的母妃倍受指责?你父君不在,母妃撑起这偌大的太子宫多么不容易?一旦失去了神帝陛下的宠爱,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了,梨若。”鎏冉蹲下身子来到梨若身边,将自己的额头顶住梨若的额头,低声诉说。

    “母妃……”梨若眼含泪水,无助的站在原地。

    “听母妃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好吗?那个野孩子现在来到了太子宫里,那就是天意!母妃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只要你帮母妃……”

    梨若浑身一抖,“母妃你要对崽崽做什么?”

    鎏冉看着梨若,忽的一笑,轻柔的说道,“想什么呢?母妃能做什么事情啊?母妃只是想你继续跟崽崽玩儿而已啊。”

    梨若脑子懵着,看着自己的母妃一脸温柔,却怎么也放不下心来。可是如今,也只能这样。

    “乖,梨若。母妃放你出去,你可以跟崽崽玩去了……”鎏冉说着。

    梨若一听自己可以离开了,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她什么都顾不得了,只要能够脱离这里。

    鎏冉看着梨若离开的身影,勾起一抹冷笑。

    煮熟的鸭子都到了嘴边,岂有不吃的道理?

    而鎏冉不知道的是,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落入旁人的眼睛里。

    树上的银狐甩了甩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细长的狐眼透着满满的狡黠。

    逛神宫,居然还逛出了个阴谋。这次的收获,还真是不少。

    既然被他肃白大人撞见了,定是要掺和一番,才有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