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32章 看见了不该看的
    当思雪剑自己回到奉晚手中时,奉晚才稍稍消了一点气。

    般什拓漠然的看着,手一直捂着崽崽的眼睛,提防着有不干净的东西溅到她的身上。

    崽崽不明所以,小手紧紧抓着般什拓的衣服一角,“小哥哥,爹爹准备了什么惊喜啊?怎么要等这么久?为什么那个大个子叔叔不说话了呢?”

    般什拓轻声说着,“乖崽崽,好东西要精心准备。既然是精心准备的,当然时间要久一些。”

    奉晚冷着脸,大手一挥,施展术法将整个不周山洞穴清了个干净。

    他眸子含着尚未褪去的杀气,看着般什拓却是第一次好言好语,“算你小子,懂点事。”

    般什拓笑而不语,将手慢慢从崽崽眼前挪开。

    崽崽睁开眼,就看见奉晚捧着一堆流苏糖的手。

    “这就是爹爹给我准备的礼物吗?”崽崽笑的开心。

    “是啊,思来想去,你这小丫头怕是只对这个感兴趣。”奉晚将流苏糖都放进了灵囊中,小心翼翼的将那银丝灵囊系在了崽崽的腰间。

    “嗯嗯,我很喜欢,谢谢爹爹,爹爹果然对崽崽最好啦!”崽崽开心的上前就抱住了奉晚蹭啊蹭的。

    奉晚看着身前的小家伙,终是褪去了所有的锋芒。

    他温柔的抱起崽崽,“好在,你什么都不知晓,什么都不会影响到你的快乐。”

    “爹爹,大个子叔叔去哪了呢?还有胖子叔叔和瘦子叔叔。”崽崽发现这里现在变得好安静。

    奉晚看着崽崽勾起个极为温暖的笑意,“老子送他们去阎王爷那里叙旧了。”

    “哦,好叭!”崽崽想了想,“阎王爷爷会喜欢他们吗?崽崽觉得,他们不大聪明的样子。”

    “崽崽放心好了,爹爹特体嘱咐过,要好好招待他们的。”奉晚笑的温柔。

    般什拓看着那笑容,忽的想起眼前这位上神,是一朵不好惹的盛世白莲。

    魔族寂灭,魂飞魄散不得轮回。之所以他们能够去阎罗殿,完全是受了奉晚的特殊照顾。

    打入十八层殿,终生魂魄不散,道道酷刑下去,比起魂飞魄散来说,不知惨了多少。

    “好了崽崽,跟爹爹回家吧。临殊和玉笙晚,都等急了。”

    “好哦!回家见临殊仙官儿和娘亲啦!我要告诉娘亲,爹爹给了我一个灵囊,可以放好多好多好吃哒!”

    奉晚看着崽崽蹦跳离开的身影,透着淡淡的肃杀之气,“少尊主,接下来,可就交给你了。”

    般什拓一笑,“当然!这个还是愿意效劳的。”

    奉晚带着崽崽走了,般什拓看着周围的场景,眼中有着淡淡的怒火。

    能够将他带到这么个地方的人,就应该能够承担起,他的怒火……

    而这边奉晚将崽崽带到了元宸宫就出去了。

    当伴生龙玉被冷冷丢在神帝面前时,神帝还以为是崽崽遇到了什么大事,需要伴生龙玉来搬救兵呢!

    “怎么样了?崽崽在哪啊?”神帝紧张的问着。

    “她没事,正和玉笙晚玩的开心呢!”奉晚说着。

    “没事?没事那用伴生龙玉是用来干什么?”神帝怎么也是不肯相信。

    “本尊拿伴生龙玉过来,是想告诉你,这伴生龙玉你自己好好留着吧!我们崽崽不适合带这种东西,你把这龙玉爱赏谁就赏给谁。要不是这龙玉在身,那群叛魔也不会误把崽崽当成了你孙女给抓了去。”

    “是叛魔抓了崽崽?”神帝有些惊愕的看着奉晚。

    “没错。”

    “叛魔现在藏身在何处?用不用本尊派神兵神将去一举歼灭掉?”神帝又说道。

    “那倒不必,毕竟我才把他们送到阎罗王那里。”奉晚依旧一脸的温柔。

    实在只让人难以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温柔和煦的男子,竟用一把思雪斩尽了叛魔……

    “一颗糖,两颗糖,三颗糖……”

    元宸宫里,崽崽正在把糖一个又一个的从灵囊里面拿出来。

    每拿出来一个,都要数上一个。

    “别数了崽崽,一共是二十四颗糖。你都已经数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再怎么数也是那些。”玉笙晚吃着花生,百无聊赖的看着崽崽。

    “娘亲,你说,花生肚子里面有小宝宝对吗?”崽崽忽然问道。

    “对啊!”玉笙晚一愣,瞧了眼自己的花生,犹豫的回答道。

    “那为什么流苏糖就没有小宝宝呢?如果每一颗流苏糖都能有一个小宝宝,那我现在就有四十八颗流苏糖了对不对?”崽崽眨巴着大眼睛,满怀期待的看向玉笙晚问道。

    玉笙晚懵了,这孩子强大的逻辑越发的不受控制。

    “这个嘛……”玉笙晚想着。

    “怎么样呢?”崽崽看着玉笙晚,乖巧的等着。

    “这个你得问流苏糖自己,你可以问问它,为什么没有小宝宝。我猜啊,它肯定会说,因为我是个男的,哈哈哈!”玉笙晚讲的还怪投入的,引得自己都笑出声来。

    “男的就没有小宝宝了吗?那爹爹和娘亲都是男的,为什么会有崽崽呢?”崽崽更加疑惑了。

    临殊在一旁憋笑憋的辛苦,他也很好奇玉笙晚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玉笙晚语重心长的看着崽崽道,“那还不是因为你,一下子砸中了一个好爹?缘,当真是妙不可言。”

    “哈哈哈!”临殊笑得不行。

    他草率了,不该那么高估自己,还以为根本不会笑出来,没想到笑的比谁都放肆。

    玉笙晚无奈的叹气,“行了不说了,我要去看看那臭婆娘了。吃了老君不少的金丹妙药,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挺过来。我可不是心疼她啊,我是心疼老君炼的辛苦。”

    玉笙晚说罢,直接走向了玖七所在的卧房。

    “娘亲对玖七姐姐真好啊。”崽崽说了一嘴,而后又开始数着灵囊里面装的糖了。

    临殊笑起来,就连崽崽都已经看破了这一切。就是不知道玉少主什么时候,能够恍惚间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啊!!给老娘滚出去!”

    随着一声穿透整个元宸宫的尖叫声,玉笙晚像个球一样的就被扔了出来。

    摔的鼻子流血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玉笙晚呲牙咧嘴的站起来,“你这臭婆娘,不识好歹!我又不是故意的。”

    “小白脸儿,你你你你,你不要脸!”玖七说着说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还在系着腰带。

    临殊轻咳,显然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一脸“可以啊”的表情看着玉笙晚。

    而崽崽是不懂这些的,不明白玖七为什么生气,也不知道为什么玉笙晚怕的像个孙子一样。

    “那你怪谁啊?谁让你换个药还脱个衣服的?”玉笙晚说着,脸上的红晕可疑的爬了上去。

    “你过来让老娘打个半死不活的试试,你见过哪个上药的不脱衣服的?难不成,隔着衣服上药效果好吗?”玖七羞愤不已,看着玉笙晚的眼睛要喷出火一般。

    “那我怎么知道你在里面干什么啊?再说了,其实我也没看见多少。”玉笙晚无力的辩解道。

    “没看见多少?”临殊重复着,深绝这才是精髓所在。

    “没看见多少,但还是看到了。”玖七冷哼的看着玉笙晚,“是不是这么个意思?”

    “那我看了就是看了。本少主行的正做的直,大不了下次我脱衣服也带上你,让你看我一眼。这样,不就公平了?”

    玖七气的牙都痒痒,“小白脸儿,你臭不要脸!你耍什么赖皮?我告诉你,老娘今天非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救命啊!”玉笙晚吓的拔腿就跑,而玖七也紧跟不舍,拎着蛇鞭就冲出去了。

    崽崽惊讶的眨巴眼,“临殊仙官儿,你说,他们会不会有事啊?”

    临殊已经是见惯不怪,“放心吧崽崽,死不了。”

    “那就好。一,二……”崽崽放下了心,又继续开始了自己的数糖路程。

    过了好一阵子,崽崽觉得实在是无聊。

    “无聊的天上云在飘,无聊的地上蛇在摇。临殊仙官儿,我好无聊啊。爹爹这么还不回来?小哥哥为什么也没回来啊?崽崽好无聊……”崽崽吹着自己的小刘海儿,无奈的说着。

    “其实生命大都是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感到无聊的对不对?崽崽再仔细的想一想,看看还想做什么?”临殊耐心的引导着。

    崽崽噘着嘴,想了片刻忽的说道,“有啦,我想到怎样才不无聊了。”

    “什么办法啊?”临殊配合的问着。

    只见小丫头粉嘟嘟的小脸一仰,看着临殊的眼神充满着热切。

    “临殊仙官儿,你陪崽崽练习法术吧!南极叔叔和西灵叔叔,就教会了我水灵力和火灵力的控制。临殊仙官儿,你能教我点别的东西吗?”

    奶声奶气的很可爱,只是这话的内容就叫人感到害怕了。

    临殊心疼的将元宸宫内的宝贝都收了起来。

    不行,如果答应了崽崽练习法术的话,只怕整个元宸宫都要不复存在了。

    怎么办能把这场灾难避过去呢?

    思索再三的临殊忽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一处去处,“崽崽,你想要练习法术对不对?”

    “是啊是啊!”

    “没问题。我带你去太子的宫里,顺道看看梨若小殿下。”

    “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