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29章 水漫东华宫
    “东华宫里着了火,倒是把你招惹来了啊?”奉晚看着赶来的般什拓,那叫一个,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般什拓挑眉,“司战上神,本尊的廖华宫就在隔壁。这儿烟熏火燎的,都把本尊家的伍三熏黑了,本尊还不来看看?”

    奉晚看向他身后的玖七和伍三,果然,十分的狼狈……

    玖七和伍三时不时的咳嗽着,想他们两位怎么说也是魔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到了这里就混的这么惨?神界有毒吧?

    不对,是战神家的这女儿有毒吧?

    “惊扰到少尊主了,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家崽崽小殿下,拜了东华帝君为师,正在学本事呢!”

    临殊赶紧冲过来,夹在两人中间说道。

    要是让奉晚和般什拓对话,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自家上神那张嘴,好脾气的也会给气个半死,何况是般什拓了?

    “放火的本事?”般什拓似笑非笑的说道,“神界的帝君当师父,教的果然特别。”

    “小哥哥!小哥哥!”崽崽看见了般什拓,开心的跑了过去。

    小丫头脸上黑一块白一块,一身白衣也变得看不清白色。

    般什拓看她这么狼狈,好笑的说着,“你要把自己烤熟了?”

    崽崽摇摇头,“怎么会呢?我在练习法术,可厉害的法术了!是南极叔叔教我的啊!”

    “是吗?”般什拓顾自拿出一块方帕,帮崽崽擦擦小花脸。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是啊是啊,南极叔叔说,想看看我是不是有火属性灵力!”崽崽说到这里一愣,小脑袋瓜左右看看,挠头道,“诶?南极叔叔去哪了?”

    “我,我在这儿……”

    微弱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只见地上有一块很大的黑乎乎的东西,那东西竟然会动,还说了话。没错,那团东西,就是被崽崽熏黑了的南极帝君。

    “哎呀,帝君!”临殊和玉笙晚赶紧上前将南极扶起来。

    “哎哟喂,我感觉,自己快要熟了!”南极虚弱的说着,简直怀疑人生,“太,太热了,一团火啊,一团那么老大的火啊,迎着我就扑了过来啊!我,我还活着啊?”

    玉笙晚笑着拍拍他身上的灰,“对,还活着。”

    崽崽倔哒倔哒跑过去,吓得南极浑身一颤。

    要不是他现在没力气了,定是要捏个法诀就跑!这太吓人了!

    偏生小丫头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做了危险的事情,奶声奶气的还问着,“南极叔叔,你看出来什么没有啊?我是火属性灵力吗?”

    “不你不是!”南极帝君赶紧否认,“崽崽你,还是先换个人学吧!你南极叔叔我,怕是要修养一阵子了……”

    他可不敢说是,这还没教呢,光感应一下就这个威力了,那要是说是火属性,还不得一把火把整个神宫烧成一把灰啊?

    崽崽大失所望,来到自家爹爹身边,“爹爹,崽崽不是火属性的……”

    奉晚温柔的说,“没关系啊,五行分金木水火土,这才一种罢了,你可是再试试别的。”

    “对啊对啊!”北真迈着步子走了过来,“你可以试试水属性,兴许,北真叔叔才是你真正的师父呢!”

    崽崽皱眉,“是么?”

    “当然了!”北真极力的点头。

    他想的很简单,五行分为金木水火土,可是按照相克的关系,水是克制火的。

    既然崽崽在火灵力上天赋异禀,那就不可能再触动水属性的了啊!

    可是,有一个意外,叫崽崽!

    崽崽学着自己调动火灵力的方式,闭眼反手一挥,“哈!”

    周围一片安静,没有一丝波动。

    奉晚松了一口气,北真也放下紧绷着的情绪。

    崽崽看着自己的手,皱眉,再甩了一下手,“嘿哈!”

    可惜,周围还是什么都没有。

    崽崽纳闷了,一下一下的试着召唤水灵力。

    “怎么没有呢?明明就是这个感觉啊……”

    奉晚无奈,又怕崽崽闯祸,又怕她失去信心,这感觉真是矛盾极了。

    “看来,崽崽的确是不能驾驭水属性灵力的啊!这也正常,基本上一位神仙身上都只有一种灵力,就算好点的有两种,也是两种灵力之间,一个比另一个更强一些的。”北真说着,微微松了口气。

    奉晚走过去,笑着揉揉崽崽的发髻,“没关系的,尽力了就好。”

    “别揉了,揉乱了你又不会梳,还得辛苦我。”玉笙晚忽然提醒道。

    “思雪……”奉晚微笑着说道。

    “我的错我的错,您老尽管揉,坏了我再梳,反正我很闲。”

    玉笙晚看的明白他那笑容的含义,再多说一句,思雪剑就劈。

    崽崽还沉浸在召唤水灵力失败的打击中,“明明一样的感觉,怎么没有呢……”

    奉晚摇头笑着,伸手就要拉过崽崽的手,带她回家。

    “嘘!”般什拓动了动耳朵,听着那股正在逼近的声音,“有东西在靠近!”

    只听“噗通”一声巨响,四道强大的水柱纠缠着半空而起。

    “这,是你弄出来的?”奉晚看着那庞大的水柱,又问北真,“你能弄几个?”

    “也就一个吧……”北真卑微的说着。

    “这是几个?”奉晚佯装不识数。

    北真认真的数了数,“好像是,四个?”

    “四海之水,只怕都听令而来了。”般什拓笑着,觉得崽崽真是会给他带来无数的惊喜。

    “四海之水都来了,那我们的表现,是不是有点不尊重这四海之水啊?”玉笙晚忽的说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互相对视,齐齐来了一句,“跑!!!”

    转眼间,大水从天而降,将东华的宫,淹了……

    东华只觉自己做了一个梦,做了个很特别的梦。梦里的自己,变成了一根水草,依附在水面上,飘啊飘,摇啊摇。

    东华心情大好的睁眼,忽的觉得眼前的事物都在晃啊晃的,真是像极了做梦里的场景。

    飘在水上……

    等等!飘在水上?

    “崽崽,你大爷的!”东华的宫里,忽的传来了一阵这样的怒吼。

    神帝寝宫里,一行人站的那叫一个整整齐齐。

    除了奉晚和般什拓,其他人都像是做了什么天大的亏心事一样,头都不敢抬。

    榻上的神帝,没有穿着龙袍,也没有带着龙冠。只是无力的扶着额头,不知该说什么好。

    “说说吧,谁干的?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跳过了四海龙王,将四海之水调到天上来了?”神帝百思不得其解啊。

    众人齐齐看向了崽崽,崽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般,还在那里啃着流苏糖呢。

    无奈,临殊只好帮着说清楚明白了。

    “一个练功,不过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竟然都有了这般威力?这下子好了,天上的诸位仙家,上朝只要打水漂就行了。”

    神帝调笑道,眸子却看着崽崽。

    这不是第一次领略到琅无族灵力的可怕之处,却还是不得不为之惊叹臣服。

    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练功本是一件好事,有什么值得说的呢?

    可,奉晚有话要说。

    “崽崽,你先出去吧!爹爹和你神帝爷爷说点话,你跟着般什拓就好。”奉晚给般什拓递了个眼色。

    般什拓立马明白,奉晚是要将叛魔堕仙的事情禀报给神帝了。

    “崽崽……”般什拓叫住崽崽。

    “嗯?怎么了小哥哥?”崽崽看向般什拓,水汪汪的大眼睛尽是茫然。

    “没什么,只是最近玖七回了趟魔界。从魔界带回来了好多好吃的,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感兴趣感兴趣,我们这就去吧小哥哥!”崽崽开心的直拍手,拉住了般什拓的小手。

    般什拓一愣,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温暖,耳朵可疑的红了。

    崽崽却不在意这些,拉着般什拓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道,“爹爹,我去廖华宫了。今天,就不回元宸宫啦!”

    奉晚眉角抽搐,一个好吃的就给拐跑了?

    怎么想,怎么心里都堵得慌!

    “神帝老头儿……”奉晚调整好状态,满眼都是严肃。

    神帝意识到这是真的有事,也不再嘻嘻哈哈,表情渐渐凝重起来。

    ……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奉晚将最近般什拓说的,还有东华说的都告诉了神帝。

    叛魔和堕仙已经闻到味儿了,只怕发现崽崽,是迟早的事情。

    “做梦!”神帝冷哼,“当神界可欺?众仙不存在?哼!太子妃鎏冉,天天看护着梨若。太子宫里,尽是阵法保护,本尊就不信,他们能有那么大本事!”

    “万一呢?”奉晚低沉的声音响起,“本尊意思是,万一就被抓了呢?”

    神帝皱眉,“不可能的事情!”

    奉晚笑了,满面春风掩饰不掉他眼底的一丝失望,“神帝老头儿,你是在逃避啊!”

    果然,亲孙女和琅无族的安危,神帝无法轻易给出一个决断。

    这是意料之中,却也是人之常情。

    奉晚不过是想让自己心里有个数,毕竟,崽崽不是别人的蛋,而是他司战上神的娃!

    “放心吧奉晚,本尊会吩咐四大神兽暗中保护崽崽的,她不会有事的。而且,这件事还是魔界少尊主说的,想必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神帝说的头头是道,却奈何不了,事情件件超乎所料。

    “疯婆娘!大块头儿!你俩怎么了?崽崽和般什拓呢?”

    殿外传来了玉笙晚惊呼的声音。

    奉晚和神帝一愣,赶紧出了寝殿看。

    只见玖七和伍三身受重伤,狼狈不堪。

    玉笙晚扶着玖七,轻轻搭脉,顿感后背一阵汗毛倒起。

    玖七怎么说,也是魔界一顶一的高手,可身上的经脉,都要被震碎了。

    玖七已经出气多进气少,虚弱的说道,“是叛魔和堕仙,掠走了崽崽和我们少尊主。上神,求你,救救我们少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