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27章 掰手腕
    “东海之中,龙族已然是海中霸主。区区鲛人,也想分羹海域?真是痴人说梦!”神帝坐在大殿的龙椅之上,听着龙王的汇报,正大发雷霆。

    “咚”的一声响起,众仙微微向外看去。

    听这声音,似乎是有东西撞在殿前照妖镜上了。

    “咳咳!”神帝轻咳几声,“龙王大可放心,神界定会护你周全,断不会让鲛人得逞!”

    “咚”一声再次响起。

    神帝脸色一僵,“哈哈哈,那,诸位仙家还有何事啊?”

    “咚……”

    “行了,等会儿本尊,马上完事了!”神帝无奈的说着。

    “嗯?”众仙家疑惑的看向神帝,不知他是在和谁说话。

    “啊,没什么,诸仙家还有事吗?没事都回去吧啊,散了散了。该下棋下棋,该睡觉睡觉啊。”

    “呃,臣等告退!”众仙家都一一退朝。

    神帝见人走的差不多了,三步并两步的,鞋差点甩飞了似的向寝宫逃去。

    眼看寝宫的门就在眼前,却忽的被一从天而降的白衣男子拦住了去路。

    神帝只恨自己跑的太慢,还是被他逮到了,“哎呀,奉晚啊!你敲着照妖镜找本尊,到底什么事啊?”

    “什么事先不说,先说说您跑什么啊?”奉晚看着神帝苦哀哀的样子,不知道的以为自己欺负了他呢!

    “唉!本尊是真的不知道你不知道。”神帝见他不肯放自己过去,只得说道。

    “你不知道我不知道?就看着我去羽族丢脸?”奉晚步步紧逼。

    “唉!本尊以为你亲自劈的崽崽,你会知道。谁知道,你这家伙真把崽崽当成蛋了,还去羽族找她娘?你也是绝了。”神帝颇有幸灾乐祸的嫌疑。

    奉晚黑着一张脸,“般什拓知道崽崽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崽崽是什么身份。闹了半天,只有我这个当爹的不知道?”

    “所以,你现在知不知道啊?”神帝倍感期待的看着奉晚。

    奉晚有些别扭的抬头一哼,“本尊知道,还用敲那照妖镜来找你了么?”

    神帝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还这么理直气壮啊?

    “崽崽,是上古混沌之墟中的灵胎,琅无族。”神帝眸子深沉的看着奉晚。

    “哦,原来真的不是羽族的蛋,是混沌之墟的蛋啊。”奉晚百无聊赖的说道。

    这下轮到神帝懵了,“琅无族,那可是琅无族。”

    “哎呀,本尊又不聋,知道了。”奉晚笑的满面春风。

    不是羽族的就好办了,既然是混沌之墟的灵胎,他就不用担心崽崽的爹娘会来把崽崽要回去了。

    “……”神帝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你反应还能再平常点吗?”

    奉晚一笑,“那崽崽认了本尊当爹,还会反悔吗?”

    神帝一愣,“那应当是不会!琅无族作为灵胎游荡六界之中。在灵胎之中,只能看见每个人身上的灵力,灵力越大,光芒越大。待灵胎找到最亮的光,就会认定那人。”

    “原来如此,怪不得崽崽最开始会说本尊最亮,所以本尊就是爹。这下,本尊就不担心了。”奉晚显然心情大好,拔腿就走,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见自家的娃了。

    神帝从他轻快的步伐中,算是明白,他是真的还能反应更平常点。

    莫名的,总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身上的无力感……

    这边崽崽还在和几位帝君玩耍,吃饱了就玩,玩累了就吃。

    小孩子的精力果然是非同常人能比,折腾下来,他们几个帝君都筋疲力尽了。

    再看崽崽,小丫头依旧没心没肺的笑的开心,追着蝴蝶都能跑上一个时辰。

    连一向喜欢孩子的南极都撑不住的坐在了地上,“哎呀,崽,崽崽慢点跑,等等南极叔叔啊。”

    崽崽就像听不见一样,还跑到北真帝君身边,用树叶挠北真的痒痒,“嘻嘻,北真叔叔,快来和崽崽玩啊。”

    北真帝君累的老眼昏花,呼哧带喘的说着,“不行了,再玩,你北真叔叔就得提前下去历劫了。”

    西灵帝君强装镇定,走到崽崽身边语重心长的说道,“崽崽……”

    “怎么了西灵叔叔,你要陪崽崽玩吗?”崽崽满怀期待的问。

    “呃,咳咳!”西灵一脸严肃,“不是的崽崽,作为战神的孩子,你必须要学会尽早的成长。唯有成长,才能更早的独当一面,保护六界平安。所以,你要学会自立,自立,就要一个人玩儿!”

    看着西灵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东华憋笑憋的拿茶杯的手都发颤了。

    崽崽认真思索了一下,歪头说道,“可,崽崽不自己玩儿,也能保护爹爹啊!”

    “小小年纪,怎么能说大话呢?”西灵笑着,只当她童言无忌。

    临殊叹气,他倒真希望崽崽就像西灵帝君说的那样,是在说大话。真要是这样,元宸宫的墙,就不用一次次重盖了。

    崽崽仔细数着自己说了几个字,小手比划着一个小圈圈,说道,“也不大啊!西灵叔叔,崽崽说的不是大话,是小话……”

    东华实在忍不住了,笑起来说道,“哈哈哈哈,小话?崽崽啊崽崽,本尊看你是在说笑话吧?”

    “哼!坏东华叔叔,东华叔叔最坏了。”崽崽噘着嘴,气哼哼的说道。

    “崽崽,不得无礼。”临殊及时劝道。

    他不是担心崽崽惹怒帝君,而是担心帝君惹怒了崽崽。万一她一生气又把东华帝君的宫拆了,神界的匠神估计就要骂娘了。

    “两颗流苏糖……”崽崽说着。

    “成交!”临殊迅速的答应。

    “东华叔叔对不起,崽崽知道错了,你原谅崽崽好不好嘛?”崽崽倔哒倔哒的跑到东华身边,乖巧的像只猫。

    东华眉角抽搐,“你们元宸宫教娃的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哈。”

    “帝君过誉了,都是我们上神教的好。”临殊一脸谦虚的说道。

    东华挑眉,这厚脸皮,果然也是奉晚教的好,师出同门。

    “哈哈哈,东华也有吃瘪的时候。”北真帝君这下可来了精神。

    “还多亏了崽崽了。”南极帝君笑着,忽的想到什么,眸子一黯,“说来,崽崽要是回元宸宫了,我们几个老家伙可还真会感到无聊啊!”

    东华看着还在撒娇的崽崽,也不由心头一软,伸手捏着崽崽的小鼻子说道,“不如跟奉晚打一架,把崽崽抢过来当女儿吧。”

    “……”临殊一脸为难。

    你说这帝君也是的,谋划着抢女儿,也不背着人谋划。这让他听见了多不好,他是报还是不报啊?

    忽的,临殊想到一招,“说来,上神曾经说过,希望崽崽能够拜一位帝君为师。若是认了师父,几位帝君也是能常见到崽崽的了。”

    “收徒?”北真帝君眼睛一亮,“好啊好啊,正好南极不是想要个徒弟呢吗?”

    “我家上神还说了,崽崽拜师的门槛儿很低。只要能,掰手腕赢过她就可以……”临殊继续说道。

    “赢过奉晚?尽力一试也不是不可以吧?”东华喝茶,轻声说道。

    “帝君误会了,是掰赢崽崽就可以……”

    “噗!”东华再一次把茶喷了出来,“哈哈,临殊你逗本尊呢?掰过崽崽就可以?”

    “东华叔叔,崽崽我力气很大的。”崽崽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

    临殊心想,对啊,很大,一根手指头能拆一堵墙的大。

    “哈哈哈,这小丫头,真是童言无忌。”西灵笑道。

    “你们不信,可以跟崽崽试试嘛……”崽崽走到西灵帝君面前,伸出自己白嫩嫩的小手。

    西灵看着她小胳膊小腿儿的,都怕弄伤她,轻轻一搭,“好,本尊就陪你玩玩。”

    南极在一旁担忧的说道,“西灵,她还小,你可注意点分……”

    “噗咚”一声,打断了南极还没说出的“寸”字。

    南极不可置信的揉揉自己的眼睛。

    北真也合起笑嘻嘻的嘴。

    只见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西灵,现在被整个掀倒在地。

    西灵被扔懵了,爬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还有一脸无辜的崽崽。

    “咳咳!本尊刚才没认真,再来!”说罢,运着十足的灵力又搭上崽崽的小手。

    南极急了,“哎呀,你个老不死的。她是个孩子呢,你较什么真啊?别再伤了她……”

    又是“噗咚”一声,西灵倒地的速度,远比南极担忧的话音快很多。

    “我还不信了!”西灵气的拍地弹起,继续掰手腕。

    “噗咚!”

    “再来……”

    “再噗咚!!”

    时间长了,三位帝君都看腻了,纷纷散开该干嘛干嘛去了。

    过了一会儿,三位帝君回来了。

    只见崽崽正一个人躺在树荫下吃流苏糖呢!

    “崽崽,西灵呢?”南极四处张望,都没看见刚才和崽崽掰手腕的西灵。

    东华拍了拍南极的肩膀,指了指地上的一个人形大坑。

    “我天,镶地里面了啊?”

    北真走过去一看,就见一个人影,正一点一点的爬出来……

    那人一抬头,属实吓了北真一跳。

    北真想也没想一拳头挥过去,“什么妖怪!?&+@*^……”

    一段悠美的不雅之话过后,那人赶紧拦住北真的手,“是我啊,西灵。”

    “屁!西灵哪有你那么胖?”北真翻了个白眼,“糊弄鬼呢啊你?看打!”

    “别别别!”那人紧紧拉住北真的手道,“和崽崽掰手腕摔的,脸摔肿了……”

    东华看了眼吃糖的崽崽,默默给她竖起个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