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26章 收服四帝君
    “本尊还担心她会想爹爹,没想到,这小家伙倒是吃得开啊。”东华看着不远处的崽崽,“这自来熟的样子,倒像小奉晚。”

    听说东华宫里来了个娃娃,这可乐坏了其他三位帝君。

    本来以为是东华老家伙喜添孩儿隐瞒不报,没想到意外的,竟是战神家的崽儿。

    三个老家伙兴致勃勃的来东华的宫里,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都被崽崽收服了。

    南极帝君看着崽崽蹦蹦哒哒,跟在后面跟个慈祥的老父亲似的,“崽崽,慢点儿!看着点脚下,可千万别摔了啊!”

    北真帝君,活脱脱一个老顽童一般,陪着崽崽蹦蹦跳跳,“来啊小崽崽,来揪我胡子玩啊,够不到了吧,哈哈哈!”

    “切,幼稚至极!”西灵帝君则是板着一张严肃的老脸,一面嘴上说着幼稚啊,无聊啊,一面拿着糖引诱着崽崽,让小娃娃绕着自己身边玩儿。

    看着围绕在崽崽身边的三位帝君,临殊再一次的被崽崽的魅力折服。闹不好啊,这以后会是个比奉晚还招人的主。

    三位帝君绕着崽崽都玩了几个时辰,临殊看着,真心觉得帝君们都比奉晚像爹爹。

    连他这个这么会照顾小孩子的仙官儿,都第一次有了失业的危机感。

    西灵帝君看着崽崽望眼欲穿的样子,想笑又想维护自己严格的形象,憋的老脸都有些发胀,“想吃糖?”

    “嗯嗯,想吃吖!”崽崽看着糖,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可是神界据说最好吃的糖,接受梨若挑战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糖。可惜,后来挑战中止了,她还以为都不会有机会再吃到这颗糖了。

    “这么想吃啊,咳咳,那崽崽要怎么表现啊?”西灵拿着糖,摆足了谱。

    突然,西灵觉得自己手心一空,糖被人拿走了。

    西灵刚要严厉教训那人一下,回过头发现是东华,一肚子话只能烂在肚子里了。

    论起毒舌,他可比不过东华。

    崽崽随着糖,视线集中在了东华身上,可怜兮兮的说道,“东华叔叔,崽崽想吃这个,崽崽跟你换,好不好?”

    说着说着,拿出一块流苏糖,准备和东华交换。

    东华挑眉,拿过流苏糖,在崽崽期待的视线中,将两颗糖都吞到了自己肚子里。

    “啊,我的糖,又被吃掉了……”崽崽委屈的大眼睛含着眼泪,小手够着够着,拉住了东华的手,一看,“呜呜,真没了,呜哇……”

    看崽崽哭的伤心,三位帝君的心都要跟着碎了。

    齐齐看向东华,责备道,“你个老不正经的!”

    东华挑眉,看小丫头咧个大嘴嚎,皱眉道,“哭起来,真丑!”

    “呜呜,你还说我丑?”崽崽一听,眼泪更止不住了,“呜呜,东华叔叔坏!说我丑,和那个瑶池的泠予姐姐一样,都是坏蛋,不是好蛋!”

    东华无奈的摇头,“到底是年轻,骂人也就限制在坏蛋和好蛋了,真是可怜。”

    崽崽见他不痛不痒的,委屈的不行,又不敢动手怕奉晚说她,只得来到临殊身边,拽着他的衣角,“临殊仙官儿,你帮崽崽打他好不好?”

    “哈?”临殊这可为难了,他哪敢啊?

    “好不好嘛!呜呜……”崽崽哭的委屈极了。

    临殊也急坏了,他倒是想替崽崽出头,可级别不够啊!

    正在临殊不知所措时,就见东华帝君突然头上挨了一石头。

    东华懵了,捂着自己的头,看向石头来的方向,眯起眼,已然怒了。

    “再吃老子一石头!”奉晚拎着另一块,又扔向了东华。

    这下子,东华有准备了,头一偏躲了过去,“小奉晚,胆子大了啊!”

    “趁老子不在,欺负老子的娃!你,你你你……”奉晚气的想不起来该怎么说了。

    一旁的南极好心提醒道,“为老不尊!”

    “对,你为老不尊你!”奉晚一把抱起崽崽,忽的又温柔似水,轻声问道,“崽崽怎么样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想没想爹爹啊?”

    “……”四位帝君看着眼前精神分裂一样的奉晚,凌乱了。

    “爹爹,崽崽想你了……”崽崽奶声奶气的,用自己的小鼻子,在奉晚脸上蹭啊蹭,跟个小猫似的撒娇。

    “这么想爹爹啊,爹爹也想你。”奉晚开心的笑起来。

    只有临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崽崽是别有目的。

    果然……

    “爹爹,临殊仙官儿说您出去玩了,有没有给崽崽带什么好吃的啊?”崽崽终于提到了正题。

    奉晚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头。

    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去羽族调查崽崽身世去了,没调查成功还招惹了一群想当娘的鸟过来吧?

    崽崽一看爹爹没给带好吃的,瞬间不蹭了。

    小身子挣一下落在地上,倔哒倔哒继续找西灵帝君要糖去了。

    “想不到,崽崽和你们相处的还不错。”奉晚大感意外。

    东华揉着自己肿起来的脑袋,翻了个白眼道,“你没来之前,我们更融洽。”

    “崽崽是本尊的孩子好不?”奉晚坐到一边说着。

    “是吗?”东华看着崽崽的身影,似笑非笑的继续说,“既然是你的孩子?那怎么是从蛋里劈出来的?是你的孩子,你还去羽族找她亲娘去吗?”

    “你调查本尊?”奉晚眸色一凛。

    “明明是你,在羽族闹得动静太大。非让人家各族中都出一个人到场。”东华品茶,摇头道,“你不知道,那羽族的族长一人,便可以辩识族中所有羽族子嗣的蛋身了吗?”

    “本尊那时候,不是没想到嘛!”奉晚无奈的叹气,“如今倒好,身世没查到,还惹了一群鸟……”

    “不打算去找神帝老头儿聊聊?”东华问着。

    “当然要问,这不担心崽崽,过来先看一眼吗?”奉晚看向崽崽的眼神,总是含着一抹淡淡的柔色。

    不是很浓烈,深藏眼底,透着那么几分醉人。

    “担心她?”东华哭笑不得,“你完全担心多余了。看这样子,再过一会儿,你元宸宫的大门,就要迎来他们几个的光顾了。”

    “干什么去?”奉晚一愣,第一反应是,“不会崽崽拆了他们家吧?”

    “这孩子会拆家?”东华眼睛一亮,“这倒是很有天赋。本尊的意思是,过阵子,这三个老家伙肯定不想撒手了。定会去你元宸宫,请求收崽崽为徒!”

    “这倒正好,本尊正好也想给崽崽找个师父。”

    东华奇怪的看着奉晚,“你是有多懒?当爹不好好当就算了,放着你这个六界最强的战神不用,还给她找师父?你这多半是脱了裤子放那什么,你多此一举啊!”

    “啧!”奉晚就是不爱听东华说话,真让人上头,“我这打仗本事,都是战场上练出来的,哪会教人啊?”

    “这么说也是,本尊还记得当初,讨伐妖族异军时,遇到了妖界的万妖阵。我们四个帝君商量着该怎么破阵最省力的时候,你就直接用思雪,硬生生给人家法阵劈出来了个口子!”东华想到此处,不得不佩服奉晚。

    奉晚可不觉得是个好事,“是啊!以至于后来只要一打架,遇到阵法你就让老子拿剑劈,一个兵都不肯出了。”

    “哈哈!说明本尊真是会用人!”东华好不得意。

    “是真厚脸皮吧?”奉晚无语,起身往外走,“本尊去见一下神帝老头儿了。”

    临殊提醒着崽崽道,“崽崽,上神又要走了。”

    崽崽还在专心致志的够着西灵帝君手里的糖,“没关系,爹爹这么大了,能找到回家的路,也不怕黑。崽崽,一点都不担心……”

    临殊好笑,谁能看出来,此刻说这话的小奶娃娃,刚才还巴巴的说着思念爹爹的话呢?

    果然,女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

    忽的,崽崽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坐在一边,还捂着自己的肚子。

    看到忽然不对劲儿的崽崽,连东华都站起来,走了过去看一看。

    南极帝君吓坏了,“崽崽啊,你怎么了?肚子疼吗是?”

    “咕噜~”一声响起,吓了崽崽一跳。

    小丫头不确定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又听见了“咕噜”一声。

    “啊!”崽崽大叫起来,“我肚子里面进东西了,它还在叫呢!”

    “噗哈哈哈!”北真笑的不行了,满地打滚。

    “我的傻崽崽啊!你这怕是肚子饿了啊。”南极帝君笑道。

    “饿了还会叫吗?怎么以前都不知道呢?”崽崽戳着自己的小肚子,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宝贝一样。

    “也怪我们了,我们辟谷不吃饭,就忘记了你这小家伙还得吃东西了。”南极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本尊这就差人请食神过来。”

    “真麻烦,还得吃东西!”西灵皱着眉,“小崽崽,跟着本尊学辟谷得了,有助于修行!”

    “不不不,这就是你们大人不懂了。这世间,唯有爹爹和美食不能辜负。”崽崽笑嘻嘻的说着。

    让她辟谷修炼?那比让她面壁思过还难受。

    好吃的做出来,那就是让人吃的。既然不是给人吃的,那做那么好吃岂不是很浪费?所以,到了什么时候,她都要吃。

    食神一听四位帝君召唤自己,激动的恨不得敲锣打鼓宣告六界。

    只是到了才发现,是崽崽要吃。

    崽崽一闻到香味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幸福的摇着头。

    四位帝君看了都连连称奇,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有人吃东西还能这么香!

    食神看着崽崽吃的着急,四位帝君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她。

    顿时眼中含泪,肯定是因为崽崽太乖巧了,什么都不说。这四位帝君出了名的不好伺候,定是崽崽饿的不行了,才敢打扰的他们。

    没看现在,他们四位帝君,一个个的都要吃了崽崽似的盯着吗?

    不光在元宸宫受委屈,到了这里吃饱饭都要胆战心惊。小小的年纪,承受了这么多的压力。

    “呜呜,太可怜啦!”

    食神,又哭着跑了。

    以至于后来神宫都传,崽崽是个能吃下一座山的厉害娃娃,累的食神每次都哭着离开元宸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