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25章 都是孩子的娘
    崽崽缓缓睁开双眼,眼前的白帐一尘不染,随着微风浮动,带着床铃叮当作响。

    迷糊的眼睛朦胧倦意,揉着眼睛的手,都有几分缓慢。

    “醒了,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崽崽听见有人说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元宸宫。

    小丫头嗖的一下弹坐起来,又咣的一下磕在了床棱上。

    崽崽捂着自己的小鼻子,痛的眼泪都要下来。

    “看这样子,她好得很。你一颗心,总该放进肚子里了吧?”

    说话的人一身紫色衣袍,白皙俊朗的样子,透着尽是与世无扰的淡然。

    “劳东华帝君费心了。”临殊拘礼。

    “无妨,本帝君闲着也是闲着。也是没想到,奉晚这把年岁,竟然有了后代,本尊照顾一下,也是理所当然。”东华看着眼前的棋盘,锁紧了眉头,“既是无碍了,不如带回元宸宫吧。”

    临殊却有些为难,“这,尚且不可啊。”

    “哦?看来小奉晚是要把孩子送给本帝君了啊。”东华挑眉调笑道。

    “帝君说笑了,只是近来元宸宫出了些事端,上神劳顿,恐无法好好带崽崽殿下,这才让小仙送到您这里。上神还特意嘱咐了,要保证崽崽殿下安全呢。”

    临殊的一番话,让东华有些在意,“元宸宫,出事了?”

    “爹爹出事了?”崽崽惊慌的跳到地上,巴巴的看着临殊,“临殊仙官儿,我爹爹他怎么了?”

    小丫头跑的着急,越过东华帝君就要到临殊身边去。

    只是这一折腾一磕碰,让东华苦想了一个月的棋局,全乱了。

    临殊见状,吓了一跳,“帝君,崽崽她毛手毛脚,乱了帝君的棋局,还请您勿怪。”

    东华拾起散落的棋子,居然笑起来,“不怪,这丫头坏了我和神帝的棋局也好,省的神帝一天到晚,总拉着本尊赌棋。”

    “嘻嘻,这么说,崽崽帮你啦,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哦!”崽崽看着东华,大有得意之样。

    “你这小丫头倒会占人便宜。”东华斜倚在榻边,“听说你这小丫头,接了梨若的挑战。本尊还率人下了赌注呢!可惜,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只怕本尊要赔不少。你还说,是本尊的救命恩人吗?”

    “那我拿流苏糖赔给你呀,东华爷爷。”崽崽从自己的小口袋里,拿出六颗糖,又觉得有些多,塞回去了两颗,递给东华。

    “东华爷爷?”东华笑了一下,“你爹爹可是跟本尊差不多大了,这样看来,本尊是不是占了小奉晚的便宜了啊?”

    某帝君一想到,奉晚叫自己叔叔,就心情大好,拿起茶细细的品。

    “流苏糖?”东华恍然反应过来,“这不是蓬莱的糖吗?你爹爹,不会欺负到蓬莱岛主的头上去了吧?”

    “没有欺负啊,这是我娘亲给我哒!”崽崽说着,将四块流苏糖放在东华的身边。

    “哦?”东华醇厚的嗓音中透着些许玩味,“竟是成了蓬莱的女婿?真是便宜了蓬莱的老家伙了。你娘亲叫什么啊?能让奉晚懂情爱,倒是个有些福分的人。”

    “我娘亲叫玉笙晚。”崽崽想了想,还是从给东华的四颗糖中,拿出一颗塞进了自己嘴里。

    “噗!”东华一口茶喷出来,震惊的看着崽崽,“玉笙晚?蓬莱岛主的儿子?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娘亲会梳头发,对崽崽可好啦!”崽崽说着,趁东华不注意,又拿走一块糖塞进嘴里。

    东华瞧了一眼临殊,见对方正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看来是真的了。”

    “嘻嘻,当然是真的啦。”崽崽笑的很是开心。

    东华从两颗糖里拿出一颗,从崽崽眼前晃过,“你只要告诉东华叔叔,你是爹爹生的,还是娘亲生的,东华叔叔就把这颗糖送给你。”

    崽崽一把接过糖果,先顾自塞进嘴里,鼓鼓囊塞的说道,“崽崽,是从蛋里被爹爹劈出来的。”

    “这是什么玩法?”东华有些意外这个回答。

    崽崽吧唧吧唧嘴,大眼睛看看仅剩的一颗糖,再看看东华,看看东华,再看看糖……

    “……”东华眼疾手快的,将最后一块幸存的糖果,扔进自己嘴巴里,“嗯,真甜~”

    “啊,糖……”崽崽委屈巴巴的,虽然难过,可那毕竟是自己交出去抵债的糖。想到刚才自己已经捞回来三块了,顿时觉得也没那么亏了。

    对,没那么亏了……

    “呜呜~”崽崽瘪着嘴,努力仰头不让眼泪掉出来,心里告诉自己,不亏,不亏!

    “哈哈哈,养个娃娃这么有趣啊!本尊也想找个蛋劈一下,看看能不能劈出来一个像崽崽这样可爱的小娃娃。”东华恶趣味的看着崽崽在那哭。

    临殊无语,帝君您老人家是有多烦人,欺负小孩子还那么高兴!

    “哼!东华叔叔,你才劈不出来像我这么可爱的娃娃呢,只有爹爹才能劈出来!”崽崽赌气的噘嘴反驳道。

    “那,本尊就让小奉晚替本尊劈一个,正好给你再添个小妹妹。”东华笑得开心,只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这么笑过了。

    倒是崽崽,气的直跺脚。无法反驳,也没法发火。

    只得心里不停祈祷,希望爹爹不要再乱劈,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小宝贝就够了啊。

    “要不要把思雪剑藏起来呢?这样爹爹就没东西劈了。”

    这边在羽族“做客”的奉晚,喷嚏打个不停。

    羽族圣殿之上,进来了无数的美人。她们个个美丽,翘首以盼座上的上神能够多看自己一眼。

    那可是奉晚,六界无人不晓的战神。若是能得战神青睐,那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阿嚏!”奉晚揉揉鼻子。

    不接触羽族不知道,一接触真让他吓一跳。

    羽族竟然有这么多的种族,他来这里已经大半天了,人一直熙熙攘攘走进来,却还是没有齐全。

    羽族的族长细细数着,终于回身禀报奉晚,“回上神,所有种类的羽族,都到齐了。”

    奉晚微微抬眸,扫过这些人。密密麻麻看过去都是头,神眼一开殿前殿后全是鸟。

    这可让他怎么找啊?

    般什拓的一番话,让他实在过于在意。

    崽崽身上的灵力强大,强大到有些奇怪。救得了神帝,打得了狼。接得了蛇鞭,劈得了娘。既能分得了打架,又能拆得了宫墙。他要是再相信这是意外,那未免有些太过于牵强。

    加上般什拓那么一番煽风点火他不得不担心崽崽的来历。

    不是因为怀疑,而是因为担心。若是崽崽的爹娘,发现自己的亲生蛋丢了,会不会找上门来?

    到时候,他这个破蛋第一眼认的爹,会不会不作数了呢?

    奉晚觉得,为了避免这一天的到来,他有必要做好准备。

    这才提前来到羽族,目的就是为了给崽崽找爹娘。

    若是找到了,该怎么办呢?

    怎么才能赶走他们,鸠占鹊巢呢?这是个问题。

    奉晚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多么缺德,被临殊知道又该怎么被嗤之以鼻。

    反正,只要他们不抢走崽崽,一切都还好说……

    奉晚站起身来,一身白衣,俊美尊世无双。

    他缓步走到羽族人之中,来到一名红了脸的女子身旁。

    “你脸上蒸笼了?那么红!”

    女子娇羞不已,啊,上神说话了,对自己说话了。他的声音是那么动听,温煦无双。他的话语,是那么,那么……

    “啊?”女子一愣,显然没想到这是这位温柔上神说出来的话。

    奉晚以为她没听清楚,提高一点音调,“本尊问,你脸,是上过了蒸笼吗?怎么那么红啊?”

    奉晚无语,难道鸟的听力都不好吗?

    周围哄笑连连,那女子听了,羞的简直想钻到地缝里面去。

    羽族族长震惊于奉晚的直接,可也不能失了礼数,低声提醒道,“上神问你话呢,还有没有规矩了?”

    那女子委屈的不行,闷闷说道,“回上神,小仙没有上过蒸笼。上过蒸笼,就熟了!”

    说罢,呜呜的就哭了起来。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么丢人的事情。

    奉晚听了,微微挑眉,“上没上过蒸笼都没关系,本尊问你,你下过蛋吗?”

    “……”那女子彻底石化了。

    羽族族长也懵了一下,无奈上前低声道,“上神,这殿上来的,都是各族中的美人。都还是,黄花闺女呢,您这么问,怕不合适吧?”

    “啧!”奉晚皱眉,“怎么都是些没经验的?本尊想见的,是下过蛋的啊!”

    “咳咳咳!”族长都要吐血了,“上神,注意言辞,是有过子嗣的。”

    族长心里无语,来的都是黄花闺女,还不都是因为你?

    各支羽族都想巴结奉晚,都以为奉晚来羽族要见女子,是为了选一位羽族女子作仙侣呢!

    可不都选美的黄花闺女来?

    羽族美人之中也议论纷纷,都好奇奉晚怎么好这口?居然想要有过孩子的羽族做仙侣?

    奉晚没心情管那么多,大失所望的坐在台阶上,看着她们。

    纤长的手指夹着一片泛着淡紫荧芒的碎片。

    奉晚高高举过头顶问,“你们之中,有谁认识,这是哪类羽族的蛋?”

    听上神发话,众人也不敢懈怠,极力辨认着那枚碎片。

    那碎片周体透着淡紫光晕,远远便能感到极大的灵力。

    羽族族长也辨认了许久,和在场的羽族商量半天后,才敢向奉晚汇报。

    “上神,小仙作为一族之长,和在场的羽族商讨过,认为……”

    “哪一族的?”奉晚专注的等着答案。

    “认为,这不是一颗蛋的碎片啊。”族长说道。

    奉晚脸瞬间黑了个一大度,“胡说,本尊亲手劈开的能不知道?这分明是蛋!”

    “这……”羽族族长有些为难,“可,羽族之中,没有任何一族,能够诞下这个样子的蛋的啊!”

    “这么说,崽崽难道不是羽族?”奉晚皱紧了眉。

    “敢问上神,崽崽是?”族长试探着问道。

    “本尊的女儿。”奉晚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心思还沉浸在崽崽身份之谜中。

    “原来,上神是来羽族,找小殿下的娘亲来的啊!”族长笑着说道。

    却没想到,这句话的威力有多大。

    “上神有女儿了?”

    “是啊,还在找孩子的娘亲?”

    “这么说,上神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啊!”

    “但肯定是上神的孩子,只能说,上神虽然有了孩子,可是还没有仙侣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

    谪仙上神,六界的传说。看着奉晚俊美的脸庞,羽族美人们的心,已经收不住了。

    忽的,有人举手喊道,“上神,那是我生的蛋,我就是孩子的娘!”

    “胡说!是我的蛋。”

    “都让开!是我的孩子,我和你的孩子啊上神!”

    “是我的……”

    奉晚看着她们推攘着,都纷纷说自己是崽崽的娘亲。

    “唉!看来本尊,只得找神帝老头儿问个清楚去了。”

    说罢,一个闪身就离开了羽族。

    只剩下圣殿上,一群为了争着当娘的鸟,在叽叽喳喳。

    羽族人的思想简单,上神搞不定,就从孩子下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