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24章 某蛋就是睡着了
    “快,药王何在?”临殊喊道。

    “谁啊?”药王扶着腰,打开房门,慢悠悠的动作在看见这一大帮人的时候戛然而止,“这……”

    这阵仗可是有些大啊!

    药王费力的弯着腰拘礼道,“小仙见过神帝陛下,见过司战上神,见过少尊主,见过玉……”

    “行了,行了别见了!”神帝赶忙说道,“再见过,奉晚能吃了你了。”

    奉晚抱着崽崽,一阵风似的冲进了药王殿,“药王,快来看。”

    药王拄着拐杖,一步一挪的往床边走去,一边走,一边瞧见那榻上的女娃面色红润,长的可爱,“这,就是司战上神家的崽崽殿下了吧,长的真是娇小玲珑,一看将来就是倾城之……”

    “咯吱!”奉晚捏拳的声音大的出奇,阴沉的脸色显然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

    临殊摇头,上前推着药王,让他快些挪到床前,“哎哟我的老药王啊,您老人家没看上神已经急坏了吗?快些去给崽崽小殿下看看吧。”

    “哎呀哎呀,临殊慢点儿。”药王颤颤巍巍来到床边,“哎哟,我的老腰差点折了。”

    药王也不敢耽误正事,这一屋子人,没有一个他惹得起的,到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足以见得这位小殿下多么重要了。

    药王运起周身灵力,扫过崽崽的全身,然后缓缓收回手,“嘶……”

    “怎么样了药王,她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很严重?”奉晚问着。

    “回上神的话,小殿下她气色红润,脉象平和,气血和顺,内外无忧啊……”

    “什,什么意思?”奉晚愣愣的看着药王,都要急死了。

    “说白了,就是啥事没有,唯一有一点就是,糖吃的可能有点多了。”药王捋着银白的胡须,笑呵呵的说道。

    “药王,既是无事,为何会不醒啊?”神帝也怕药王岁数大了,看不周全。

    “小殿下显然是灵力过于充沛,忽然一下子爆发灵力,有些体力不支罢了。太累了,睡着了而已。”

    药王说着,心里觉得这帮大人物果然见识短,孩子睡着了,也值得这样兴师动众大惊小怪。

    听说无事,众人放下了心。

    “真是的,没有事,害的我们这么担心!”梨若舒了一口气,又气汹汹的说着。

    “还说,都是你胡闹,带着崽崽下什么挑战,闹得神宫人尽皆知。连东华帝君那么不闻世事的,都设下了赌局。”神帝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梨若,“事情闹大了,反倒是没有收场的余地,真不知道你都学了些什么!”

    梨若委屈的眼泪打着转,看着神帝爷爷这般严厉,心里是怕极了。

    “陛下息怒!”殿外传来女子的声音。

    一众仙娥,护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走了进来。

    “鎏冉,你怎么来了?”神帝问道。

    临殊和玉笙晚拘礼,“见过太子妃。”

    不错,这雍容华贵的妇人,正是神界太子的天妃,梨若的母妃鎏冉。

    “臣媳听身边的仙娥说,梨若又惹您生气了,这不是,赶紧来看看。”鎏冉也怕极了神帝古怪的脾气,伏着身子不敢大声言语。

    “哼!梨若是调皮,但好没什么大事,还有些义气。”神帝说着。

    “是,臣媳这就带梨若回去,好好管教。”鎏冉赶紧说道。

    “嗯,下去吧!”神帝挥挥手。

    鎏冉走到梨若身边,拉起梨若的手,“乖,跟母妃回去吧,母妃回去再好好跟你说。”

    说罢,拉着梨若的手就飞快的离开了药王殿。

    玉笙晚见状,皱着眉怼了一下身边的临殊,“临殊,你看太子妃那架势,真足啊!怪不得太子殿下不在神宫,宫里的事情交给她呢!”

    临殊看着鎏冉离开的方向,却是一言不发。

    玉笙晚又怼了他一下,“诶诶诶,眼睛都要飞出眼眶子了,那好歹是太子妃,你这心思也该收收吧。”

    “玉少主,休得胡言!”临殊回过神,匆忙解释道。

    玉笙晚学着他的样子,翘着兰花指板着脸,摇头学着,“嗯嗯,休得胡言~”

    “小仙只是瞧太子妃走的太快,梨若殿下那么小哪里跟得上?刚才都有些要摔了,也不知何事,竟是那么着急。”临殊皱着眉说道。

    “看看,看看。这就是常年带孩子的人,果然慧眼如炬啊。”玉笙晚倒是没想那么多,只顾调笑临殊。

    “是啊,照顾小的,还得照顾你们两个老的!”临殊看着玉笙晚,叹气转过身去。

    “嘿呀!用得着你照顾吗?”玉笙晚翻了个白眼。

    “少尊主,我们要不还是先回去吧。崽崽殿下不是没事了吗?”玖七说道。

    “无碍,本尊还有些话要对战神说。”般什拓看着榻上的崽崽,轻轻说着。

    神帝听了般什拓的话,再看周围,要么是人家元宸宫的人,要么是人家廖华宫的人,就自己一个是孤家寡人。

    行了,闹了半天,他是那个多余的了。

    “咳咳!那既然崽崽无事,本尊就先走了啊。”神帝说着。

    “恭送神帝陛下!”药王不长心的看着神帝,“有空常来啊!”

    神帝吓得差点一个踉跄摔下,这药王殿什么好地方吗?还常来?!

    般什拓走到奉晚面前,小小的身子,却透着让人不容置疑的气场。

    奉晚挥手,“你们都先出去吧!”

    “是!”

    玖七想到刚才的斗法还心有余悸,“少尊主,我和伍三先出去了,有危险的话,叫我们啊!”

    玉笙晚翻了个白眼,故意大声道,“是啊是啊,奉晚你也注意点啊,我们可就在外面。要是有人对崽崽和你动了歪心思,小爷进来弄死他!”

    “嘿,你个小白脸儿。老娘不触你的霉头,你倒主动来找我的不痛快了啊?”玖七叉着腰,马上就要炸了。

    “哼!我找你的不痛快?你上次打的,我现在还没好利索呢!谁不痛快?我才不痛快呢!”玉笙晚不知为何,一到玖七的事情上就格外较真不讲理。

    临殊和伍三无奈的齐齐扶额,两人对视一眼,已经料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大块头儿,要不,我们先出去躲躲,不管他们了?”临殊问道。

    伍三憨憨的点头,身上的铁链哗啦作响,已然拔腿要走了,“正有此意!”

    玖七亮出蛇鞭,“小白脸儿,我看你是皮痒痒了。我们少尊主一天日理万机,在神界还得担心着魔界,本来已经够累了。现在,还得帮你们元宸宫带孩子,你还在这跟我叨逼叨?”

    “呵,你们少尊主不愿意可以赶崽崽走啊!他要是赶崽崽回去,奉晚还乐不得的呢!可他不是没赶吗?赖得了谁?”玉笙晚一边说着,一边还得瑟的扮了个鬼脸。

    “小白脸儿,看鞭子吧!”玖七一甩蛇鞭。

    玉笙晚见状,吓得拔腿就跑,玖七迅速就追了上去,动作之熟练已经快要练成本能了。

    叽叽喳喳的声音消失了,就只剩奉晚,崽崽和般什拓了。

    “什么事?”奉晚问着。

    “据说,你是神帝三请四让请出山的战神。”般什拓开口,一双眸子锐利,“本尊不是在夸你有本事,三请四让,说明你这战神很懒。”

    奉晚温柔的笑着,却在从牙缝里挤字,“你是挨劈没够是吧,臭小子!”

    “不懒,怎么会不知道有人要对崽崽下手了呢?”般什拓一点不怕奉晚。

    奉晚手一顿,抬眸看着般什拓,眼神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你说什么意思?”

    “叛魔,堕仙,都要抓崽崽。战神实力超群,威震六界没错。但叛魔和堕仙都是些疯的,难保不会做出什么疯事。崽崽在上神眼皮子底下,就还好。可你,也不能总让她在你眼皮子底下吧?”般什拓如是的说着。

    “他们为何会知道崽崽?为何要对崽崽下手?”奉晚皱着眉,“莫不是,来找本尊寻仇的?”

    般什拓一愣,忽的邪笑起来,“哈哈哈,看来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到底什么意思?”奉晚皱眉,这种感觉很不好。

    “崽崽的身份,您还是有空查一查吧!这两日,崽崽待在本尊的廖华宫,玖七和伍三抓了几个来找崽崽下落的堕仙,回头送到元宸宫,您也一并好好审审吧!”

    奉晚眯眼,他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有人把主意打到崽崽身上,这可不行!

    般什拓转过身,“话,本尊说到这了。劝上神给崽崽找个师父好好教导,她一身灵力强大,却不知如何施展,再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受伤。”

    说罢,般什拓就推开殿门,让伍三扛起还在喊打喊杀的玖七走了。

    奉晚看着榻上睡得憨憨的崽崽,温柔一笑,大手附上她的头发,一双眼却格外深沉。

    崽崽睡得小脸红扑扑的,小嘴一张一合,好像是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临殊!”奉晚呼唤道。

    临殊快步走进来,拘礼道,“上神!”

    奉晚转过头,低声问着,“元宸宫最近,是否有些不干净的人走动?”

    “上神,元宸宫不管是在北荒还是在神界,总有不干净的人。”

    临殊有些意外奉晚会问这个,毕竟奉晚作为战神,平日里自是仇家不断。

    可他,从来都是见招拆招,不在乎那些防卫之事,因为奉晚本身,就是元宸宫最牢不可破的防卫了。

    “般什拓说了一些让本尊很在意的事情。”奉晚垂眸,看着崽崽睡得沉,顺手幻化了一床被子盖在了她身上。

    “可要小仙去查一查?”临殊也严肃起来。

    “不用,本尊亲自去。”奉晚站起身来,一身白衣,不染谪仙,“崽崽若是醒了,就送到帝君那里去,哪位都可以。但……”

    临殊看着奉晚,“上神请讲!”

    “务必保证崽崽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