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23章 斗法
    “哼!一定会是我赢,我都给他抓了那么多流萤飞火,手都差点烧伤了。”梨若抬起小手给崽崽看。

    崽崽跺着小脚,“那,我还给小哥哥讲睡前故事了呢,他可喜欢听了,一夜都没睡,一直在听呢!”

    “你你你,你居然在少尊主房里待了一夜!?”梨若懵了,“你不要脸!女子怎可在男子房里过夜?”

    “为什么不可以啊……”崽崽挠挠头,觉得不光是大人麻烦,小孩子之间也好麻烦。

    廖华宫的门前,奉晚听了一口血差点吐出来。

    “你居然在那臭小子房里待了一夜?”奉晚阴恻恻的说道,快步走进廖华宫,来到崽崽面前。

    “爹爹,你来看我啦爹爹?”崽崽开心的小手够着奉晚,想要他抱抱自己。

    可是爹爹很不对劲儿,是非常不对劲儿。往常,他肯定早就抱起自己了,可是现在他却沉着脸,眼睛下面还有很重的黑眼圈,配上他幽幽的视线,一点不温柔帅气了。

    玉笙晚打着哈欠,调笑道,“崽崽你可以啊,这才来两日,就要给你爹爹带回去个女婿了啊。真是可塑之才,不愧是我玉笙晚教出来的娃娃。”

    “娘亲!”崽崽倔哒倔哒跑到玉笙晚跟前,“娘亲,崽崽都想你了。”

    玉笙晚笑着,熟练的从怀里拿出几块流苏糖递给崽崽,“你是想娘亲的糖了吧?”

    “嘻嘻!”崽崽接过糖果,塞进嘴里一块,又走到自家爹爹身边,递给他一块,“爹爹,吃糖。爹爹你是中毒了吗?怎么眼睛下面会有那么大的黑眼圈?”

    奉晚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家这不长心的娃,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乖啊,等爹爹宰了个人再跟你玩啊。”

    临殊咋舌,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了。

    奉晚拎着思雪剑,一个闪身冲到了般什拓的寝宫门前,二话不说,拎剑一挥,寝宫的门就随着剑气被砍得粉碎。

    粉碎的宫门后,是般什拓正准备开门的手。

    般什拓看着奉晚,淡然的收回手,开口道,“怎么?上神是怕本尊开门累到?何时变得这么客气了?”

    奉晚直接将思雪剑搭在般什拓的脖子上,“说!”

    “你问啊……”般什拓手指夹住思雪剑,向旁边推开一些。

    他是真担心这个奉晚,一个激动,就真的砍了。

    “崽崽昨夜为何在你房中待着?是不是你对她心怀不轨?告诉本尊,本尊争取冷静处理。”奉晚收回思雪剑,一脸温和的微笑,轻柔的问道。

    “昨夜……”般什拓本想解释一下。

    哪料,上一刻还温柔冷静的上神,下一刻成了疯狗,忽的就抡起思雪剑怒吼道,“你不用说了,老子还是想劈了你!”

    “少尊主小心!”

    玖七和伍三听见了动静,急忙出来看。却正好看见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身子一动,急急运起灵器试图拦住思雪剑。

    “上神,冷静啊上神,那是魔界的少尊主,不能劈啊!”临殊苦巴巴的死死抱住自家上神的腰。

    “给老子让开,老子今天非劈了这个魔界的臭小子!”奉晚灵力一震。

    临殊,玖七和伍三哪里挡得住战神的威压,齐齐被震开。

    奉晚一剑劈下去,般什拓冷着脸,运起魔气手一抬,拦住了思雪剑。

    “司战上神这是想和本尊比试比试了?”般什拓勾起个嗜血的笑。

    “比试?你也配!?”奉晚双眸泛着淡淡蓝芒,一身白衣悠然变成银色盔甲。

    般什拓瞬间感觉,思雪剑的威力大了好几倍,他不得不双手施法,死死拦住。

    思雪剑若是挨上一下,量他是魔族不死之躯,也落不下什么好处。

    “不妙!上神召唤了战甲!”临殊皱紧了眉。

    莫看奉晚平日好似温润如玉,一旦穿上战甲,他就是那个杀尽一切的战神了。

    六界皆传,思雪剑出鞘,战甲在身,奉晚会比那地狱修罗还可怕几分。

    “怎么?你就这点能耐?”奉晚的声音清冷,一张俊美的脸似蒙上一层冰霜一般。

    般什拓眯眼,知道再这样下去非死即伤,顾不得隐藏自身的魔力。血脉翻涌,手中的魔气大涨,竟然和奉晚不相上下。

    神魔斗法,威及四方。满神宫的人都感到了这一阵强大的波动。

    神帝看着廖华宫的方向,气的刚修好的龙冠都扔到一旁,“拆完元宸宫,又拆廖华宫!非要把本尊这整个神宫都拆成个废墟吗?来人啊,来人!”

    “神帝陛下息怒……”周围的人大气不敢喘。

    “摆驾廖华宫!”神帝起身,怒气冲冲的就往外去,“本尊倒要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

    廖华宫之中,众人皆被这强大的斗法压的透不过气。

    梨若吓得都哭起来,她哪里见过这等强大的灵力斗法?平日里,她可是见诸位仙家降伏个灵兽都害怕极了的。

    玉笙晚费着好大力气站稳,“崽崽,快来娘亲这里。”

    崽崽看着倒是不受什么影响,倔哒倔哒来到玉笙晚身边,还说,“娘亲你看,爹爹和小哥哥打架了,真好玩儿。崽崽跟你赌四块流苏糖,我猜爹爹赢!”

    “……”玉笙晚哭笑不得,“我的小姑奶奶啊,还有心情打赌呢啊?再打下去,引来了神帝陛下,他俩都得受罚!”

    “会受罚吗?”崽崽看着奉晚和般什拓,“我不要爹爹和小哥哥受罚!不行,我得阻止他们。”

    离得近的梨若,一把拉住了崽崽,“你疯啦,不要命了啊?你乖乖待在这里,过去会被伤到的!”

    “放心,我没事,嘻嘻,你不用担心我哒梨若。”崽崽甜甜的说着。

    “谁,谁担心你了。”梨若脸一红,别扭的扭过头去。

    崽崽一笑,挣开了梨若的手,众目睽睽之下,就那么来到了奉晚和般什拓身边。

    “爹爹,小哥哥,你们别打了。再打架的话,神帝爷爷可能会打你们屁股哦!”崽崽糯糯的说着。

    小小的奶音,根本挡不住奉晚和般什拓斗法的兴致。

    崽崽只好叫叫这个,又喊喊那个。

    只是,根本没人理她。

    崽崽噘着嘴,连嘴里的流苏糖都吐出来不吃了,伸着白嫩嫩的小手,一只手拉住般什拓,一只手拉住奉晚。

    神帝急得连神帝龙袍都没穿,匆匆赶到廖华宫就听见了崽崽的一声怒吼。

    “爹爹,小哥哥,你们都住手!!!”

    崽崽手下用力,泛着淡淡的紫芒。一手一个,就那么一扔,就将奉晚和般什拓分开了。

    奉晚恢复冷静,褪去了一身盔甲,震惊的看着崽崽。

    若说以前他觉得崽崽是蛋里残留的一身灵力,那么现在,他打死也不相信,崽崽只是一颗蛋那么简单了。

    般什拓喘着气,也深感震惊。

    一般修为的妖魔,靠近他们刚才的斗法都会被撕的粉碎。就连玖七伍三那样的魔界高手,蓬莱仙境的嫡传少主都站不稳身形。

    而崽崽,只不过是伸手,就轻松划开了他们周围的灵力,甚至能够同时抵挡神魔之力,将他们分开。

    琅无族,当真如此强大?

    神帝看着般什拓和奉晚的黑眼圈,又看了眼粉碎的寝宫大门,无奈的直拍手,“丢不丢人,啊,丢不丢人?这么大的人了,打架,还得让个奶娃娃来劝架,羞不羞,啊,羞不羞?”

    “谁让这臭小子对崽崽图谋不轨的?”奉晚冷哼着。

    般什拓挑眉,指着自己的黑眼圈,“你让本尊解释了吗,你听本尊说话了吗?来来来,看看本尊这黑眼圈。本尊被你女儿缠着听了一晚上的奇葩睡前故事,眼睛都没合一下。本尊没找你呢,你就来拆本尊的殿门?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睡前故事?就睡前,故事啊。”奉晚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有些没理,可他不能让人看出来不是,“切!崽崽给你讲故事,那是看得起你!”

    “不可理喻……”般什拓甩袖冷着脸不再言语。

    崽崽见状,走到了神帝面前,奶声奶气的问道,“神帝爷爷,都是崽崽的错,要是崽崽不给小哥哥讲故事,爹爹就不会找他打架了。你不要罚他们,你罚崽崽好不好?”

    神帝哭笑不得,存着心思想逗一下崽崽,“怎么?你确定要本尊罚你吗?”

    “爷爷,别罚崽崽了。说到底,是我下的挑战,让少尊主和战神跟着操心了。您也不要罚崽崽,我梨若一人做事一人当。”

    梨若站出来,将一切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崽崽眨眨眼,“梨若,你为什么要替我受罚?你是不是也很喜欢我啊?”

    梨若红着脸,“瞎,瞎说什么?本殿下这叫敢作敢当,我才不要承你的情呢!”

    “你的确是该罚!”神帝板着一张脸,看着梨若,“教你的神君,已经说你两天都没去修习课业了。本尊以为你贪玩,没想到竟然如此不知轻重,还拉着战神和少尊主受累。本尊回去,定要让你母妃,好好管教一下你!”

    “呜呜,是,神帝爷爷。”梨若哭着,腰杆子却笔直,不卑不亢的看着神帝。

    神帝爷爷这样生气,断然不会再喜欢她了。回宫,左右也是逃不掉挨骂受罚。

    “神帝爷爷,你说话算数吗?”崽崽忽然问着神帝。

    “你要做什么?”神帝看着崽崽,实在好奇她这小脑瓜里还有什么。

    “只要说,算不算就好吖。”崽崽继续追问。

    “算,当然算!本尊是天地主宰,说出去的话,当然一言九鼎,落地就是一个坑!”

    “什么坑?神帝爷爷的唾沫会砸坑?”崽崽挠头,显然没懂。

    神帝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本尊说的意思,就是算!”

    “嗷嗷嗷!那就好……”崽崽这下放心了,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神帝爷爷,这是您当初给我的,说是能帮崽崽实现愿望,对吗?现在,我要用这个玉佩,你不要罚今天在这里的所有人,说话算数哦!”

    生怕他反悔一样,崽崽伸手,够着神帝,想让他跟自己拉勾保证。

    梨若脸都白了,看着那枚伴生龙玉,这才明白崽崽有多重要,顿时觉得自己的行为可笑至极。

    而玉笙晚则是十分痛心,那么珍贵的龙玉,竟然用在了这个地方。崽崽拿着龙玉,发动天兵帮她找吃的,那也是极好的啊!

    神帝看着崽崽认真的表情,笑起来,将梨若扶起来,“好了,本尊不怪你们这两个小机灵鬼。这伴生龙玉,你收好,下次这样草率的拿出来,本尊就,就罚你爹爹去种菜!”

    临殊无语,真要是这么惩罚,自家上神能乐疯了。

    “神帝爷爷……”梨若怯懦的看着神帝,她还从未见过神帝爷爷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

    “看看孩子,再看看你们!”神帝看向奉晚和般什拓。

    忽的想到,般什拓也是个孩子。而奉晚,是个得好好供着的战神……

    “看看你,身为娘亲都还赶不上孩子!”神帝机智的转个弯,就骂了一句玉笙晚。

    玉笙晚瞪大眼睛,左右看看,最后指着自己,“我啊?”

    “就是你!”神帝见玉笙晚要说话,大手一挥道,“行了不用解释了,本尊会去蓬莱找你爹谈话的!”

    玉笙晚,“……”

    他是何其无辜啊?什么时候,神帝罚人这么蛮横不讲理了?想他蓬莱少主,也是个尊贵人物,偏生到了这里,成了软柿子了。

    “崽崽!”梨若惊呼道。

    般什拓心头一震,闪身到崽崽身边,一把接住倒下的崽崽。

    奉晚慢了一步,他看着崽崽惨白的小脸,第一次感到乱了分寸。

    “崽崽,别吓爹爹!快醒醒……”

    是的,崽崽众目睽睽之下,晕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