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22章 睡前故事
    神宫的深夜,含着点点星辰微光。

    元宸宫里,奉晚呆呆地看着外面的星星,一张嘴嘟囔个不停……

    “*&^@*&【&-……“”】”

    “什么?”临殊听不真切,凑过去仔细听了一下。

    “蛋崽儿被人拐走了,蛋崽儿不要爹爹了。这个没良心的蛋,有了朋友不要爹,白心疼她了……”

    临殊哭笑不得,“上神,该歇息了。”

    “歇息?”奉晚转过头。

    临殊看着自家上神老大的黑眼圈,属实吓了一跳。

    “上神!您,您怎么啦?”临殊吓坏了,几步走到奉晚跟前,摸摸额头,“中毒了吗?”

    “啧!”奉晚推开临殊的手,“别打扰本尊思念蛋崽儿……”

    “上神啊,平时都是崽崽粘着你,现在崽崽走了,您倒是不习惯了啊。”临殊笑道。

    “谁说的?本尊就是忽然觉得。”奉晚降低了声音,小声嘟囔一声,“有点空落落的……”

    “哈哈哈!”临殊笑起来,知道自家上神这别扭的小性子,也不再说什么。

    “蛋崽儿去廖华宫几日了啊?”奉晚有气无力的问着。

    临殊笑着摇摇头,“上神,崽崽这才去了第一日,还有两日呢。”

    “不可能!”奉晚站起来,敲一下自己的脑袋,“本尊明明记得她走了好些日子了,是不是廖华宫那臭小子不放人?不行!本尊还是得去救崽崽出来!”

    说罢,竟是要大半夜的拎剑出去。

    临殊死死拦住自家上神,“哎哟喂!我的上神大人啊,你冷静一点嘛!您这样过去,只会让廖华宫的人看笑话啊!”

    “看本尊的笑话?”奉晚渐渐冷静下来。

    “对啊,您想啊!神帝陛下的天孙女也在那里,神帝陛下还没说什么,您就要把崽崽先带回来。崽崽那不就输了?万一崽崽回来,再怪您呢?”

    “怪本尊?本尊带她回家,她还怪本尊!?谁给她的胆子啊?她还能那么不懂事?”奉晚咆哮道,忽的一顿,想了想,有些蔫的消停下来,“别说,还真是蛋崽儿能干出来的。”

    “上神若是不放心,明日可以借着些理由去廖华宫看看。总比这样,大张旗鼓的去抢人要好吧?”临殊苦口婆心的劝道。

    “可行!好好睡觉,明日去廖华宫。本尊要和魔界少尊主,讨论一下防范魔人的事情。”奉晚安慰着自己,顺带还找了个理由。

    “当当当!”

    玉笙晚敲完门,也不管有没有人应,直接走了进来。

    “你们大晚上不睡觉,在这鬼叫什么呢?”玉笙晚迷迷糊糊的问着。

    “玉少主,您来晚了,已经没有事情了。”临殊笑道。

    奉晚嫌弃的看了一眼玉笙晚,“大晚上不睡觉,到处乱逛什么?跑来本尊这吓唬神啊?”

    玉笙晚一愣,“不,不是你们大吵大闹,我才来的吗?”

    “不是你,到处游荡来吓唬本尊的吗?”奉晚觉得,自己该先发制人了。

    “是吗?”玉笙晚迷糊的,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来干嘛的。

    “是啊,本尊和临殊在这说话,你突然出来鬼叫,多吓人。”奉晚觉得,接下来应该颠倒是非。

    “真的是这样吗?我怎么记得,我来是要讨个说法呢?怎么变成我的错了?”玉笙晚懵了。

    “讨什么说法?本尊还没找你讨个说法呢!不信,你问临殊。”奉晚觉得,这招叫蛮不讲理。

    临殊忽然被点名,也是一愣,思量再三还是选择妥协了,“当然是这样了,玉少主,你吓死我了。”

    玉笙晚这才信了,喃喃着,“好吧,那对不住了啊。”

    说罢,摇摇晃晃的走回去睡觉了。

    奉晚和临殊对视一眼,笑着拍手,齐声道,“偷梁换柱!”

    今晚,可能又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廖华宫早早熄了灯火,陷入了安宁之中。

    般什拓翻来覆去,皱着眉就是睡不踏实。

    梨若不知道怎么想的,抓来了一群流萤飞火,挂在了他的床头。

    还美名其曰的,说自己是怕般什拓怕黑。

    偏偏,一摘下来,梨若就像有感应一样的,就会幽幽的出现在床边,再度挂上。

    般什拓只能放弃摘下的这个念头了。

    可……

    他真真的是个,有点光亮就睡不踏实的人。

    般什拓睁眼,无奈的翻了个身。

    却见床边,趴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儿。

    莹白的皮肤,如墨的双瞳,偏偏一头混乱不堪的头发,耷在脸颊,借着幽幽的流萤飞火,看着格外可怖。

    “何方妖孽!?”般什拓吓得猛然后退,顺手扔出去一道光刃。

    那女孩儿身手不凡,反应也是极快的,竟然直接偏头就躲开了。

    崽崽糯糯的奶音悠然响起,“小哥哥,你为什么要打我?”

    “崽崽?”般什拓不确定的问道。

    “是我,是我!”崽崽扒拉着床沿,够着爬到床上去,“小哥哥,崽崽怕你睡不着,才来看你的,可你为什么要打我?”

    般什拓伸手,将她凌乱的头发分开,露出那张可爱的小脸,这才放下心来。

    为什么打?

    总不能说,自己一个恍惚,错把她当成女鬼了吧?

    “我一向戒备心重,不要偷偷靠近我,容易伤到你。”般什拓别扭的说道,“这么晚,不睡觉来我这里,想干什么?”

    崽崽一点一点挪着,挪着挪着,就挪到了般什拓身边。

    “干,干什么?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般什拓拉住被子,连连往床里退。

    “亲?”崽崽挠头,有些为难的说道,“小哥哥,你想让崽崽亲你吗?可是崽崽上次亲你,被爹爹说了好久。爹爹说,不能亲除了他以外的人……”

    可是不亲的话,会不会得不到高分啊?那岂不是没有了糖吃?

    崽崽为难的不停揉头发,让原本就有些凌乱的头发,更加糟糕了。

    “别揉了,再揉,就……”般什拓想了想,还是没说,再揉就更像个女鬼了。

    “就怎么了?小哥哥,你要说什么啊?”崽崽巴巴的看着他。

    般什拓面颊一红,“没什么。你快回去睡觉吧,身为女子,半夜偷偷闯到男子房中,传出去对你不好。”

    “小哥哥,你想让崽崽走吗?”崽崽委屈巴巴的看着般什拓,“可我怕你睡不着,想来给你讲故事啊……”

    “给我讲故事?”般什拓一愣。

    他从诞生到现在,从来没有人给他讲故事。他的强大,就是一切封闭的开端。自然而然的,所有人都认为,玩耍,听故事,任性,是不该出现在魔族少尊主身上的。

    的确,那些东西很美好。但他不曾拥有,也不想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更不需要。

    “我不需要听故事……”般什拓淡淡的开口。

    “为什么不需要听故事?”崽崽问道。

    “因为我睡得着。”

    “睡得着就不用听故事了吗?”崽崽又问道。

    般什拓看着小丫头的眼神,似乎明白了,若是不听,只怕这一夜都不用睡了。

    “你非要给本尊讲故事?”般什拓问道。

    崽崽笑的甜美,红彤彤的小脸让人沉醉,“嗯!听故事,才会睡得好。崽崽想让小哥哥有个好梦,睡个超大的好觉!”

    顺便再给她一个超高的分数……

    “那好吧,你讲吧。”般什拓微微一笑,竟然觉得有些温暖。

    崽崽毕竟是一片好意,可能这就是她能想到的好东西。而她,竟然也愿意将这些宝贵的东西分享给他,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宝贵呢?

    想到这里,般什拓闭上双眼,耳朵却悄悄已然爬上红晕。

    “那我讲了哦!”崽崽开心的笑着,慢慢开始讲故事,“传说,东海鲛人族曾不满于神界的管束,私自起兵,准备在神族的宴会上,一举造反……”

    “嗯,后来呢?”般什拓闭眼问道,心想崽崽讲的故事,还是十分特别的。

    “后来就被爹爹灭了,然后鲛人族就没有几个人了,大家都乖乖的了。”崽崽说道,“这个故事结束了,好听吧?”

    “……”般什拓忽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哥哥,你是不是没睡着?”崽崽轻声问着,“那崽崽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你不用太感谢我哦!”

    般什拓很想拒绝,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为好。

    “传闻,北荒魔狼族,是北荒不毛之地上的霸主。有一日,他们成群结队,奔跑在北荒的大地上,忽然见到一个孤独的小女孩,还有一个可怜的老头儿。北荒魔狼,何等凶残?就要将那女孩和老头儿生吞入腹。好在后来,有惊无险,小女孩儿和老头儿都逃离了狼口。然后,你猜怎么着?”

    般什拓怎么都觉得这个故事很耳熟啊,“都被灭了?”

    “不是!”崽崽摇摇头,“后来,爹爹让魔狼,从北荒魔族谱上,彻底消失了!”

    “……”他就知道。

    崽崽开心的拍手手,“怎么样小哥哥,是不是很精彩?”

    “崽崽。”般什拓睁眼,“你确定,你讲的都是睡前故事?”

    “是啊!”崽崽无辜的眨眨眼,“元宸宫的将军叔叔们,讲的都是这样的睡前故事啊。”

    “……”般什拓凌乱了。

    不得不佩服,元宸宫对娃娃的教育,真是强大!

    只是可怜了他,这下彻底不用睡了。

    这个挑战,是来挑战他的吧!?

    某魔族少尊主,失眠的反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