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21章 给你良缘糕吃吃吧
    “你是说,崽崽要在廖华宫住三天?”奉晚重复着玖七告诉他的话,一个不小心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临殊皱眉,那可是神宫里都少有的白玉夜光杯,上神就不能挑个便宜点的捏?

    “对啊对啊,崽崽殿下看见我们少尊主就开心的不得了。跟梨若小殿下一起,就住在我们廖华宫了,很稀奇吗?”玖七故意气奉晚。

    能看见战神吃瘪,多么大快人心?

    “你确定,不是你们少尊主绑架了崽崽不让她回来?”

    奉晚不信,他不信自己的小丫头会赖在那臭小子宫里。别人也就算了,偏偏是魔界那臭小子。

    “上神,玖七不懂事,话说的有失体统还请上神莫怪。是梨若小殿下,拉着崽崽殿下有个什么挑战,需要我们少尊主当个见证罢了。”伍三赶紧解释,怕这位上神真怒了,再拎着剑去提人。

    “什么见证?见什么证见证?就他般什拓有眼睛能见,本尊就不能见了?”奉晚像个哀怨的小媳妇一样念叨起来。

    “你要是想贱,那就贱呗!不过,你个大老爷们儿,贱起来恶不恶心啊?”玉笙晚从菜园子过来,就听见奉晚说什么贱又不贱的,当真稀奇。

    临殊使劲儿挤咕眼睛,玉笙晚啊,哪哪都还好,偏偏就长了一张嘴。

    好在,沉浸在失宠悲伤中的奉晚,难得没有搭理玉笙晚的造次。

    “我丢!你这臭婆娘怎么也在这?”玉笙晚走进门才看见了玖七,吓得差点原地弹起来。

    玖七捏住鼻子,皱紧了眉头,“小白脸儿,你好臭啊!你是掉茅厕里面了吗?”

    玉笙晚一愣,左闻闻袖子,右闻闻衣角,快哭了,“不是吧?我都洗了五遍澡,皮都快搓掉了,还有味道!?”

    “嗯嗯嗯!”玖七捏住鼻子,离得玉笙晚越来越远。

    玉笙晚捏着衣角走向临殊,“临殊啊,你闻闻,真的还有那么大味道?”

    临殊不断告诉自己,要坚持,要坚持,别伤害到玉少主幼小的心灵,“玉少主,其实也还好。就是,最近不要靠近什么花花草草,神宫的草木有灵性,您会熏蔫了他们。”

    “……”某个少主石化了。

    今天注定是个不寻常的日子,元宸宫就那么三个人。

    一个上神陷入深深的失宠打击,一个少主泡进浴池一泡不起。

    只剩下临殊仙官儿,看菜园子,打扫院落,忙里忙外一把好手。

    最终,累到要吐血的临殊也只能抱怨一句,“从前替神帝陛下养小孩子,现在不光要养一个小孩子,居然还得养这两个大孩子?”

    临殊恍惚间想起当年,神帝为了忽悠他帮着带孩子说的那句。

    “本尊一看,你这小仙官儿就与孩子有缘啊!”

    现在看来,也许神帝当初不是在忽悠他……

    相比于元宸宫的颓然不兴,廖华宫今日真是生机勃勃,焕然一新。

    “少尊主,这可是我起早熬制的碧海罗云汤。用了东海碧槐根,还有云露,都是难得的食材呢。”

    梨若花着一张小脸,端给般什拓,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般什拓批着奏折,一言不发。

    梨若有些失落的将汤放下,“你可要记得喝啊,别辜负了本殿下的一番好意。”

    这个般什拓,成天看见他不是在批奏折,就是在批奏折的路上。

    这个样子,倒是像极了神帝爷爷,都是那样忙碌,身边的人,一眼也不多看。

    真不知道,像这样的人,会和什么样的人亲近呢?会有一个在他们看来不同的人吗?

    般什拓手一顿,歪过头看向梨若。

    梨若偷看他被发现,有些惊慌失措。这个般什拓,长的可真妖孽。不像九重天上的神仙那般超凡脱俗,却别有妖冶邪肆的致命吸引力。

    “崽崽呢?”

    梨若听了,有些气恼。一早上了,般什拓对人说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问崽崽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别问我!她可不像我这么有心啊,谁知道跑去哪里了呢?”梨若赌气的走掉了。

    “玖七,伍三!”般什拓喊了一声,发现没有回应,“一早就去报信,现在还没回来吗?”

    那傻乎乎的小丫头,该不会是被叛魔和堕仙捉去了吧?

    般什拓眸子一沉,放下手中的奏折,冲出了廖华宫……

    而般什拓担心的傻乎乎的小丫头,此刻正在食神的膳食宫里。

    “崽崽殿下,你都想了好久了,有没有想到吃什么啊?”食神拄着下巴,看着崽崽满脸慈爱。

    崽崽挠了挠头,看着一堆精美的糕点,觉得选一样真是困难。

    “对了,食神叔叔,上次你给我吃的那个糕点是什么呀?”崽崽问道。

    食神想了想,“上次?上次给你吃了好多糕点呢,你说的是哪个?密云糕,叠酥糕,桂土糕,良缘糕……”

    “对对对,就是这个没有错。”崽崽眼睛一亮。

    “哪,哪个啊?”

    “就是良缘糕吖!食神叔叔,你能给我做点良缘糕吗?我拿流苏糖跟你换!”崽崽垫着小脚,拿着流苏糖递给食神。

    食神笑起来,“崽崽殿下,给你做糕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用你拿东西交换的。”

    “食神叔叔真好!”

    小丫头一点不客气,听食神说不用,转手就塞进自己嘴里了。

    食神动作倒是快,三两下就将精美的糕点做好,装进了盒子里。

    “崽崽小殿下,给你良缘糕,趁着刚好快吃吧!”食神递给崽崽。

    “啊?食神叔叔,我这个是要送给别人的。”崽崽笑着说道。

    “崽崽殿下,不是要自己吃吗?”食神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不吖不吖,我要把这个好吃的,给别人吃。他平日里,都板着个脸,做事看着特别深沉。我觉得,他一点也不快乐,都不会像我这样呲着大牙笑!所以,我要给他吃甜甜的糕点,这样兴许他会开心一点吖!”崽崽如是说着。

    这样可能最后的得分会高一点,这样就离神界最好吃的糖更近一点啦!

    食神眼中泛着泪花,捂着嘴看着崽崽。

    太温柔的孩子了!

    一定是在北荒受尽了苦楚,不想让这些苦楚再发生在别人身上,才会这样温柔的吧?

    才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懂事。明明受尽了命运的不公,却依旧怀着仁爱之心,宽慰别人的心灵。这是,何等的可怜?

    “呜呜,太可怜啦……”食神受不了的,哭着跑开了。

    崽崽懵懵的站在原地,不太明白食神叔叔是怎么了。

    “这个叔叔好奇怪啊,怎么每次都那么激动呢?”

    念叨着的崽崽出了膳食宫,转个弯就撞上了来寻人的般什拓。

    “哎哟!”崽崽抱着食盒,退了几步,见是般什拓,也顾不得疼的就笑起来了,“小哥哥,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般什拓满头大汗,顺着脸颊滴在地上。

    天知道,他有多着急。找了近半个神宫了,想起这丫头贪吃,才碰运气的来膳食宫寻人。

    “你一早上招呼都不打,就为了来膳食宫找吃的吗?”般什拓顿时觉得自己的担心有点傻。

    “是啊!”崽崽没察觉到般什拓有点不开心了。

    “好得很,看来本尊还真是……”般什拓忍住了后半句话。

    还真是担心多余了……

    他才不愿意承认,自己很担心这个傻丫头呢。

    崽崽这才感到他有点不高兴,小手赶忙掀开食盒,将良缘糕递在般什拓面前。

    “小哥哥,你吃糕。我特意,让食神叔叔给你做的,很好吃哒!”崽崽怕他不吃,连忙说道。

    “特意给我做的?”般什拓一愣,看着崽崽的眼神,渐渐没了火气。

    他试探的尝了一口糕,很甜,是他最不喜欢的甜味……

    不过,倒是很香。

    “怎么样,这个良缘糕好吃吧?嘻嘻,我就知道,吃甜的东西,人心情就会变好的。小哥哥批起来奏折,也不会那么累了。”崽崽歪头笑着,头上的银铃声清脆悦耳。

    “咳咳咳!”般什拓吓得呛了起来,“你,你你,你说这糕叫什么?”

    “良,良缘糕啊!小哥,哥,你你你,怎么结巴了?”崽崽被吓了一跳,也说不利索话了。

    “你给我吃的是良缘糕?”般什拓懵了,“你不知道这良缘糕,是……”

    “是什么?”崽崽纳闷,这不就是个糕吗?

    “是,是送给喜欢的人吃的吗?”般什拓耳朵一红。

    “是吗?”崽崽觉得,这也没什么的啊,“不过,崽崽也很喜欢小哥哥啊,不能送给你吃吗?”

    “你知道什么是良缘吗?”般什拓冷静了一下,觉得崽崽这么小,可能根本不知道这糕的含义。

    崽崽笑了,若是了解的人,会知道她这是得逞的笑。可惜,般什拓还不够了解她。

    她之所以让食神叔叔做良缘糕,就是因为,只有良缘糕的介绍,食神说了,她记住了。

    其他的,根本不知道怎么做的,没办法说啊不是?

    “我当然知道啦!”崽崽笑嘻嘻的,“良缘糕,是采并蒂双莲,融对燕之涎做成的。吃下可,可觅得什么良缘!良缘意味着,相遇偶然,缘分天成,日久相依,和和美美,我说的对吧?”

    般什拓愣了,相依偶然,缘分天成,日久相依,和和美美……

    他们的确是偶然相识,也算得上有缘分。

    “你想和本尊,日久相依?和和美美?”般什拓红着耳朵,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崽崽眨眨眼,也不太明白拿东西是什么意思,但,总归是些好话吧……

    “嗯!”答应的干脆。

    某位少尊主,心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