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20章 为了公平
    “那个挑战,你真的接了?”奉晚看着崽崽,觉得这小丫头日子过的真是丰富多彩。

    崽崽快速点头,表达自己的急切和坚定。

    奉晚皱眉,“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玉笙晚哭笑不得,心想奉晚大抵是忘了谁拆的家,“我说,有危险,也是惹崽崽的人有危险吧?”

    “上神也不必担忧,梨若殿下也是个小孩子。这所谓的挑战啊,不过是孩子过家家。神宫孩子本就少见,崽崽一个人玩也怪是无趣。梨若小殿下不找崽崽玩,难道指望着魔界的那位少尊主来找崽崽玩吗?”临殊接收到崽崽求助的信号,也跟着劝道。

    “他敢来?”奉晚一想到那个般什拓就头大,“难道,蛋崽儿跟着本尊种菜不好吗?”

    玉笙晚翻了个白眼,“崽崽才多大?你都多大了?你年纪是和神帝老头儿都要同辈了,种种菜也就算了。崽崽这么小,你就带她捣鼓你那点儿菜园子,怎么,想让她从小感受老年隐居生活呗?”

    临殊不由对玉笙晚束起一个大拇指,敬佩他这种不要命的精神!

    奉晚冷着脸,忽的绽开一个暖人的微笑。

    玉笙晚见状,只觉后背冒气一阵冷汗。

    某上神温柔体贴的说道,“好叭,那蛋崽儿去吧,让玉笙晚陪本尊种菜去。临殊不要打扰哦,本尊要和玉少主,好好聊聊什么叫人生!”

    “是,上神!”临殊觉得想笑不能笑是个苦差事。

    “崽崽,呜呜,崽崽别走,救救娘亲啊。”玉笙晚可怜兮兮的拉住崽崽

    “娘亲,你真好!你太厉害了,能劝动我爹爹。这份恩情,崽崽一定会记在心里哒!”说完,蹦蹦跳跳的去找梨若了。

    “哎,崽崽殿下能这么开心,北荒的将军们也会欣慰吧。”临殊感慨道。

    玉笙晚幽幽的说道,“她是开心了,我呢?这孩子坑娘啊!”

    奉晚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玉笙晚,“本尊的菜来了神界后一直不大精神,该是时候施肥了。玉少主,你说呢?”

    “施,施肥?”玉笙晚委屈的很,恨自己一时嘴快,惹了不该惹的人,“呜呜,我想北荒了,我要去找将军们,救我!!!”

    而此时,身在北荒的大将军打了个喷嚏。

    看着洞外狂风卷着尘沙的吓人模样,将军们无比思念温暖的元宸宫。

    “上神,崽崽,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大将军哀嚎道。

    “咔嚓!”一道天雷落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把好不容易弄到的一点肉粥全部打翻了……

    “哪个混蛋渡劫呢啊?给老子下来,看老子不让你回炉重造的!”大将军怒吼着。

    神宫之上,梨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着对面崽崽打个响指就劈出了一道天雷,她不由有些后悔。

    自己背着神帝爷爷来找崽崽的麻烦,会不会是个不太明智的选择呢?

    “我我我,我没让你劈雷啊!”梨若哭的心都有了。

    那雷再准一点,她就糊了!

    “啊?不是打架吗?难道只比拳脚功夫,不能使用法力?”崽崽歪头,疑惑的看着梨若。

    “谁说我们要打架的啊?那是我下的挑战,规则当然由我来制定!我们不是打架,是要比比谁更得人宠爱。”梨若苦口婆心的解释道,生怕崽崽再做出什么了不得的行为。

    “啊?不是打架啊?那我这一道雷不是白劈了?”崽崽郁闷的搓搓自己的小手。

    “你那道雷劈哪去了?”

    崽崽挠头,“我就想着劈,没寻思会到哪啊?”

    “……”梨若这下子可算是相信,崽崽就是战神的女儿。

    像这种不顾后果,打就完了,狂野不讲理的打法,天上地下那只有奉晚了。

    “算了,不管了。你快说说那个挑战吧。”崽崽已经迫不及待了。

    “很简单!我们比谁更招人宠爱。总共有十分,谁的分数高谁就赢了。”梨若说道。

    “宠爱?像爹爹喜欢我那样?”崽崽问着。

    梨若皱眉,连什么是宠爱都不大清楚的小丫头,真的有像母妃说的那样可怕吗?

    “对,就是那个意思。一天的时间定胜负。赢的就此是神界最得宠的小殿下,输的,就永远都别出现在神帝爷爷面前了。”梨若叉着小腰,大声说道。

    “没意思……”崽崽兴致缺缺。

    神界最得宠的小殿下有什么用吗?她只要爹爹宠爱就好了啊!至于神帝爷爷,她平时也不怎么见得到他,见不见有什么大不了的吗?

    梨若见她不感兴趣,有些慌了,“你赢的话,我给你找神界最好吃的糖!”

    “好,开始吧!”崽崽眼睛一亮,答应之痛快到让人以为听错了。

    蓬莱的流苏糖,魔界的糖她都吃过了,可是神界最好吃的糖还没有尝过呢。

    梨若看她对糖的兴趣,比对神帝爷爷多的不是一星半点,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很多此一举了。

    不过,若是赢了。崽崽就再也不会出现在神帝爷爷面前,这样她就还是那个让神帝爷爷感到骄傲的小天孙女了。

    “好,为了公平起见,给我们评分的人,一定不能是神界的人,也不能是北荒的人。所以,我有一个人选……”梨若虽然想赢,可还是为了公平,不想作弊。

    “谁呀?”崽崽下定决心,为了神界最好吃的糖,她一定要好好讨好那个人。

    “魔界少尊主,般什拓。”梨若得意洋洋的说道,“据说,他和我们看起来差不多大,肯定感觉是最公平的。而且,他是魔界的少尊主,身份尊贵,又不掺私情,最是公平。”

    崽崽眨巴眨巴眼睛,公平吗?

    “我见过小哥哥,他还去过元宸宫,这样也公平吗?”崽崽问道。

    梨若笑了,脸颊上甜甜的梨窝,倒是可爱,“哼,没想到你倒是个挺公正的人。没关系,魔界少尊主我也见过,而且他也去过神帝爷爷那,这都没有关系,就是他了!”

    说罢,拉着崽崽就跑向了招待魔族使者的廖华宫。

    “噗!哈哈哈哈,挑战?你们两个小鬼头,还想让我们少尊主陪你们过家家吗?”玖七笑的直不起腰,看着这两个小不点,真是觉得逗死人了。

    “不可以吗?”梨若挺直腰板,“我可是神界的小天孙女,你们少尊主这个忙都不帮的吗?”

    “小妹妹啊!奴家告诉你,劳什子神界,那是我们少尊主还感兴趣,才待在这里。你那神帝爷爷,也是巴不得我们留下呢。你觉得,我们需要受你神界的威胁不成?你胆子好大啊!”玖七抚摸着蛇鞭,魅人的眼神里,尽是冷酷。

    梨若瑟缩的不由躲在崽崽身后,不敢吱声。

    崽崽看着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批奏折的般什拓,想了想神界最好吃的糖,咬咬牙说道,“小哥哥,你到底帮不帮?不要玖七阿姨说,崽崽要听你说。”

    “阿姨?”玖七摸了摸自己的脸,瞬间要炸毛。

    还好伍三眼疾手快,及时拉住她,“跟孩子一般计较,下次你见到玉笙晚,还不得被他笑话死?”

    “那个小白脸儿?”玖七愣了,慢慢冷静下来,“对,我不能输了气节,让那小白脸儿有机会笑话我。”

    般什拓批完了奏折才缓缓抬眸看向崽崽。目光扫见小丫头的嘴,忽的就想起那日在元宸宫,她亲自己的事情。

    “咳咳!”般什拓轻咳,驱走脑子里的杂念,“若是本尊答应了,接下来的时间里,你是不是都要在廖华宫?”

    梨若看有戏,站出来道,“对啊,我和崽崽会留在廖华宫一天,到时候你给我们打分。”

    “一天?”般什拓挑眉,看着崽崽忽然心生逗弄之意,“一天能看出什么呢?若是要本尊答应,起码三天。”

    “三天?”崽崽一愣,“三天都要在廖华宫?那我爹爹岂不是会很担心啊?”

    “怎么,你要认输了吗?”梨若问道。

    “我……”崽崽有些犹豫,看了眼般什拓,觉得小哥哥人也很好,廖华宫好像也很好玩,赢了还可以有糖吃,瞬间想通,“好,三天就三天!”

    般什拓勾起个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意,“好,三天以后见分晓。玖七,伍三,去元宸宫和神帝那报信,就说崽崽和小天孙女要在本尊这玩儿几天。”

    “少尊主!?”玖七惊讶的看着般什拓。

    换到从前,这样的事情般什拓定会不理睬。惹急了,还会狠狠处罚那人。怎么现在,少尊主会对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事情感兴趣了?

    “少尊主的话不听了吗,玖七?”伍三看出般什拓隐隐不悦,赶紧提醒道。

    “玖七不敢,这就去元宸宫报信。”玖七连连慌忙应下,生怕般什拓生气。

    般什拓点点头,“好,从明天开始,为期三日。”

    “耶!我就知道,看在本天孙女的面子上,少尊主也会答应的。”梨若顿时洋洋得意的,以为功劳都在自己身上。

    崽崽也很开心,一个是因为无聊,再就是因为赢了以后会有好吃的糖。

    般什拓看着崽崽的笑脸,也微微一笑,眼底散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一丝温柔。

    留下崽崽和梨若,不仅仅因为想逗逗崽崽。

    般什拓眸子一沉,想到最近魔界传来的奏折,眼中的戾气一闪而过。

    琅无族的力量,果然惊扰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人。

    魔族当年神魔大战的叛魔,还有一些被处罚憎恨神界的堕仙。

    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探子来报,他们竟是密谋着要绑架梨若,威胁神帝交出琅无族。

    现在神魔关系缓和,六界安定是共同的心愿,也是般什拓的心愿。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崽崽和梨若都在,都能在他的视线之内,才不至于那么危险……

    “小哥哥,你怎么一脸愁云不展的样子?”崽崽将手指点在般什拓的眉宇间,担忧的问着。

    般什拓一愣,看着这么近的崽崽,耳朵有些发红,“魔界最近事情很多,无碍。”

    “这样啊。”崽崽眨眨眼,“那,等我拿到神界最好吃的糖,就分给你。吃了甜的,就不会愁啦!”

    般什拓看着她的笑脸,微微一愣。

    他最是不喜甜食,可崽崽也的确是一番好意。

    也许唯一算是好消息的就是,从叛魔和堕仙想要通过绑架,来威胁神帝看……

    他们还不确定,谁才是琅无族的人,崽崽相对来说,还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