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9章 崽崽太可怜了
    “崽崽殿下,您尝尝这一块呢?这一块,是良缘糕。采并蒂双莲,融对燕之涎,香糯可口,吃下觅得良缘啊。”食神献宝似的递给崽崽。

    司战上神有个可爱的女儿,这事传遍了神界,轰动极了。

    听闻崽崽殿下喜欢美食,食神就立刻做了好些糕点带过来。要知道,神仙们都是辟谷为多,天上能欣赏他的手艺的没有几个。

    想到自己的一身厨艺终于有地方施展,食神做梦都能笑醒。

    崽崽犹豫的接过来,吃着良缘盖,小脑瓜却充满着疑问,“食神叔叔,什么算是良缘呢?”

    “相遇偶然,缘分天成,日久相依,和和美美,便是良缘啊。”食神看崽崽吃的香喷喷,开心的笑起来,“小殿下,这良缘糕味道怎么样啊?”

    崽崽吃的鼓鼓囊塞,“好吃是好吃,故事也很好听。可是,食神叔叔,我真的吃不下了……”

    “啊?”食神满怀期许的看着崽崽,“可这里还有五道新点心,还没尝过呢啊。”

    “还有五道!?”崽崽觉得脑壳发晕,“食神叔叔啊,我真的吃不下了,再吃,崽崽就变成个球了。”

    “是蛋!”奉晚不知何时走了进来,提醒道。

    临殊汗颜,心想上神你是对蛋多有执念啊?

    “爹爹!”崽崽一见到奉晚,就开心的扑了过去。

    “怎么样啊?食神给你做的东西,好吃吗?”奉晚宠溺的看着崽崽,柔声问道。

    “可好吃啦!简直,比我吃的魔狼肉还好吃……”崽崽开心的拍着手。

    “魔狼肉?”食神却是惊了。

    想到奉晚常年生活在北荒那不毛之地,肯定崽崽跟着受了许多苦。将士们出去打仗,也顾不上喂孩子,只可怜崽崽一人在元宸宫,终日食魔狼生肉为生,与遍地尸骸为伴……

    食神的脑子里面想的越来越不着边,却是愈发觉得崽崽可怜。

    若是食神知道,那魔狼王是眼前的小崽崽自己打回来的,不知会作何感想。

    含着泪的食神,将一块糕点递给崽崽道,“崽崽殿下,你太可怜了,呜呜。你放心,以后只要食神叔叔在位一日,就给你做一日好吃的。呜呜,我这就再给你做几样新鲜的,呜呜,太可怜了……”

    “啊?还做啊?”崽崽觉得食神叔叔很热情,可是热情好像过了火,委婉的说道,“食神叔叔做的东西很好吃,可好吃的,一天只吃一点就够了啊,这才珍贵,才美味啊。”

    看着崽崽开朗的笑颜,食神心都要碎了。

    多么可爱又善解人意的小殿下啊,肯定是平日里吃不到什么好吃的,这吃到一点就心满意足。定是舍不得他辛苦,又舍不得吃掉美味的糕点才这样说的。可见小殿下在元宸宫的确生活不易,却这般的懂事……

    “呜呜,太可怜啦!我这就去做!”食神说着,捂着自己的眼睛,哭着跑了出去。

    奉晚看了眼忽然跑走的食神,顺手擦掉崽崽嘴边的糕点渣,问道,“你欺负他了?”

    “没有吖!崽崽怕食神叔叔伤心,吃到肚子都要撑破了呢!”说着说着,还挺起自己的小肚肚拍了拍。

    奉晚笑了,“哦,那这么说,这流苏糖也是吃不下了。”

    崽崽一听有糖,瞬间两眼放光,“爹爹,崽崽觉得,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下!”

    说罢,一把抢过了流苏糖,慌忙塞进嘴里。

    奉晚不由好笑,转而问临殊,“食神到底怎么了?”

    临殊也很懵啊,“可能,终于有人吃他做的东西,开心疯了吧?”

    “倒是难为他了,也不知神帝老头儿不吃东西,为什么非要在神界放个食神。”奉晚想不透。

    临殊看着食神离去的方向,叹气道,“据说当初神帝陛下想找的,是一位式神。可是被玄武神君听错成了食神,下界随意抓了个厨子便上来交差。神帝陛下见人抓都抓来了,也不好放走,就留下了厨子,封为了食神。”

    “……”奉晚听了不由心生敬佩,“神界封神,真是越来越随意了。”

    “机缘巧合,倒是便宜了咱们的崽崽殿下。”临殊笑道。

    “食神叔叔做的糕点很好吃,吧唧吧唧。”崽崽吃着流苏糖,心满意足的眯起大眼睛,“可,吧唧吧唧,还是娘亲给的流苏糖更好吃……”

    “说起来,玉笙晚去哪了?”奉晚这才注意到元宸宫少了个人。

    “玉少主好像一大早,就被神帝陛下叫过去了,不知所为何事。”临殊回道。

    “难怪今天元宸宫安静了下来……”奉晚觉得,这可是难得的安宁时光。

    有玉笙晚在,元宸宫就没有消停时候。要么是和崽崽叽叽嘎嘎,要么就和玖七打打杀杀。

    “趁他不在,本尊拿思雪去刨一下菜园子吧。”奉晚站起身来,微微伸个懒腰,“他在,本尊的菜都要被他吵蔫了。”

    “上神又说笑了。”临殊笑着摇头。

    “我回来啦!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诶?人都去哪了啊?崽崽,奉晚,临殊!玉小爷我回来啦!”

    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聒噪声,奉晚脸色差到了极点。

    “本尊还是拿思雪,刨了他的脑袋吧!”奉晚咬牙切齿的说道。

    “上神,三思啊……”临殊无力的劝道。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劝说从来都很苍白无力。

    玉笙晚还不知道自己惹恼了奉晚,没心没肺的走进来,还领着个穿着橘衣的小女孩儿。

    “回来就回来,喊什么喊?”奉晚压抑着怒火,看了眼那小女孩儿,“这谁家孩子?你和玖七的?”

    “吁~”临殊真是怕了自家上神的这张嘴,“上神,那是神帝陛下的孙女,梨若小殿下啊。”

    “没错,就是梨若小殿下。神帝陛下要和东华帝君下棋,实在没时间管了。正好,崽崽和梨若小殿下差不多大,神帝陛下就让元宸宫带一日小殿下。”玉笙晚说道。

    梨若站在那里,扫了一圈,眼神停留在崽崽身上。

    “你就是司战上神的女儿?”梨若走到崽崽面前。

    崽崽一愣,发现好看的小姐姐好像是在和自己说话,“对哦,我叫崽崽,是爹爹的女儿。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梨若,是神帝爷爷最疼爱的天孙女。”梨若提高了音量,显然来者不善。

    崽崽眨巴着眼睛,“梨若姐姐,你是不是嗓子不舒服?或者耳朵不好用?临殊仙官儿说过,很多耳朵生病的人,说话声音就很大,怕别人听不到的……”

    “你!”梨若显然气到了。

    她真是没想到,这个崽崽不仅会邀功夺宠,还伶牙俐齿。

    自打崽崽来到神宫,神帝爷爷天天都说奉晚上神养了个好女儿。要知道,神帝爷爷一向不喜欢小孩子的,更是吝啬夸奖。

    一想到她努力表现都难得一句夸奖,而这个崽崽一来,就让神帝爷爷赞不绝口,梨若心里就是不舒服。

    战神的女儿,难道比天孙女还尊贵吗?

    神界的人听奉晚有了女儿,天天说,日日谈。还有那么多人,上门巴结这个崽崽,明明原来那些关注,都在她梨若身上的。

    “崽崽是吧?敢接受我的挑战吗?”梨若气势汹汹的问道。

    崽崽没太懂那个什么挑战,“挑战,是指有架打吗?”

    “呃,差不多……”梨若一愣。

    “好,那我接受你的挑战!”

    梨若挑眉,倒是意外于崽崽的爽快。

    而崽崽想的是,送上门的架,白打不打,不同意就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