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8章 消息实锤了
    玉笙晚已经捧着肚子,在原元宸宫的寝宫,现在的废墟上笑了好久。

    临殊都担心,再这样笑下去,他的嘴会不会再也合不上。

    奉晚脸色沉的都能滴出墨一样,他真心觉得养娃需要极大的勇气,他打有了记忆开始,就没这么生过气。

    崽崽则委屈巴巴背对众人站在墙角,小脑袋一晃一晃,看着格外可怜乖巧。

    殊不知,小丫头正噘着嘴,吹自己头上的几缕刘海儿玩呢。心里还不断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拆的彻底一点,偏偏留了这么一面墙,让爹爹有机会罚她站墙角。

    玉笙晚笑的都收不住,看奉晚就要暴走才极力收住,憋的好是辛苦。

    奉晚看了他一眼,“笑,继续笑啊。脸都被挠成了这样,还有脸笑?”

    玉笙晚笑容戛然而止,心有余悸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叹气道,“玖七这个疯婆娘,可怕的很。要不让她挠我几下出了气,估计我都没命回来了。”

    崽崽转过头,看了眼玉笙晚,噗嗤笑出声来,“娘亲,你好像一只破了相的花猫啊!”

    花猫,还是破了相的花猫……

    玉笙晚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赶忙变出一面铜镜左照照右照照,“哎呀呀!也不知道那婆娘挠的会不会留疤,我可怜的帅脸啊!”

    “娘亲,你也没爹爹帅啊。”某个蛋添油加醋道。

    玉笙晚脸一黑,“去去去,面壁思过去!”

    崽崽瑟缩一下脖子,转过头继续吹刘海儿去了。

    奉晚很是自然随手拎起一块大石头,扔向玉笙晚,“让你说蛋崽儿了吗?蛋崽儿只能听本尊的话!”

    玉笙晚险险躲开,“那你还说让她只能亲你呢,她不也没照做?说到底,还是你这个当爹的,魅力不行。”

    临殊叹气,已经猜到玉笙晚说出这句话后,接下来又是怎样鸡飞蛋打的结局。

    作为一个见惯了大场面的仙官儿,他一点也不惊奇。

    可是预想中的鸡飞蛋打并没有发生,因为来了个人。

    “神帝陛下!”临殊立刻拘礼,完美的体现了一位神仙该有的样子。

    反观玉笙晚和奉晚,却是惨不忍睹。

    奉晚的思雪剑已经半空中嗡鸣,正准备揍玉笙晚。

    而玉笙晚破口大骂的架势都摆出了,听见神帝来了,强行忍了回去,一口唾沫差点呛到自己。

    神帝眉毛抽搐到差点抽筋,今日群仙论道,讲到了行兵打仗布阵之处,却意见不一。

    众仙嚷着要问战神,他只好都带到元宸宫来。可眼前这一片废墟的元宸宫,着实是惊到了他和众仙家。

    “咳咳!”神帝强行挤出抹笑,“真热闹哈……”

    奉晚收了思雪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满面温和的回应道,“神帝见怪了,本尊一向喜欢新鲜的风景,看腻了寝宫的样式正准备拆了重盖。这不,正和玉少主在探讨呢。”

    玉笙晚和临殊齐齐翻了个白眼,觉得奉晚这借口简直烂到家了。

    神帝笑容差点裂掉,心想,我信你个鬼,可面上却必须顺着说,“哈哈,司战上神真是好雅兴啊。”

    “哈哈,神帝谬赞啦!”

    “诶,谦虚了不是?”

    “真的只是一点小爱好罢了……”

    “这个爱好还挺特别的哈!”

    临殊和玉笙晚都看傻了,这忽如其来的互捧是怎么回事?

    神帝是真的不怕,今天一过,一帮仰慕神帝和奉晚的仙,回去都把寝宫拆了啊?

    “说起来,神帝陛下这兴师动众的,是有何事啊?”奉晚终于问了点正经事。

    “啊,今日群仙论道,众仙家对行兵布阵之事上,有些不一样的见解。这不,来问问你的意见。毕竟,战场上的事情,你奉晚说第二,六界都没人敢称第一啊。”

    神帝对奉晚的实力,还是很骄傲的。说到这里,底气十足。

    “原来如此,那不知,诸位是有哪里不解呢?”

    奉晚的声音温和,语气平缓。身着白衣,俊美傲然,端的一副谪仙上神的姿态。

    众仙都只觉奉晚真如传闻中那般,温煦谦和,举世无双。

    哪里会想到,这位上神刚刚还对玉笙晚恶言相向,剑拔弩张?

    一位小仙站出来,拘礼问道,“敢问上神,若是两军交战之时,我方将领被擒,将士受胁迫。是该举兵齐发以大局为重,还是该丢卒保车以维护神界威严呢?”

    奉晚挑眉,思索片刻道,“本尊认为,这事不会发生,下个问题……”

    的确,奉晚出现,必是将领之位。以他的实力,从开始打架到现在,真的没遇到过被人擒住的时候。

    临殊无语,上神您能再敷衍点吗?

    偏生那小仙感恩戴德道,“对啊,上神实力超群,这事真是担心多余嘛,多谢上神开解!”

    “……”临殊听着这奇葩的恭维,自闭了。

    又一小仙站出来,拘礼问道,“敢问上神,战前布阵,敌方灵力以阴阳为主,而我方不知晓敌方发兵的顺序,不知是阴气还是阳力。然布阵时,阴阳相克,难以同时布阵,该如何克服这一难题呢?”

    众仙家纷纷议论,一脸为难。

    的确,布阵之事本就诸多变数。阴阳相克,有一点出错,或是一点迟缓,都会溃不成军。

    奉晚打了个哈气道,“上不也上,退也不退,扭扭捏捏,才是狼狈。遇到这种难题的时候很简单,打就完了,你管他什么呢?打个架而已,哪来那么多讲究?不死,你就赢了。嗝儿了,你就输了呗。”

    “咳咳!”神帝实在听不下去了。

    虽说奉晚说的法子,都是他结合亲身经历而言。但要命的就是,不是哪个人都是奉晚,都能用这样的办法活下来。

    “啧,麻烦!”奉晚端正态度道,“布子母阵不就好了?子母阵为引诱阵法,通常小阵下面连接的是一个大阵。打碎小阵之时,就会触发大阵运行。只要以子母阵为形,分别加入阴阳之力,就可以了。下一个问题……”

    “对啊!若是敌方阳力为主,便直接母阵阴气制敌。若是阴气为主,打破母阵,触发子阵阳力,亦可制敌,妙哉!”

    奉晚一愣,喃喃道,“不就是一起布俩阵,大阵套小阵吗?有那么难?这批神仙谁教的?不会是学傻了吧?”

    又有一个小仙,拘礼上前,轻声问道,“上神,小仙有一疑问,不知当讲否?”

    “问就问,不问就不问,还当讲否?本尊要是不让你问,你憋不憋得慌?”奉晚挑眉问道。

    周围哄笑起来,就连神帝也是服了奉晚的这张嘴。

    小仙也笑了,“那小仙就问了,敢问上神,那位正在刨墙的小仙子是何人啊?”

    “刨墙?”

    奉晚一愣,猛地回头,正好看见崽崽把最后一片墙,成功拆掉了。小丫头舒了一口气,还安慰的给自己拿了一块流苏糖,吧唧吧唧吃起来。

    “蛋崽儿!谁让你把墙拆了的!?”奉晚吼道。

    崽崽小身子一颤,回过身来,蹭掉了脸上的一点墙灰,奶声奶气的一边吃一边说,“爹爹,你让崽崽面壁思过,那现在没有壁了,是不是崽崽就不用思那个过了?”

    奉晚无语,“爹爹是该夸你还挺有智慧的吗?”

    崽崽歪头一笑,萌化了众人的心,“爹爹你这么夸,崽崽怪害羞的,吧唧吧唧……”

    “爹爹?”提问题的小仙当场懵了。

    崽崽一听,不乐意了,小嘴噼里啪啦的开始说,“哼!那是我爹爹,又不是你爹爹,你为什么叫我爹爹爹爹?爹爹,你让那个叫爹爹的,别管你叫爹爹。爹爹就是爹爹,是崽崽一个人的爹爹!”

    奉晚被这一串“爹爹”都弄晕了,只是明白了这小丫头为什么生气,只得过去抱起来轻声安慰,“好好好,是你一个人的爹爹。”

    崽崽这才高兴,抱着奉晚的头“啵唧”亲了一口,顺带挑衅的看了一眼那个小仙,大有宣誓主权之意。

    “神帝陛下,这位是……”小仙不敢相信自己猜的,急于向神帝求一个真相。

    神帝看着崽崽,正心里嫌弃这小丫头宝贝奉晚的样子没出息,听有人问自己还吓了一跳,“哦,她啊,是司战上神的女儿,崽崽。”

    “司战上神有女儿了!?”

    众仙惊讶,纷纷议论起来。顿时,前阵子的闲言碎语实锤了,上神果然有了个女儿了。

    “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儿,本尊有个女儿,就这么吓人?”奉晚无奈的说道。

    临殊心想,您连个仙侣都没有。千万年孤家寡人,突然蹦出来个闺女,谁不八卦就奇了怪了。

    “崽崽不吓人的,是吧娘亲?”崽崽看向玉笙晚。

    玉笙晚和奉晚心道不妙,本来神宫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现在诸位仙家都在,要是再传下去,就真的洗不清了。

    玉笙晚本想装作听不见的蒙混过去,谁知道崽崽得不到答案,委屈的竟是要哭出来。

    “难道,崽崽真的很吓人吗?呜呜……”崽崽含着眼泪,在奉晚捂住自己嘴巴之前问道,还巴巴的看着玉笙晚。

    玉笙晚无助的看向临殊。

    临殊叹气道,“这么说吧玉少主,给你两条路。第一条路,应下相安无事,只不过可能会面临一些闲言碎语和上神的一顿打。”

    玉笙晚也可怜巴巴,“第二条呢?”

    “第二条路,崽崽一哭,上神心疼,和崽崽混合双打。”

    “崽崽你一点都不吓人嗷,乖啊!”玉笙晚选择的尤为迅速。

    “娘亲最好啦!”崽崽开心的想要亲亲娘亲,却发现自己被爹爹抱着,怎么也够不着。

    “你敢亲?”奉晚阴恻恻的说道。

    崽崽噘嘴,“爹爹小气鬼!”

    众仙家看着面前“和谐”的一家三口,凌乱了!

    唯有跟在神帝身边的一个小女孩儿,看向崽崽的眼神,渐渐被嫉妒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