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7章 又又又拆家
    临殊看着坐下品茶的三个魔,恨得牙根都痒痒。

    送走了一个泠予,又来了三个魔族,元宸宫的这点茶叶,是真的保不住了。

    般什拓看着临殊,“你家上神,还没起吗?”

    “上神昨日寝宫塌了,折腾了半天才修好如初,可能有些乏累了。”临殊想了想,猜到这位少尊主是为崽崽而来,“此时,崽崽应该在叫上神起床。”

    “是吗?”般什拓放下杯子,“去看看!”

    “诶?我们家崽崽,可是你想看就看的啊?”玉笙晚不知从哪里蹦出来,拦住去路。

    玖七看见了他,又想起了那天在神宫界门的事情,顿时祭出了蛇鞭,“让开!”

    “怎么又是你这个疯婆娘?”玉笙晚嗖的躲在临殊身后。

    “我家少尊主走到哪,我和伍三自然跟到哪。”玖七抬了抬蛇鞭,“不想死,就别挡路啊!”

    “嘿,我这暴脾气。”玉笙晚撸起袖子,叉着腰道,“这可是元宸宫,你们要看的崽崽可是叫我娘亲的!”

    “知道,你不就是奉晚藏的那个小娇妻嘛。”玖七不屑的说道。

    “你说谁呢?啊?胡说八道吗那不是!”玉笙晚一想到这个事情就气不打一出来。

    “神宫里可是传遍了,奴家劝你出门看着点,别一个不小心啊,就回不来了。”玖七冷嘲热讽道。

    “你蚌精自己挤珍珠啊你?”玉笙晚怒声道。

    “什,什么意思?”玖七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他在说你找死。”般什拓十分好心的给翻译了一下。

    “玉笙晚,老娘今天不撕了你这小白脸儿,老娘就不叫玖七!”玖七说罢就拎着蛇鞭冲过去。

    玉笙晚见状,吓得赶紧逃走,一边跑一边喊,“临殊,我要是没回来,就告诉奉晚,老子可是为了大义!!”

    “伍三,跟上去看看,别让她太过分。”般什拓说罢,走向奉晚的寝宫处。

    “是,少尊主!”伍三领命,转身一看,觉得任务艰巨。

    转眼这两个祖宗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怎么监督?

    般什拓觉得,自己从来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只不过,昨日那一闪而过的琅无族力量,让他不得不在意。

    六界相安无事,一派祥和,是无数人的尸骨换来的。

    若真的是琅无族,只怕这眼前的安宁,就要被打破了……

    走入寝宫,般什拓就看见崽崽像个狗皮膏药似的,死死贴在奉晚的身边。

    小丫头累的小脸红扑扑的,可就是怎么也搬不动榻上沉睡的奉晚。

    “爹爹,别睡啦!临殊仙官儿说,有人要抢元宸宫的茶叶啦!”崽崽一边推一边说。

    般什拓挑眉,怎么都觉得崽崽口中的那个抢茶叶的,听起来像是自己呢?

    “身为司战上神,这般没有戒备之心,可不是件好事。”般什拓走进来,顾自坐到一边。

    这动作熟练的,像是走进自己的寝宫了一样。

    奉晚懒懒的睁开眼,一把将崽崽拎起来,戒备的看向般什拓,“谁说的?本尊对你,一向戒备。”

    般什拓小小的年纪,却能叱咤魔界,令六界敬畏,自然是有他的能耐。

    可奉晚不管这些能耐,只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肯定是要来跟他抢崽崽的。

    戒备,那必须戒备啊!

    崽崽好奇的看向般什拓,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那天的好看小哥哥。

    “小哥哥,你好吖!”崽崽被奉晚用胳膊夹住,只能挣扎着摆摆自己的小手。

    “蛋崽儿,别跟他说话,你看他,可不像个好人。你忘了那天,他怎么说爹爹的了?”奉晚将崽崽放下,顺带敲了一下崽崽的脑袋瓜。

    崽崽捂住头,噘着嘴看向般什拓,“小哥哥长的跟爹爹一样好看,怎么会是坏人呢?”

    般什拓挑眉,认同的点点头。

    奉晚冷哼,“他有爹爹好看吗?”

    “没有,还是爹爹最好看。”崽崽讨好的说道。

    奉晚挑衅的看向般什拓,得意洋洋的,大有炫耀之意。

    般什拓无语,这么幼稚的大人,真的是传闻中的战神?

    崽崽走到般什拓跟前,“小哥哥,你真的是坏人吗?”

    般什拓淡定的从怀里掏出一块糖,“我有糖……”

    “你是好人!”崽崽开心的接过糖果,脆生生的说道。

    “大意了!”奉晚攥拳,看向般什拓的眼神更加不友好,“卑鄙……”

    “对付上神这样特殊的人,自然要用些特殊的手段。”般什拓承认的理所当然。

    他可没忘了,那天这位上神是怎么狡猾的,败坏他在崽崽心中的形象的。

    “切!小屁孩儿一个。”奉晚懒懒的倚在一边,“来本尊的元宸宫,有何贵干啊?”

    “看看崽崽。”般什拓说的是实话。

    “看够了?慢走不送!”奉晚不耐烦的说道。

    要不是顾及般什拓是魔族的少尊主,他早就思雪剑伺候了。

    般什拓一笑,起身道,“好啊!那,本尊就先走了。”

    奉晚挑眉,倒是很意外他的配合。

    般什拓忽的转身,看向崽崽,微微一笑,“崽崽,我这里还有糖,你要吃吗?”

    “好啊!”崽崽开心的过去接。

    般什拓却眉色一凛,杀意乍现,一记毒掌打向崽崽。

    动作之快,让奉晚都没来得及反应。

    要想试出身份,就要让崽崽体验生死边缘的可怕,这是最快的办法。

    “小哥哥?”崽崽疑惑的开口,不知道小哥哥为何会忽然有些凶巴巴的。

    那一掌,堪堪停在崽崽身前……

    般什拓心头一紧,看崽崽眼神纯粹,不知道为何就下不了手。

    万一,她不是,可能会因此受很严重的伤。

    一想到这里,一向狠绝的般什拓,竟然下不去手了。

    停在身前的手,微微一翻,一颗糖安静的出现在手心中。

    崽崽见到,开心的拿过糖,塞进嘴里。不同于娘亲给的流苏糖,小哥哥给的糖,很清凉却很香。

    “崽崽!”奉晚一个闪身拦在崽崽面前,怒视般什拓。

    魔族,果然不能掉以轻心。这群疯子,不知道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又会做出什么。

    崽崽还没意识到自己刚才,已经生死门前走一遭了。

    “小哥哥,娘亲说,神仙最讲究的就是礼尚往来。崽崽虽然不是神仙,但是想把好东西也分享给你。”

    崽崽说着,凑上前将一块流苏糖塞进了般什拓嘴巴里。

    般什拓一愣,听着一阵银铃声,感受口中的香甜,心竟不由控制的有些慌乱。

    “好吃吧?”崽崽笑嘻嘻的问道。

    “好,好吃……”般什拓愣愣的回答道。

    崽崽开心极了,“小哥哥,你真好看,崽崽很喜欢你哦!”

    脸上忽如其来的柔软,让般什拓脑子瞬间空了。

    崽崽歪着头,“崽崽很喜欢你,所以想亲亲你吖!”

    奉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崽崽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亲了这个臭小子!?

    “崽崽!”奉晚暴躁的怒吼道。

    般什拓觉得自己脸很热,脑子一片空白,已经顾不上自己为何而来的了。

    “本,本本,本尊,有点累了,先,先走了……”说罢,逃也似的跑出了寝宫。

    临殊见般什拓慌张跑出来,还差点绊倒,一张英俊的小脸红的不得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少尊主,您这是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好,好热……”般什拓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浑身都热的不行。

    “什么?”

    临殊没太听清楚,刚想继续问问,却听见寝宫里传出一阵怒吼。

    “把那臭小子给的糖吐了,立刻马上!”显然,这是某上神的暴躁吼。

    “不要,小哥哥给的糖好吃!爹爹小气鬼!”某个蛋不屈服的喊着。

    “还治不了你了!行,以后流苏糖断了!”某上神又开始威胁蛋了。

    “呜呜,爹爹欺负人,呜呜呜。”某蛋哭的伤心,但还不忘了吃嘴里的糖,“呜呜,吧唧吧唧,爹爹小气鬼,吧唧吧唧,呜呜……”

    “你哭吧,房顶掀了也没用,必须断!”

    “呜呜,掀就掀!”

    争吵声消失了,随之而来的就是轰隆一声巨响,还有卷起的满地灰尘。

    临殊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怎么也没明白这是发生了啥。

    唯一肯定的是,上神好不容易差人修好的寝宫,又又又塌了……

    般什拓也很意外,看着这瞬间七零八散的寝宫,终于确定崽崽就是琅无族本族了。

    这威力,谁要说不信,般什拓能打死他,让他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