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6章 拆家的蛋
    “第二百一十五题,遇到老爷爷孤身落入狼群,应该这么做?”临殊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尽量温柔的问着崽崽。

    崽崽打了个大哈欠,问了一下午了,简直是折磨蛋啊,“应该跑,快跑,嗖嗖的跑!”

    临殊看向自家上神,而奉晚已经愧疚的将脸都埋进被子里了。临殊无奈,狠狠地剜了一眼奉晚。

    崽崽很疑惑的看着临殊,不知道为何他会生气。

    “崽崽啊,我们要量力而为。要是能救人,当然要出手相助。若是无法做到,也要找爹爹或者娘亲来帮忙啊。”玉笙晚无奈的教着。

    崽崽眨眨眼,“可是之前救神帝爷爷的时候,爹爹说了,遇到这种事情,要跑啊。”

    玉笙晚和临殊齐齐看向奉晚,恨不得把他从被子里拽出来暴揍一顿。

    临殊轻咳,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第二百一十六题,有人颠倒是非,诬陷你,怎么办?”

    崽崽斟酌了片刻,想到不久前来到元宸宫的泠予姐姐。

    “爹爹说了,能打死的绝不打残。”说着说着还比划起来自己的小拳头。

    “唉!我问完了。”临殊已经没力气继续生气了。

    “……”玉笙晚都被气笑了,“我的小崽崽啊,就你这小胳膊小腿儿,能打过谁啊?”

    “相信她,她能打过不少人……”奉晚忽的开口,还有一丢丢骄傲。

    临殊怒瞪奉晚,“上神您还敢说?要不是问一下,真不知道,崽崽已经被您教成了这样。”

    奉晚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不已经意识到了吗?”

    玉笙晚还是不相信,“崽崽估计也就嘴上说说,她这么大点,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去伤人?你们不要过于担忧嘛。”

    “你不信她很厉害?”奉晚从被子里出来,“你不信可以试试。”

    “试试就试试!”玉笙晚走到崽崽面前,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糖,叼在嘴里,挑衅道,“娘亲抢了你的糖,打我啊!”

    崽崽无辜的眨巴着眼睛,不知从哪里又掏出一块,塞到嘴里,“为什么要打你啊娘亲?崽崽还有很多啊,你想吃,我可以分给你的。”

    玉笙晚一愣,忽的有些后悔给她那么多的好吃的了。

    奉晚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玉笙晚,“啧!你打本尊就好用了。”

    “真哒?”玉笙晚眼睛都放光了。

    奉晚后背一阵恶寒,祭出了思雪剑在一旁,温柔的说,“你自己控制好力度哦,不然思雪就该控制不住自己了。”

    威胁,明目张胆的威胁……

    玉笙晚只得可惜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好叭,我会轻轻打一下您老人家的。”

    说罢,举起自己的拳头,慎之又慎的轻轻挨了一下奉晚的肩膀。

    奉晚嫌弃的看了一眼玉笙晚,看他那有气无力的样子,以为崽崽那么好糊弄吗?

    看来,还得自己出马。

    “噗!”奉晚口吐鲜血,捂着自己肩膀,不可思议的看向玉笙晚道,“你居然真打啊!玉笙晚,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竟然对本尊下狠手,崽崽……”

    玉笙晚看着奉晚颤抖着手够着崽崽的样子,一阵惊愕。

    奉晚你不去当戏子真可惜了,这生死离别的模样,让玉笙晚自己都觉得下重手了。

    可他,明明连内力都没用上……

    “爹爹!”崽崽慌张的跑到奉晚跟前,“爹爹你怎么样?娘亲为什么要打你呀,呜呜……”

    奉晚见崽崽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心有一丝不忍,但开弓没有回头箭,虚弱的道,“爹爹,怕是不行了。”

    崽崽看向玉笙晚,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呜呜,娘亲,呜呜,爹爹要不行了,你为什么打他啊,呜呜……”

    玉笙晚心都要痛死了,暗骂奉晚无数次,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接下去,“打就打了,能怎么样?”

    临殊挑眉,看了眼奉晚,又看了眼玉笙晚,心想自家上神估计是怕玉少主被打的不够惨吧?

    “爹爹没事的,崽崽,千万别对他动手……”奉晚说罢,一头栽倒在榻上,看上去像要死了一样。

    位置精准,姿态优雅,恰好倒在榻上最软乎舒适的地方,闭眼等着崽崽的好戏开场。

    玉笙晚一阵无语,奉晚你能再心机点吗?

    “爹爹!”崽崽见奉晚没了反应,急得不得了,看向玉笙晚的眼神,没了往日的亲和,“娘亲你太过分了!”

    玉笙晚哆嗦了一下,看崽崽眼神里充满着怒火,莫名有些后脖颈发凉。

    他,是不是被奉晚坑了呢?

    但意识到这点的玉笙晚已经来不及后悔了,“要不,崽崽你轻轻动手,意思一下得了啊?”

    崽崽很生气,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爹爹,哪怕那人是她喜欢的娘亲。

    临殊看戏的表情,渐渐变的惊恐不安,因为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崽崽的变化。

    平日里的崽崽,嬉笑可爱,像个糯米团子般。可现在的崽崽,周身气场渐渐强大,似是有股神秘的力量正在从她身体里绽放一般,那股来自强者的威压,比起战场上的奉晚。

    有过之而无不及……

    玉笙晚也感受到了,本来他以为,不管是打败魔狼,还是界门拦下玖七蛇鞭,都是崽崽的运气,是她蛋里带出的一丝灵力所致。

    现在看来,这灵力,可不是一丝……

    “伤我爹爹者,不可饶恕!”崽崽双眼中闪着淡淡的紫色光晕。

    没人看到她怎么动的身形,但她头上的银铃钗,已经碰到了玉笙晚的喉咙。

    奉晚反应过来不妙,起身运起思雪剑,堪堪打散了那银铃钗的攻势。

    可就算是这样,还是划破了玉笙晚的脖子。

    玉笙晚连连倒退几步,捂住脖子道,“靠!奉晚,老子被你坑惨了。”

    这时候,保命的本事显得尤为重要。玉笙晚上窜下跳,被崽崽追着打。

    崽崽不需要怎么费力,站在原地挥掌而已,就将玉笙晚打的屁滚尿流。

    奉晚和临殊想拦也拦不住,只能看着崽崽三下两下的,就将寝宫拆的稀巴烂……

    “崽崽,爹爹没事!”奉晚冲上前,拉住崽崽的手,将她抱在怀里,摸着头发安抚。

    崽崽渐渐神志清醒,看着面前好好的爹爹,挠头问道,“爹爹你没事了吗?”

    “爹爹本来就没事,是和你娘亲闹着玩呢。”奉晚温柔的说道,生怕再吓到她。

    崽崽笑起来,“原来是闹着玩啊,哈哈!”

    玉笙晚心惊胆战的顺着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闹着玩呢?玉笙晚无语,再闹下去,命都要闹没了。

    “爹爹。”崽崽看着周围一片狼藉,瑟缩的搂紧了奉晚的脖子,“爹爹,咱们家是被雷劈了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玉笙晚很想告诉崽崽,其实屋子是被你劈了……

    “对对对,被雷劈了。天雷不长眼,改天爹爹找神帝老头儿要赔偿啊。”奉晚温柔的说着不要脸的话,转而看向心有余悸的玉笙晚,“这下你可信了?”

    “信了,信了,以后我可再也不敢这么玩了。”

    “看来,神帝陛下又要破费了。”临殊看了眼周围的狼狈,无奈叹气道,“上神确实该好好教导崽崽了,若是怕教不好,可以给崽崽找个师父。”

    “听听,好的教导是多么重要?”奉晚笑着说道,一边还喂给崽崽一颗糖,“玉笙晚,崽崽能力出众,天赋异禀。以后像将军们讲的那些故事,少听为好,你说是吧?”

    “是是是,我觉得也很有必要。”玉笙晚不敢说不,再来一下他可受不了。

    “所以,崽崽的睡前故事,以后交给你了……”奉晚说道。

    玉笙晚看着奉晚,“你不会就是为了这个,来这么一出的吧?”

    奉晚笑的温煦,“你猜……”

    玉笙晚差点气到背过气了,“奉晚,你大……”

    “嗯?”奉晚眯起眼笑着,思雪剑浮在半空,持续威胁。

    “耶!”奉晚心里苦哀哀,面上只能傻呆呆。

    这场闹剧,堪堪收场。

    可崽崽的一怒,惊到了很多在神宫里的人。

    玖七心有余悸,“少尊主,那股力量。”

    般什拓坐在窗边,看着元宸宫的方向眯起眼,“竟然是琅无族,神界到底还有多少惊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