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5章 养娃导师玉笙晚
    “诶诶诶,你看!就是这位少主和奉晚上神……”

    “啊?就是他啊!”

    “长的还挺好看的,竟然勾引上神,真是……”

    “可怜我那玉树临风的奉晚上神,可怜我付出的神界青春……”

    “这个玉少主,真是太过分了。”

    “对,真是我们的敌人!”

    仙娥们三两成群,指指点点的议论道。

    看着某位少主的眼神都要喷火,这大概是她们这些爱慕奉晚的人,最同仇敌忾的一次。

    而元宸宫内,崽崽正无忧无虑的啃着流苏糖,一手还抓着鸡腿。

    这劳什子神界哪哪都好,就是神仙们太不懂得享受。放着山珍海味不吃,都要辟谷。

    可崽崽受不了啊……

    某个蛋狠狠地咬了一口鸡腿,咕囔着嘴说道,“真香!果然这世间,唯有爹爹和美食不可辜负。”

    “嘭!”

    大门被一脚踹开,吓得崽崽差点把鸡腿都掉在地上。

    玉笙晚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走进来,蓝色外袍狠狠往地上一甩,冲到奉晚面前。

    “都是你啊都是你,现在外面都传疯了。说什么,我是你以兄弟之名藏着的小娇妻。神他娘的小娇妻,我呸!”

    玉笙晚今天这一路走,一路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的,受了一肚子气。

    要不是蓬莱他亲爹的教诲还在耳边,掀了神宫也不是没可能的。

    “我不管啊,这事情都因为你。你得给我摆平,不然……”玉笙晚指着奉晚,寻思了半天来了句,“不然,我就不再给崽崽流苏糖了,断糖!”

    一旁的崽崽闻言,嘴里的鸡腿瞬间不香了。

    她委屈巴巴的走到玉笙晚身边,小手拽了一下玉笙晚的衣角,含着泪道,“娘亲,不能伤及无辜蛋呐!”

    玉笙晚看着崽崽的眼睛,实在不忍心,揉了揉崽崽的发髻小声说道,“放心啊,娘亲吓唬你爹爹呢!怎么,也不会不给你糖吃的,乖啊,出去找临殊仙官儿玩一会儿去。”

    “嘻嘻!娘亲真好,那崽崽要这么多。”崽崽心花怒放,比划着双臂,尽力画一个能力范围内最大的圈圈。

    “好好好,都依你啊,去吧!”玉笙晚好笑的捏了捏崽崽的脸蛋。

    崽崽倔哒倔哒的跑了出去,而后,玉笙晚就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沉了脸色。

    玉笙晚见奉晚坐在窗边,瞧着外面,漫不经心,与世无关,自在悠闲,可恨可气,简直可恶至极……

    “我跟你说啊,我可要给崽崽断糖了嗷,你听了没有啊?”

    玉笙晚扯着大嗓门,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

    “哦……”奉晚漫不经心的回答道,眼神依旧呆呆地看着外面。

    “哦?”玉笙晚愣了一下,觉得今天的奉晚可有些不对劲啊。

    要是像往常,这脾气耐心哪哪不好的主,早就暴跳起来用思雪剑赶他出去了。

    “怎么?回神宫后,菜水土不服,你也水土不服了啊?”玉笙晚戳了他一下,发现他都没反应,心惊道,“奉晚,你别吓唬我啊!”

    “玉笙晚,你说本尊是不是错了?”奉晚忽然说着,一双如墨的眼睛里,有着些许哀伤。

    玉笙晚吓得不轻,这平时没理也辩三分的人,现在说自己有错了?而且这个人还是奉晚。

    这简直比神帝穿着广袖裙,上朝时候脑抽跳艳舞还扯淡!

    “我做梦呢吧?等我一下啊,我去掐一下临殊的脸,看看是不是在做梦。”玉笙晚慌忙说着。

    “啧!听本尊说!”奉晚淡淡的说着。

    玉笙晚见状,吓得搬了椅子规规矩矩坐好,动手迅速不敢耽搁,“您老吩咐,我听着,绝对一字不落!!!”

    这不是因为他良心发现,而是因为某位上神已经亮出思雪剑了。

    听话与被劈,这不是个选择,没有选择,必须听!

    奉晚收了思雪,托起下巴,看着外面和临殊玩耍的崽崽,眼中的柔色,简直能溺死人。

    “崽崽就像是一张白纸,你画个圆,她就是个圆。你画个方,她就是方。可是本尊这元宸宫,尽是刀叉剑戟。这张白纸,以后不会也是刀枪棍棒吧?”奉晚喃喃的说着。

    “哈?你要教崽崽法术武功吗?正好,最近南极帝君正在收徒弟,可以带崽崽见他试试。”玉笙晚说着,却遭到了奉晚带着杀气的一瞪。

    “你没明白本尊的意思。”奉晚有些鄙夷的看着玉笙晚,“真是,愚钝。”

    “……”

    你大爷的……

    玉笙晚心中气愤极了,可他打不过这位上神,只能憋着。他觉得,与奉晚交朋友,若是没有个装下四海八荒的肚量,会小命不保,没几天就被气死。

    “泠予说,崽崽那样,都是因为大人没教好。”奉晚是真的犯愁了。

    玉笙晚翻了个白眼,“哎哟,司战大上神哟!您老什么时候,在意别人说什么了?再说了,那根本就是她在做戏,崽崽又没真对她做什么。”

    “啧!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啊,元宸宫都是将军,平日里尽是打打杀杀的事情。就连给崽崽讲个睡前故事,都是披荆斩棘大战蛇妖什么的。”奉晚皱紧了眉,怎么想怎么担心,“你说她个女孩子,身上本来就有那不清不楚的力量,以后若是成了个混世魔王,可还了得?”

    玉笙晚一愣,看奉晚认真苦想的样子,忽的温暖一笑,“你居然还真的在细心为崽崽思量?哈哈,奉晚真心为别人着想,这可真是破天荒。看来,你是真的很想教好崽崽啊。”

    “谁让这个蛋,偏生认我当了爹呢?”奉晚嘴上埋怨着,但那抹宠溺的笑,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还真是,这大概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了。”

    玉笙晚本来觉得,奉晚只不过觉得崽崽可爱,心底喜欢。今日见了他的忧愁,才发现,面前这个活了这么久只会喊打喊杀的人,是真的很努力的,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爹。

    “是啊,缘分。”奉晚以前从不相信缘分,觉得那简直比相信司命的话本还虚无缥缈。

    可崽崽就在面前,千军万马中就砸中了他的头,思雪剑落下,就认了他做爹。

    可能她是哪个鸟族私生的蛋,被抛弃了。可能,她是因为蛋里贪玩找不到回家的路。

    阴差阳错,第一眼看见了他,成了他的女儿。

    那他,必要称职才行。司战上神这辈子,没败过。养女儿,也不允许失败。

    “说起来,你身边的临殊,以前可是带过神界二殿下的仙官儿,养孩子他就有经验啊。”玉笙晚说着。

    奉晚一愣,恍然大悟道,“是啊!这么些年待在本尊身边种菜,我都给忘了他原来干什么的了。”

    “……”玉笙晚简直无语,“不过,崽崽真有你担心的那么严重吗?我觉得她性格很好啊,那么可爱。你是不是担忧多余了啊?”

    “不!已经很危险了。不信,我把她带进来,你看。”

    奉晚说着,起身直接从窗户冲了出去抓崽崽。

    玉笙晚看傻了,无语道,“有个像奉晚这么不拘一格的爹,崽崽确实挺难正常。”

    不对啊……

    他不是来元宸宫兴师问罪的吗?怎么变成了养娃导师了?

    “奉晚,你可真狡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