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4章 自导自演了一场寂寞
    “小仙只是得知上神回来,想要前来叙旧罢了。小仙只是仰慕上神的威名,却从未想过要怎样,更不会伤到崽崽,可是崽崽她……”

    泠予哭的伤心,一双美目含泪未滴,看着好是可怜。

    “小仙真的没想到,作为战神之女,崽崽竟会随意出手伤人。可能她误会了小仙,小仙绝不会威胁到她娘亲的地位啊。”

    泠予说着说着,放下捂着脸的手。

    崽崽瞪大眼睛,看着上面鲜红的掌印,微微渗着血迹,半张脸都有些肿起,很是吓人。

    临殊都微微惊讶,“仙子伤的有些重啊,还是先去找药王看看吧!这茶,要不改天再喝?”

    临殊眯眼笑着,心里却想终于省下了这点茶叶。他还没舍得喝呢,都让这个仙子咕咚没了。

    崽崽则是看了看自己小手,握了握又松开。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碰都没碰到,就有这么大威力。

    “泠予姐姐,谢谢你吖!”崽崽忽的笑起来,头上的银铃清脆作响,好是可爱,“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现在竟然这么厉害了,可以虚空伤人于无形。爹爹,我是不是很棒啊?以后,崽崽一定可以成为比爹爹还厉害的人,也能斩妖除魔,嘿哈!”

    看着崽崽在那费力比划着小拳头,一脸骄傲的仰着小下巴。奉晚的脸色沉了沉,周身气场有些危险起来。

    泠予见奉晚有些生气了,心里很是得意的看了一眼崽崽,又道,“上神,你也不要过于生气,泠予的伤是小,气坏了您的身子就得不偿失了。泠予没事的,崽崽就是太小了,您莫要责怪啊。”

    说罢,还抹了几滴眼泪,楚楚可怜,尽是妥协委屈的样子。

    奉晚的脸色更黑了……

    玉笙晚见状,伸个懒腰问着崽崽,“你打她了?她那么丑,你怎么下得去的手?”

    “……”泠予捏紧拳头,险些被这话气的吐血。

    崽崽亮着大眼睛,束起个大拇指道,“果然,泠予姐姐才是丑的。她自己还不相信,还说爹爹和我丑呢,我爹爹明明是六界九天最好看的……”

    “小没良心的,白吃我蓬莱的流苏糖了。你爹爹最好看,那我呢?”玉笙晚好笑的伸手刮了一下崽崽的小鼻子。

    泠予见玉笙晚处处都无视她,可奉晚沉着脸,赶紧添油加醋道,“上神,泠予想来找您叙旧是好意,可是好像办了坏事,倒是惹了小殿下不开心,泠予还是走吧!”

    说着要走,可她却哭的更是伤心。梨花带雨,眼泪不要钱似的噼里啪啦往下掉。

    “啧!”奉晚伸出小拇指扣扣耳朵,不耐烦的说道,“哭哭哭哭哭,真吵死老子了!”

    泠予哭的正来劲儿,听了奉晚的话,整个人愣住了。

    奉晚一把提起崽崽的后脖领,将她抱在怀里,顺带剜了一眼玉笙晚。

    “小气鬼……”玉笙晚撇嘴。

    “爹爹!我现在是不是很厉害?以后,就让崽崽来保护爹爹就好啦!崽崽也要打架,打很多的架!”崽崽得意洋洋的说着。

    奉晚脸色更坏了,板着脸轻轻拍了一下崽崽的脑门,呵斥道,“胡闹!”

    泠予见状,暗自得意的一笑,转而又柔弱的起身道,“上神,孩子还小,您别吓到了。说到底,孩子犯错,回头让她娘亲好好教导便是,定是平时过于疏忽了,其实崽崽也很可爱的。”

    她很懂得以退为进,知道自己柔柔弱弱的样子最让人心疼。一番话,既表达自己的大方,又暗自讽刺崽崽那个娘和崽崽,都是不懂事的,给上神丢了脸。

    泠予很满意,觉得这次来的很值。正要进一步添油加醋,却听奉晚冰冷的声音响起。

    “本尊,让你说话了吗?”奉晚皱眉看向泠予,温润的脸此刻像是含着寒冰一般慎人。

    “上神?小仙……”泠予有些慌乱,没想到奉晚会是这个反应。

    “本尊好像不记得,你是哪位。”奉晚微微一笑,样子温润,却让人不寒而栗,“本尊和你很熟吗?需要你来叙旧吗?让你喝那么多茶了吗?让你多嘴多舌惹本尊的崽崽不痛快了吗?”

    “……”泠予瞪着眼,从未见过这样的奉晚,不由心生畏惧。

    “崽崽,记住爹爹的话。”奉晚看向怀中的奶娃娃,温柔的说道,“打人这是个体力活,要么不打,要么,最好往死里打。半死不活,就会像今天这样,平白给自己找很多不快,这便是心慈手软的代价。”

    “好的,崽崽知道啦!”崽崽开心极了,抱着奉晚的头就亲了一下他的脸蛋。

    泠予呼吸一窒,看奉晚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有些发懵。

    “莫说今天崽崽有没有动手打你,就算是打了,你也得受着。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是我奉晚的女儿!今天,就算挨打的是神帝老头儿,也是这番话。懂?”

    泠予吓得险些跪下,奉晚周身的气压,让人喘不过气。她这才明白的感受到……

    眼前这位白衣男子,不似面上这般温润如玉。他是战神,是手握思雪战尽六界的奉晚。

    “上神,可泠予仰慕您的心,是真的啊!”泠予捏紧碧衣裙角,看着奉晚的眼神悲痛万分,“那个白衣女子,就真的那么好吗?让你这般信任,这般爱护和她的孩子?”

    “白衣女子?”奉晚微微一愣。

    “就是崽崽的娘!”泠予含着泪,不懂奉晚为何还要装傻。“我从来也没有想要威胁到崽崽娘亲的地位,上神,泠予心里都是你啊。”

    崽崽撇嘴,“你心里都是我爹爹,那为什么还要说我爹爹丑?为什么还要说我爹爹和我娘亲没教好我?崽崽最讨厌别人说爹爹坏话了,哼!”

    泠予脸色一僵,悔不该当初口不择言。本想着让奉晚厌弃孩子,她就有机会了。谁知,这崽崽竟然这般重要,真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本尊丑?”奉晚沉着脸,“还教不好孩子?”

    “……”泠予欲哭无泪。

    “你的确是教不好崽崽,是吧,临殊?”玉笙晚笑着,怎么会放过这个嘲笑奉晚的机会呢?

    “笑?她可是说了,是爹和娘,都没教好。”奉晚讽刺道。

    崽崽还使劲儿点头,“是的,娘亲。”

    “瞎说!娘亲不比你爹爹好的多的多?是吧,临殊?”玉笙晚调笑道。

    临殊无语,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真心不想和他们掺和这个话题,不然会显得自己格外不正常。

    泠予愣着神,听崽崽话里的意思,怎么玉笙晚才是娘亲?

    临殊瞧出了泠予的疑惑,嘲讽道,“看来,仙子是听信了神宫最近的闲言碎语啊。崽崽本没有娘亲,认下的娘亲,就是这位蓬莱少主,玉笙晚。可笑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来自导自演这么一出戏,真真是为难仙子了。”

    泠予脸色一白,不可思议的指着玉笙晚说道,“他他,他他他就是崽崽的娘!?”

    “嘿嘿!在下不才,正是。怎么,还不信啊?”玉笙晚吊儿郎当的说着,觉得今天还真是有趣。

    泠予不知是喜是悲,心头乱的很,只得慌慌张张的离开了元宸宫。

    “临殊,你说什么闲言碎语?”玉笙晚有些好奇的问道。

    临殊就把最近,神宫中传言的各个版本都讲了一遍。

    什么深情一吻,什么前世今生的爱人。说的好个惊天地泣鬼神,旷世奇缘的感觉。

    “十有八九,那传言中的白衣女子,是玉少主啊。”临殊笑道。

    奉晚挑眉,和玉笙晚对视。

    两人对视片刻,齐齐的“呕”了起来……

    崽崽看着他们的样子,摇头叹气道,“唉,还是那么愚蠢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