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3章 请你喝茶
    北荒之中,一群将领瑟瑟发抖,冒着北荒的大风大雨,慌忙寻找一处可以避风的洞穴。

    元宸宫,真是个奇妙的存在,就像是奉晚的随身灵囊一样。

    当初奉晚像救世主一样的来到他们面前,将九重天上的元宸宫定在了北荒,镇压魔人。

    现在上神走了,元宸宫也带走了。只是可怜他们这些将士,早已把元宸宫当成家。现在,成了流浪的可怜孩儿了。

    “他奶奶的,北荒这个倒霉天气。看来一会儿肯定要落天雷,大家动作快点,一会儿别被雷劈糊了!”一个将军看着天说道。

    话音刚落,一道劈雷闪电落在北荒之上,炸的飞沙走石,好不壮观。

    一众将士吓得抱头乱窜,再次上演了真实的“兵慌马乱”。

    “靠!丢脸丢到姥姥家!!”将军们一边抱着头,一边哀嚎道。

    相比于北荒的慌乱,九重天上的元宸宫,此刻显得无比安宁惬意。

    只是……

    临殊看着眼前的泠予仙子,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又喝没了一壶茶。心里十分佩服这位有着海量的仙子,寻思她没事不待在瑶池,就往元宸宫跑干嘛?

    泠予仙子整理一下衣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问道,“临殊仙官儿,奉晚上神他……”

    “哦!我家上神还在照料菜园子呢!真是不巧,元宸宫刚刚搬回神界,那些菜可能有些水土不服。我家上神悉心照料,一时抽不开身,怠慢了仙子。不如,泠予仙子改日再来也是好的。”

    临殊心想自己这个借口找的真是好,不过这也确实是事实。自家上神闷在菜园子里一整天了,连崽崽都顾不上,也不知道崽崽又去哪玩了……

    临殊觉得这逐客令已经很明显了,可惜他还是低估了自家上神的魅力。

    泠予仙子就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保持着温雅的笑容,“没事的,小仙不急。上神刚回神界不久,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还劳烦临殊仙官儿再给小仙沏一壶茶吧,小仙再等一会儿,不急,真的不急……”

    她今天势必要等到奉晚出现,一壶又一壶的茶,她都喝了,不急这一时。只是过了今天,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喝茶了。

    临殊嘴角抽搐,拿着空掉的茶壶尬笑离开。

    看着一盅上好的茶叶,就剩下那么薄薄一层,临殊不由心疼。

    “不急?你不急,我急啊!”临殊一边沏茶一边抱怨着,“再喝下去,茶叶都要给我喝没了。我们元宸宫的茶叶就这么好喝吗?看着像模像样的一个仙子,怎么就爱蹭茶呢?神宫这么大,难道很缺茶吗?”

    苦等的泠予要是听见了临殊的话,估计会被气的背过气去。

    她端着茶杯,瞧见杯中自己的倒影,满意的一笑。

    她长的温柔淑雅,一身碧衣恬静淡雅,端的是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模样。

    在这神宫之中,她也不觉逊色他人。

    只是在这六界九天中,也没有一处不知奉晚的威名,爱慕者自然不少。

    光是这神宫之中,仰慕奉晚的女子,就已经是不计其数。

    泠予一直都觉得,以自己的才情,自己的相貌,迟早有一天可以打动奉晚的心。

    若不是最近神宫中流言四起,都说奉晚爱上了一位白衣女子。她也不必这样焦急的来此苦等,甚至还让临殊仙官儿,嘲讽说她不如那么几棵菜。

    泠予要是知道,北荒的魔人就是因为踩了那么几棵菜就被思雪剑追杀,估计就不会觉得临殊是在挖苦她了。

    忽的,一阵悦耳的银铃声传入泠予耳中。

    她好奇的张望着,毕竟像元宸宫这样温煦安宁的地方,这样的银铃声显得格外俏皮,格格不入。

    泠予看着看着,就见一个白衣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进了元宸宫。

    那银铃声,就是从她头上的银铃钗传来的。小丫头长的好看极了,忽闪如墨的大眼睛,俏挺可爱的小鼻子,一张樱桃小嘴,看着可爱动人。

    只不过,这元宸宫,怎么会出现一个小孩子呢?

    崽崽也瞧见了泠予,心里也有着一样的疑问。

    元宸宫,什么时候出了一个漂亮姐姐了?

    “小姑娘,你过来。”泠予柔声呼唤着,招手让崽崽过来。

    崽崽很是配合的走过去,“漂亮姐姐,你是在叫我吗?”

    泠予掩唇轻笑,“小姑娘可真会说话,模样也可爱。你叫什么名字啊?”

    她掌管瑶池以来,一贯以温柔淑雅示人。她也知道,怎么说话更符合身份,更会让人喜欢她。

    “我叫蛋崽儿,是我爹爹起的名字。不过,我娘亲他们都喜欢叫我崽崽。漂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崽崽甜甜的笑着,歪头问道。

    “呃,崽崽。我是掌管瑶池的泠予仙子,你叫我泠予姐姐就好了。”泠予笑着,继续问道,“崽崽这么可爱,爹爹一定是元宸宫里威武的将军吧?”

    心里却是在想,这孩子父母大概是个粗人。蛋崽儿?这什么破名字?真是粗鄙。

    “不是哦,崽崽的爹爹不是将军。”崽崽回答着。

    “那,难道是临殊仙官儿?”泠予有些意外,这元宸宫除了将军们,不就剩下临殊了?

    “不是临殊仙官儿,但临殊仙官儿听我爹爹的话,我爹爹也很喜欢他的。”

    “哈哈!”泠予不由好笑,“崽崽你可真逗,临殊仙官儿可是只听奉晚上神的话。难道你爹爹,比奉晚上神还尊贵?”

    泠予笑话崽崽天真可爱,说的话真是有趣。转而,却听见。

    “不比着尊贵啊……”崽崽说着。

    泠予想着,那是当然比不上奉晚了。

    “因为我爹爹就是奉晚吖!”崽崽甜甜的说道。

    泠予笑容一僵,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劈了,满脑子都是。

    “我爹爹是奉晚吖!”

    “爹爹是奉晚吖!”

    “是奉晚吖!”

    “奉晚吖!”

    “晚吖!”

    “吖!”

    泠予不失礼貌的笑,裂了,脸,都发青了……

    崽崽奇怪的看着泠予,觉得这个漂亮姐姐有点奇怪。怎么说着说着,脸色就变了?

    “泠予姐姐,你怎么了?是中毒了吗?我怎么觉得你的脸有点发青,有点变丑了吖!”

    泠予的脑子炸了,一向端庄的样子都顾不得。

    神宫里的传言,都是真的。奉晚真的属心于一个白衣女子,不光这样,居然还有了这么大个孩子了!?

    想到这里,泠予气的要发狂,没有理智的怒声道,“说什么呢?你家大人都是怎么教你的?你娘没教过你懂礼貌吗?我丑?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崽崽缩了一下脖子,觉得泠予忽然有些吓人。但,她是不允许有任何人说她爹爹的不好的。

    “你胡说!我才不丑,我爹爹也不丑,我爹爹是四海八荒最好看的爹爹!我娘亲,也是最好的娘亲!泠予姐姐说我爹爹坏话,崽崽不喜欢你了,哼!”

    崽崽生气了,可是想到自己出手打人,可能会让爹爹不开心。一时间,气的不知如何是好,直跺脚脚。

    泠予听她说娘亲,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奉晚,就这么成了别的女人的,气的眼睛都发直。

    “上神,我是真的因为心疼咱们的茶叶啊……”

    忽的,泠予听见了临殊的声音。

    她微微撇过头,见转弯处赶来的,正是临殊和奉晚,还有一位应该就是奉晚的好友,蓬莱少主玉笙晚。

    看见了奉晚的英俊潇洒,泠予更是心痛,转过头来看崽崽的眼神,像是要冒了火一般。

    崽崽见她瞪着眼睛一眨也不眨,有些担心的问道,“泠予姐姐,你怎么不会眨眼睛了呢?是生病了吗?”

    说着说着,还踮起脚,举着白嫩的小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泠予压抑好心头的怒火,看着眼前的崽崽,忽的勾起一笑,“对不起了,崽崽。要怪,就怪你不是我和奉晚的孩子!”

    “嗯?”崽崽有些没听清。

    只是,面前的泠予姐姐,忽的捂住自己的脸。像变戏法一样的,眼中瞬间挤满了泪水,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倒在地上。

    “哎呀!崽崽你为什么要打我?我真的不是有意在这里碍你的眼的!”

    奉晚、临殊和玉笙晚赶到,就看见了这么一出。

    崽崽有些懵,看着泠予声泪俱下。口口声声,都是些某须有的话。只是看着,好是可怜,真的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

    所以?

    崽崽看着泠予一身碧衣,忽的想到了一种好喝的东西,名字好像叫做,绿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