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2章 关于亲亲
    奉晚抱着崽崽,缓步走出神帝的寝殿。

    崽崽手中拿着一块圆形的玉佩,摆弄来摆弄去,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爹爹,你说神帝爷爷为什么要给我一个不能吃的东西呢?”

    在崽崽的世界里,不能吃不好看的东西,通通是没有什么吸引力的。

    临殊听了一阵无语,“崽崽,这可是神帝陛下的伴生龙形玉佩。关键时刻,可以无令调动神界势力,保命的宝贝啊。”

    崽崽听不懂那奇奇怪怪的意思,“不还是不能吃吗?”

    “……”临殊扶额。

    奉晚看着那玉佩,陷入了沉思。神帝此番的确是奇怪的很,不惩罚玉笙晚,也不探究其他。只是给了崽崽这么个伴生龙玉,就结束了?

    “老头儿不作妖,事情有古怪。”奉晚喃喃着。

    尤其是想起出来时,神帝看着崽崽那热切的眼神。奉晚危险的眯起眼,一双凤眸充满着警惕。

    不会是要和他抢崽崽吧?

    “要我说就别想那么多了!神帝不责怪,已是万幸。这不还多亏了我们的崽崽了?”玉笙晚一把抱过崽崽,“崽崽居然是神帝陛下的救命恩人啊,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啦!”

    “娘亲,救命恩人是什么?是很厉害的人吗?”崽崽眨巴眼睛问道。

    “嗯,可以这么说吧。”玉笙晚哭笑不得,“崽崽,以后可莫在叫我娘亲了。娘亲,是女的。我,是男的!”

    “不能叫娘亲吗娘亲?”崽崽皱着眉头,“那该叫娘亲什么呢?”

    “就,叫我玉叔叔吧!”玉笙晚笑着。

    崽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好吧,娘亲,以后就叫你玉叔叔娘亲了。可,娘亲,这名字好长啊。崽崽记不住了怎么办?”

    玉笙晚叹气,算是放弃纠正这小丫头的称呼了。

    “娘亲,崽崽是惹你不开心了吗?”崽崽见玉笙晚叹气,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情。

    玉笙晚见状,觉得自己真是丧心病狂,为难一个这么大点的娃娃。

    爱叫什么叫什么呗,反正他这辈子也不想找什么仙侣,无所谓点事情。

    想通了的玉笙晚,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看着怀里的崽崽还是委屈,心都要化了,“崽崽就叫娘亲吧,崽崽最乖了!来,给娘亲亲一个!”

    说罢,嘟着嘴就要亲亲崽崽的小脸蛋儿。

    玉笙晚皱眉,只觉得唇接触到了一个满是茧子的皮肤上。他脑子里刚奇怪,崽崽看着软萌,怎么这皮肤有些粗糙呢?

    只不过未等更深一步的思索,他就感觉怀里一空,整张脸被捏住,狠狠的被扔了出去,摔得他龇牙咧嘴。

    “咳咳咳!奉晚你疯了啊!要不是我有仙障护体,就归西啦啊!”玉笙晚拍拍屁股跳起来。

    奉晚一手稳稳的抱着崽崽,一手捏住了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思雪剑。

    白衣男子笑颜如花,话语却含着刀子般,“想亲蛋崽儿?没问题啊!你只要先亲亲本尊的思雪剑,本尊就答应。”

    玉笙晚觉得寒气从脚底板升到了头顶。

    乖乖啊!亲思雪剑?那还不得整个人从被从中劈开啊?

    崽崽看奉晚拿出思雪剑,开心的直拍手手,“爹爹好威武!”

    玉笙晚欲哭无泪,崽崽啊,你爹爹的威武,是为了要你娘亲我的命啊。

    “下不为例。”奉晚还是不想破坏自己在崽崽心里的温柔爹爹形象的,就饶过了玉笙晚。

    “啵唧!”忽的,响亮的一声亲亲响起。

    奉晚身子一颤,愣愣的看着崽崽。

    “娘亲喜欢崽崽,就要亲崽崽。那崽崽最喜欢爹爹,所以要亲爹爹!”崽崽分析的头头是道,晃着小脑袋,伴随着银铃的脆响。

    奉晚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有生以来,大概是第一次这样与人亲近,有些许的不适应,和一点,激动……

    崽崽见爹爹没有生气,露着小白牙笑的开心。凑过自己粉嘟嘟的小脸蛋儿,笑吟吟的说道,“爹爹喜欢崽崽吗?喜欢崽崽的话,也要亲亲崽崽吖!”

    临殊和玉笙晚都担忧的看着崽崽,奉晚是司战上神,腥风血雨走来的大人物,像亲亲这样的事情,除非天崩地裂水倒流吧……

    “么!”

    干净利索的一个么么,吓得玉笙晚和临殊眼睛都要掉出来。

    崽崽眼睛亮晶晶的,开心的又亲了好几下奉晚的脸,“我就知道,爹爹也最喜欢崽崽啦!”

    奉晚笑了,温柔的像是能将世上所有的寒冰融化。他没有想那么多,也不知道怎么做最贴切。只是心里感觉,这样做这小丫头会很开心,就这样做了。

    “我丢!奉晚你会,么么?”玉笙晚说着狠狠掐了一把临殊的脸。

    临殊疼的龇牙咧嘴,“哎哟!玉少主,你不是在做梦。快,快撒开小仙的脸!”

    “乖乖,奉晚你是假的吧?”玉笙晚还是不太敢相信的样子,“崽崽!你真是,让娘亲开了眼了。”

    崽崽笑的晃着脑袋,头上的银铃声清脆,“因为爹爹喜欢崽崽,爹爹也喜欢娘亲,也喜欢临殊仙官儿。爹爹,你也要亲亲他们吗?”

    奉晚的脸瞬间黑了,“……”

    玉笙晚笑的捧着肚子,直拍打地面,“哈哈哈!崽崽,你,你可饶了我们吧!哈哈,也饶了奉晚吧!我,我们可不敢让他亲亲,诶呀我,哈哈哈,笑死我啦!”

    奉晚眯起眼,声音含着威胁之意,“哦?很好笑吗?”

    “哈哈,哈哈嗝儿……”玉笙晚见他黑着一张脸,吓得赶紧收回笑脸,“不,不好笑。”

    “爹爹,为什么娘亲不让你亲亲啊?”崽崽眨着眼睛,满脸都是疑问。

    奉晚皱眉,咬牙回答道,“因为,除了爹爹,你谁都不能亲。爹爹除了你,也谁都不能亲。”

    “嗯?崽崽也不能亲娘亲吗?那,临殊仙官儿呢?”

    “除了我,谁都不行。”奉晚黑着脸,觉得自己十分有必要提前跟这小丫头说清楚。

    “为什么啊?”崽崽有些奇怪的问着。

    “没有为什么,除非你这辈子都不想吃糖了。”奉晚一脸平常的说着。

    崽崽衡量再三,觉得还是自己能吃到糖比较重要,只好不太情愿的答应了。

    “乖,乖蛋崽儿……”奉晚有些不自然的夸道,心里十分好奇,玉笙晚和元宸宫的那些人,是怎么做到夸蛋崽儿那么自在的。

    他,有些不擅长夸人……

    “哈哈!你在夸崽崽啊?太阳打四面八方出来的吧!哈哈哈,你真逗死我了。崽崽,你原谅你爹爹吧,他真的尽力了,哈哈哈哈!”玉笙晚实在憋不住的笑出来。

    “再笑,把你大牙掰下去!”某上神阴恻恻的说道。

    白衣的上神,和粉雕玉砌的白衣奶娃娃。这样养眼的画面,被周围的仙娥看到,纷纷传言。

    只是这传言,你一言我一语,渐渐的变了味道。

    有说,司战上神奉晚有一个去世的恋人,千辛万苦找到了她的转世,在神宫深情一吻。

    有说,司战上神奉晚怀抱绝色美人,深情一吻,昭告天下,恩爱无双的。

    还有说,司战上神奉晚与蓬莱少主玉笙晚,同爱上了一个白衣女子,两人大打出手,奉晚上神为爱宣誓主权,深情一吻的。

    这故事,传到了瑶池,恨的泠予仙子揪掉了池中的一株新莲。

    不管故事多少版本,共同点都是,美人,恋人,深情一吻……

    光是这些,就让她嫉妒到发狂,甚至不顾自己往日的端雅柔美的仙子形象。

    “我倒要会会这个美人儿,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