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0章 丧尽天良的爹
    神帝看着眼前的一干人等,有些头疼的扶额长叹。

    此时的神帝略显慵懒,不同于在神宫大殿上的威严肃穆。摘下的残缺龙冠歪歪扭扭的放在一边,头发几缕垂在脸颊边,斜眼看着他们几个。

    “好好的一个庆功宴,还没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神帝淡淡的说着。

    临殊等人均浑身一颤,唯有奉晚、崽崽和般什拓满不在意。

    “玉少主,您的老父亲,近来可还好啊?”神帝忽而问道。

    玉笙晚浑身一抖,苦巴巴的看向神帝,“哎哟,神帝陛下!今天这事儿是我错了,求您大发慈悲,可千万别去蓬莱看望家父了。”

    说来,他自从和奉晚结交之后,也是神帝身边的常客。

    可惜,这性子就是看不惯神界的清冷无趣,隔三差五就惹上个不大不小的祸。神帝老头儿会的很,不好打也不好罚,就有事没事的去蓬莱看望一下岛主。

    不知道的以为神帝重视蓬莱,与岛主交好。只有玉笙晚知道,每次神帝离开蓬莱,他的屁股都免不了要开花挨揍。

    “愈发的不懂事,但凡有奉晚一半的让人省心,本尊也不至于总让你父亲管教你。”神帝悲凄的拿起自己的龙冠,揪着剩下的几颗珠子。

    临殊怯懦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某位上神,心想神帝可能是被奉晚骗了。

    “啧!”奉晚有些不耐烦的开口,“行了老头儿,这儿又没有外人,装什么啊?那珠子就算他们不出手,也早就该掉了。谁让你没事自己总揪着玩儿?平时没个重要场合,你根本都不打扮自己,那龙冠都要放的落灰了好不?”

    神帝脸一黑,“瞎说!”

    “我可没瞎说,你分明就是瞧上了蓬莱的夜明珠,在这欺负后辈真是为老不尊!”奉晚翻了个白眼,顺手将怀里某蛋手中的糖抢走。

    玉笙晚听奉晚的话都要感动哭了,心想认识奉晚这么久,他终于说了句人话。

    崽崽瘪嘴,看着奉晚手中的糖,伸出两只小手够啊够的,可惜就是够不到。

    神帝被人戳中了心事,顿时蔫了,弱弱的说道,“那不是你拜把子兄弟吗?不算是小辈。”

    “那是我撒酒疯后的冤孽!”奉晚极为温柔的说着令人扎心的话。

    “……”玉笙晚心想,你们这些神界的老人家真是够了。

    “咳咳!”神帝微微端正自己的态度,“好了,还有外人在呢。”

    玖七、伍三和般什拓一阵无语,这是才想起来还有他们几个的存在吗?

    “说起来,神帝手下的人还真是威武,若不是神界守卫拿魔族人说事,玉少主和玖七也不会大打出手。”般什拓淡淡的说着,言下之意,是神界不懂礼数。

    神帝这可就不乐意了,自家人怎么胡闹都好,别人说一个不字,那听着就是难受。

    “少尊主这话从何说起啊?”

    “是神界的守卫,不让战神的女儿进界门。非说,这丫头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力量,话里话外,似乎是怀疑,崽崽殿下是我们魔族的奸细啊。”般什拓淡笑,可眸子里一片清冷,“神帝,神魔相争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我们魔族当年死伤无数,如今也都不再提及,神界的人记性倒是好得很。若是不想交好,大可也不必勉强。”

    玖七也说道,“神帝陛下,临行前魔尊说了。北荒魔人的事情,与魔界无关,那是当年逐出魔界的穷凶极恶之徒。魔尊就是怕神帝陛下多心,这才让少尊主亲自来参加神界的庆功宴。只是没想到,刚到门前,就听见了那样刺耳的话,这才没忍住出手,却被崽崽殿下拦住了,在此玖七也赔个不是了。”

    “神魔交好,那是六界之福。只是,旧事重提总归是不好。魔界中人,口出狂言者皆打下修罗狱永世受折磨,神帝这里管教人,倒是随意的得很。本尊还是希望,神帝能管教一下手下的人,就先不打扰了。玖七、伍三,我们走,何时神帝管好了,我们再来拜见,反正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在神界了,本尊拭目以待。”

    般什拓说完就带人走了,根本不给神帝反应的机会。

    路过奉晚身边时,多看了一眼崽崽。小丫头够糖果辛苦,一张小脸急的红扑扑,很是可爱。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他有些愣神,吓得赶紧快步离开。

    般什拓的确有狂妄的资本,他的言行都是代表魔界。神魔关系若是不好,对神界当然百害而无一利。

    因此,般什拓大摇大摆的带人走了,撇下这么些个话,神帝一点儿也不生气。

    只是……

    “本尊能问一句,他们说的崽崽殿下,战神的女儿,从哪来的?”神帝脑子里无数的问号。

    崽崽听见有人叫自己,一双抢糖的手还没放下,歪着头回应道,“我在这我在这儿,我不是从哪来的,我是从蛋里来的。”

    奉晚闻言,死死捂住了崽崽的嘴巴。

    崽崽身上的灵力解释不清,元宸宫知道她的来历就够了。若是旁的人知道了,难免不会多心。

    尤其是神帝,看上去大大咧咧,但毕竟是神帝。神帝最是多疑,本就讨厌小孩子,难保不会对崽崽出手。

    “蛋崽儿,的确是本尊的女儿。”奉晚温和的说着。

    崽崽一愣,看着自家爹爹眼底的柔色,心满意足的笑起来,死死抱住奉晚的腰。

    “你的女儿!?你这么野,还有女儿?”神帝惊的差点从座上跳起来,“行啊奉晚,本尊还担心着你一生铁树不开花,没想到动作这么快,连娃娃都有了?快说说,孩子娘是个怎么样的人啊?哪一界的?”

    奉晚正在考虑,要怎么说才能堵住神帝八卦的心。

    崽崽却快一步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当然是爹爹的女儿,我娘就是玉笙晚吖!”

    某个蛋得意洋洋的说着,丝毫没注意到周围的气氛有些诡异。

    “对了,娘亲!爹爹把我的流苏糖都没收了,你那还有吗?爹爹就骗人,神界根本没有流苏糖,只有娘亲有……”

    语不惊死人不休,神帝看了看奉晚,又看了看玉笙晚,扑哧笑了起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老头儿……”奉晚黑着一张脸,掐死某个蛋的心都有了。

    “害!本尊都懂。”神帝笑的很是开心,“怪不得你小子这么多年躲在北荒,就只见玉笙晚。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啊……”

    “你够了!”奉晚气的简直要发狂。

    偏生某个蛋不长心,还巴巴的问着,“爹爹,爹爹!你怎么好像不开心啊?没事的,等我从娘亲那里要到流苏糖了分你一点儿,吃了就不会不开心啦!”

    “流苏糖?”奉晚笑的眯起眼,看着都叫人发毛,“还想吃糖?回去我就让你戒糖!”

    崽崽好心好意想让奉晚开心,这么被凶心里顿时委屈,咧个大嘴就哭了起来,“呜呜呜,爹爹是坏蛋!”

    神帝一听孩子哭,顿时头疼起来。小孩子什么的,绝对是世上最令人烦的东西。

    一想到那么小的一点,打不得骂不得,偏生哭起来嗓门很大,就令人头疼,头疼!

    “奉晚,你这女儿……”神帝刚想说让人先抱走吧,转眼看见崽崽哭的伤心,小脸皱起来让人看着都心疼,重点是,“你这女儿,怎么有点眼熟?”

    “……”奉晚一愣,眼熟?

    神帝是出了名的烦小孩儿,仙家孩子本就少,那也是见了神帝就抱着跑的,生怕自家孩子惹恼了神帝。除了他自己家的小天孙女还能好些,别的孩子?眼熟?

    那简直比神帝心血来潮穿上罗裙,拉着嫦娥跳舞还稀奇!

    神帝仔细看着崽崽,脑中记忆忽然苏醒,“哦!这不就是北荒的那个埋汰孩儿吗?”

    崽崽听神帝那么喊自己,不满的看向神帝,却见这脸很眼熟,“诶?怕狼的老爷爷?”

    临殊傻了,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认识。

    神帝这下真的惊的从座上跳下来了,一个闪身来到崽崽身边,“原来,奉晚就是你那丧尽天良的爹?!”

    “……”奉晚严重怀疑,这老头儿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