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9章 上神的厚脸皮无敌
    神宫的宴会如期进行,仙娥纷纷布置,该来的神仙也基本都到齐了。

    座上群仙落座,往来觥筹交错。

    神界中人,最擅长的,便是这清心寡欲的超群享受。

    按照奉晚的理解,其实各界之间本无不同。只不过是因为各界之主的脾气秉性不同,审美不一样。

    这才会导致各界之中所呈现的景象不同,魔界狂肆自由,仙界超群脱俗,妖界百媚众生,鬼界阴郁清冷,人界尘埃烟火,而神界寡淡圣华。

    神帝看着座下群仙落座,满意的笑了笑。

    像神界这样清冷的地方,聚齐了是何等的困难?大家平日里都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各有所司,各有所长,倒是很少有这样的交集。

    如今战神平定了北荒作乱魔人,再一次声名响彻六界。

    对于神帝这样爱面子的人,是极为的满意。当然要借此大肆宣扬庆祝一番,一边是为了让神界小辈学习,一边也纯是过于无聊想热闹一下。

    “启禀神帝,战神和魔界少尊主尚未赶来。”

    听到一旁的仙使汇报,座上的神帝蹙紧了眉头。一身白金龙纹衣袍,一头的贵珠龙冠。这身打扮花了他大半天的时间准备,就是为了这次的庆功宴。

    早知道奉晚和般什拓这般不在乎,他费心思打扮,臭屁给谁看呢?

    为此,神帝有些郁闷。看着眼前最爱的歌舞,也失去了兴致。

    神界中,也就是四位帝君和三司上神平日里敢与他亲近。可四位帝君,也就能陪他下下棋。司命和司法整天忙的脚打后脑勺,比他这个当神帝的还要忙的不见人影。

    唯一的指望啊,也就是奉晚身上。他活得久,人也洒脱不拘一格,最是能给他讲许多趣事。

    就连奉晚在的北荒之地,也是格外有趣。想到上次偷偷溜去遇到的小丫头,神帝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总算是不那么闹心。

    大殿上忽的传来打闹声,让神帝微微回过神,正是玉笙晚和玖七疯了般的冲进了神宫大殿……

    “小白脸儿你别跑!看老娘不打的你跪地求饶!”玖七扬着蛇鞭追逐着,往日的什么媚态和冷艳通通丢到九霄云外。

    现在她的目标十分简单,就是让前面那个跑的欢脱的玉笙晚跪地求饶。

    “我真是服了你了,一点没个女人样,整个一泼妇嘛,也不晓得你家少尊主平日里怎么教的你!”

    玉笙晚跑的是气喘吁吁,见身后的玖七依旧穷追不舍,十分后悔招惹了这个疯婆娘。

    “你还敢提少尊主?看老娘不扒了你的皮!!!”

    玖七一听玉笙晚说话就火冒三丈,没有理智了一般,都没察觉到自己身在何处,直接将蛇鞭扔了出去,非要打趴玉笙晚才作罢。

    那鞭子狠戾迅速,可玉笙晚也不是吃素的,当下身形一晃动,神龙摆尾之势的躲开那一记鞭子。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玉笙晚躲的不凑巧。那鞭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直直的奔着座上的神帝而去。

    神帝偏过头一躲,鞭子贴着耳边甩进了身后的墙。

    神帝头上的龙冠珠被擦到,一颗一颗的落在地上。周围鸦雀无声,全都愣愣的看向神帝。

    身后本来想着劝架的伍三和临殊,匆匆赶来正好见证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话都没说出口,双腿一软,吓得齐齐跪在了地上。

    临殊心想,完了,神帝这般小心眼,玉笙晚这下子可是为奉晚惹了个大麻烦。

    伍三心想,完了,魔尊给的任务完成的一半一半,现在玖七差点打上了神帝,这下子不死也要退层皮了。

    神帝一言不发,脸色沉的像是能滴出墨来一样。

    玖七和玉笙晚也意识到闯了大祸,垂着头不敢言语不敢动弹的站在原地。

    久久的,身边的仙使刚要说,让人拿下玖七和玉笙晚。

    神帝发话了,“魔界和战神,真是嫌本尊活得久了啊。庆功宴不办了,散!”

    语气阴晴不定,却是好使得很。一众神仙均害怕着倒霉怒火烧到自己头上,神帝一发话,瞬间四处逃窜一般的离开。

    奉晚、崽崽和般什拓,刚到大殿上就听见神帝说散开,云里雾里的也有些发懵。

    临殊和伍三分别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头上大颗的汗珠往下掉,害怕极了。

    崽崽眨着大眼睛问,“爹爹,我们是得罪了很了不得的人了吗?”

    “好像是吧!”奉晚依旧云淡风轻。

    “哦!”崽崽没觉得怎样,又掏出一块流苏糖。

    “啧!”奉晚微微皱眉,看着崽崽。

    临殊还以为上神是担忧事情怎么解决,而崽崽没心没肺的样子惹恼了他,连忙替崽崽说话,“上神莫急……”

    “怎么能不急呢?”奉晚一把抢过了崽崽手中的糖,扔到一边,“都是玉笙晚,给你吃这个糖。小小年纪,吃这么多糖,以后牙怎么受得了?这个玉笙晚,真是不干好事。”

    “……”临殊眨眨眼,上神你的重点是不是有点问题?

    “呜呜!爹爹我的糖……”崽崽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躺在地上的小糖糖,眼泪就要流出来。

    “以后你的流苏糖,都交给临殊保管。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多吃一点儿。”奉晚说着,一面死死板着自己的脸,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吓人一点。

    “爹爹,娘亲闯了祸不是吗?崽崽是因为害怕,想吃糖糖压压惊而已吖!崽崽看元宸宫的将军出门打架之前,都要喝酒的吖!”崽崽一本正经的说着。

    奉晚挑眉,温润的眸子含着几分探究,伸出手弹了一下崽崽的脑瓜儿,“借口!”

    “哎哟!”崽崽吃痛的捂住脑袋瓜,“爹爹果然,最英明神武,最最最最厉害了。崽崽真是,什么都瞒不了爹爹。”

    小丫头嘴巴甜得很,奉晚心情大好,当下就准许她吃一颗流苏糖……

    临殊都看傻了,怎么看都觉得是自家上神被崽崽花言巧语蒙蔽了。

    “上神,那玉少主险些伤到神帝之事……”临殊忍不住提醒道。

    奉晚恍然大悟,微微一笑说道,“老头儿不就是坏了个龙冠吗?他没事自己都揪着珠子玩儿,有什么关系?再说了,鞭子是魔界人扔的,事情是蓬莱少主惹的,跟元宸宫有关系吗?”

    “上神,怎么说玉少主也是为了您和崽崽才和玖七姑娘起了冲突。您这样不太好吧?”

    “是不太好。”奉晚说着,顾自抱起了崽崽,“可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本尊,明知道事情不太好,本尊还去出头?本尊有毛病啊?”

    “……”临殊心里狂呼,上神你还能再厚脸皮一点吗?

    临殊求救似的看向般什拓,想让这位少尊主也劝劝自家上神。

    没想到般什拓只是冷笑一下,似乎早就料到了自家上神的险恶。

    可怜的玉少主,只能自己熬过这一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