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8章 好一朵莲花
    神宫界门处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群神仙,大家看着面前的蓬莱少主和魔界将军,纷纷不知所措又兴致勃勃。

    毕竟,两界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当众骂街,是个万年不遇的趣事……

    玉笙晚叉着个腰,大有泼妇骂街的架势,“奶奶的,说你家少尊主弱又怎么了?这不是事实吗?不是事实的话,北荒的魔人怎么是我们奉晚去摆平的,不是你们那个什么少尊主啊?”

    玖七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姑奶奶我还就告诉你了,北荒那群王八羔子我们压根儿没放在眼里!那不过是我们魔界的垃圾,怎么,你们神界还没几个斯文败类了啊!”

    “有斯文败类也是神帝老头儿管的不严。”玉笙晚想了想,觉得不对,“不对!这事儿有关系吗?我说的是,你跟孩子一般计较的事儿,我们崽崽不过是说了句实话,你至于在这发疯吗?一点涵养都没有,光长脸蛋儿没脑子的啊!”

    “放你的神界没边儿屁!明明就是我们家少尊主强!”玖七也不管什么形象和大家风范了,非要争出一个高下。

    “就你们那弱鸡少尊主,还没我们家崽崽强呢!”玉笙晚翻了个白眼。

    “你!看老娘今天不挠花了你这小白脸儿!!”玖七作势就要冲上去挠玉笙晚。

    “来啊!老子留这手指甲也不是白养着的,谁挠的过谁还不一定呢!”玉笙晚居然也真的要试一下。

    一旁的伍三和临殊实在看不下去,这两个人太不顾形象,真是太丢人了。

    “玖七,差不多得了,少尊主都没说话。”伍三上前拦住玖七,急忙安慰道。

    临殊也架住了玉笙晚,“行了,玉少主。上神厉害,我们自己知道了就行哈,低调一点嗷,我们不跟他们吵啊。”

    伍三和临殊又齐齐对着周围道,“看什么看啊,都散了吧啊,没见过蓬莱少主和魔将过家家啊?”

    周围的人不再敢看下去,生怕惹祸上身。可心里还是都觉得痛快,的确是没见过啊。

    而当事人,却仿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两个守卫见因为自己阻拦崽崽殿下进门,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都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崽崽捧着流苏糖吃的好不开心,只是爹爹捂着自己的耳朵,让她一点都没有听见娘亲说的什么优美的话,无聊的她都要睡着了。

    可她不明白,爹爹说娘亲在口吐芬芳,说的太优美,不适合小孩子听。但,优美的话,为什么小孩子就不能听了呢?果然大人是真的很麻烦。

    奉晚笑吟吟的看着玉笙晚骂街,他也想让崽崽跟着他一起听,可玉笙晚说的话,似乎对崽崽的教育很不妙,只得作罢。听着玉笙晚优美的言辞,他恨不得搬一些瓜果糕点过来坐下听。

    一面他还要尽量装的像个上神样子,不然临殊看见,又该说他没个正形。唉!果然,当上神神马的,还是比较辛苦的。

    临殊要是知道自家上神现在的想法,估计得一口老血喷在神宫界门上。

    般什拓只是一声不吭的看着吃东西的崽崽,这个小丫头说话真是语不惊死人不休。怎么说呢,魔族人都直率的很,喜欢讨厌嬉笑打杀都放在明面上。可这战神的女儿,真是出乎意料,简直比魔族人还魔族人。

    而且,这小丫头身上蕴含的神秘灵力,真是让人愈发觉得有趣的很。

    “崽崽……”般什拓喃喃着,难得的勾起一抹笑意。

    几人就在神宫界门处打闹着,直到神宫中钟声响起,宴会即将开始。

    玖七听到钟声,努力平复一下自己的怒火,“哼!我可是为了不给我们少尊主丢脸才放过你的。”

    伍三闻言,一直绷着的硬汉脸都有些崩坏。吵闹了这么久,围观的人都散了,还不够丢脸?

    不过,这姑奶奶肯歇一歇总是好事。陪少尊主来神界贴身保护,是魔尊交给他们的任务。这现在不但没帮到少尊主什么,反倒闹了一场笑话,回去这顿罚,是逃不了了。

    玉笙晚得了便宜还卖乖,学着玖七的样子和声音,娇滴滴的扭着腰学道,“嗯,为了不给我们少尊主丢脸才放过你的。哼!老子用你放过啊!!”

    临殊无语扶额,真是活久见了。玉笙晚这样,要是让蓬莱岛主知道了,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让玉笙晚出蓬莱的结界了。

    “伍三,你看他!!!”玖七气的不行。

    伍三只好硬邦邦的劝说,“好了,我们是代表魔界来的,莫给少尊主丢了颜面。”

    玖七看了眼般什拓,见少尊主都不愿意看自己,直勾勾的眼睛一言不发,还以为他生气了,当场便不敢造作。

    殊不知,自家的少尊主是在看着崽崽入神,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呢。

    临殊苦笑不得的阻止着玉笙晚继续发疯,“好了,玉少主我们也进去吧嗷!”

    这么大的人了,都比不得崽崽懂事。

    玉笙晚得意洋洋的走进神宫界门,路过玖七身边,十分欠揍的说道,“哼!花瓶一个。”

    伍三心头一紧,知道玖七这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花瓶,赶紧劝说道,“玖七,冷静。我们代表的是魔界,要大度,方能展现我魔界风范。”

    玖七深呼吸,“对,魔界风范,魔界风范……”

    伍三见状,微微松了一口气,却猛然听玖七话音一转。

    “去他娘的魔界风范,等老娘撕了这小白脸儿再风范吧!!!”

    说罢,抽出蛇鞭就追了上去。

    “诶?玉少主,快跑!那婆娘追你去了!”临殊连连喊道,也追了过去。

    伍三铁青着脸,怕出事也追了上去,“玖七,风范,注意魔界风范!”

    身边的人都跑干净了,倒是几个正主还不紧不慢。

    般什拓走到崽崽面前,“你叫崽崽是吧?”

    崽崽吃流苏糖的手停住,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这个好看小哥哥。小哥哥长的真好看,就是给人感觉冷冰冰的,一点不像爹爹那样亲和友善。

    不过,她还是很愿意和长得好看的交朋友的。就是爹爹的手一直捂得死死的,她光看见好看小哥哥张嘴巴,却一点也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崽崽拍了拍爹爹捂住自己耳朵的手,可奇怪的是自家爹爹像是没感觉到一样。

    奉晚承认,自己故意的。他就是不想让崽崽跟这个魔界小子多说什么,连老魔尊都赶不上的臭小子,心机城府肯定深得很。崽崽现在就已经很人小鬼大了,再跟这样的小孩子做朋友,以后岂不是更加聪明,就一点也没有刚从蛋里出来的时候可爱了。

    “看来,奉晚上神还真是很宝贝自己的女儿,都不让人跟她说话的吗?”般什拓淡漠的说着。

    一双如鹰似狼的眸子,一点也不符合他的年纪。那里面,尽是经历沧桑后的沉稳和老练,让人不自觉的就觉得有压力。

    这种身经百战的威压,对崽崽这种不长心的,和奉晚这种不放在眼里的,倒是不起任何作用。

    “我家崽崽,是蛋里来的小可爱,小可爱是不能跟从修罗场来的罗刹说话的。”奉晚微笑着,温柔的外表下,尽是戒备。

    “上神之所以是战神,不也是一路打杀来的?如此说来,你也不适合做崽崽的爹爹啊。”般什拓一脸沉稳的回敬道。

    “哼!爹爹就是爹爹,这就是我爹爹。你是坏哥哥,说我爹爹的坏话,还不让崽崽认爹爹!哼!坏、哥、哥!”崽崽字正腔圆的职责道,抱着自己爹爹的大腿不撒手。

    般什拓很快就意识到,崽崽忽然听见他说话,是因为某个心机上神松开了捂住耳朵的手。

    “上神,故意让她听见我那样说,您还真是有心机。”般什拓微微捏紧拳头,他确实没想到奉晚会这么做。

    而奉晚一脸心安理得,笑的温和像是春风般,“哎呀,少尊主!您这话,本尊可就不懂了。”

    “……”

    般什拓内心无语,司战上神奉晚,这么无耻,你家闺女知道吗?

    好一朵光明正大,为老不尊的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