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7章 老子最强
    神界总是千万年如一的冰冷,若不是神帝借着北荒魔人告捷庆祝一番,偌大的神宫是万万听不见这样的欢声笑语。

    仙娥成群结队的布置着庆功宴上要用的物什,一边说笑,一边忙碌。

    神宫之中尽是些闲的发慌的神仙,大家平日里除了修仙问道,最大的乐趣也就是讨论一下上位者的八卦。

    天上尊者就那么几位,除了不敢私下议论的神帝陛下。最大的八卦,都在四位帝君与三司上神身上了。

    东华、西灵、南极、北真四位帝君,司命、司法、司战三位上神。

    哪家仙娥芳心暗许,哪位仙子肆意表白,都是神仙们茶余酒后的笑谈。

    “神帝陛下怎么会忽然要举办什么庆功宴啊?”

    “怎么你还不知道?”

    “我是新来的,不太清楚……”

    “是战神奉晚要回神界了!”

    “奉晚上神!?”小仙娥震惊的张大嘴巴,“我在下界仙山的时候,就一直听闻上神的威名,没想到真的能见到啊。”

    “当然了,奉晚上神这次平定了北荒暴动的魔人,立了大功了!”

    “早就听闻奉晚上神是三司上神中,最风度翩翩,最温柔俊美的上神。”

    “那当然了!司战上神的来历是个谜,据说已经和四位帝君那般大的年纪。可是啊,上神威震六界,依旧那么令人着迷。”

    “真想早点见到这位上神啊。”

    “说什么呢!七嘴八舌的成什么体统?上神尊贵的很,岂容你们痴心妄想?”这声音十分悦耳,只是掺杂着怒气让人畏惧。

    忽来的一声,吓得两个小仙娥不再敢言语。

    女子一身碧色纱萝,头戴点翠,烟珑眸光,含着水雾一般,神情柔美,端的是一娇柔美人。

    “是是是!泠予仙子,我们这就好好干活。”

    说罢,逃也似的散开去做事。

    这泠予仙子是掌管瑶池的上仙,深受神帝陛下宠爱,早就认作义女,地位如同神界的帝姬一般。

    而这泠予仙子痴心奉晚,在神界早就不是个秘密。

    神帝早就清楚,念在这泠予仙子一片痴情,而奉晚孤家寡人又没有仙侣,非但没有制止,反而隐隐有撮合之意。

    这次的庆功宴,一面是为了迎接奉晚回神界鼓舞人心,一面神帝也想赐婚奉晚。

    可这些,远在元宸宫的奉晚如何得知?

    若是知道神帝的心思,只怕是会早早的将司战上神的位子一扔,躲到不知哪个秘境去种菜讨个清净。

    仙娥们尚不知晓他们心心念念的上神就要许了人家,若是知道了,只怕这神宫又要多了许多神伤女子。

    他们心中的奉晚,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俊美,那么的完美无瑕。

    与在神宫界门处暴跳如雷的这位白衣上神,八杆子挨不上一点衣袖。

    奉晚怒气冲冲的看着神宫界门的两个守卫,手中的思雪剑渗着层层的杀气。

    “本尊再说一次,放开她!”奉晚的眸子少有的透着冷冽,没有一点柔色。

    临殊和玉笙晚看着奉晚这样,倒是理解。

    毕竟那两位守卫手中的小娃娃不是别人,正是奉晚心尖上的蛋崽儿。

    他们满心欢喜的到神界,想要为崽崽解开娘亲这个天大的误会。没想到刚到神宫界门,守卫就说崽崽身上有不明的力量,不能进入,甚至还要带着崽崽去见神帝和司法上神审问。

    奉晚是出了名的护短不讲理,何况那人还是崽崽呢!

    “请上神不要为难小仙,这女娃身上的确是有着奇怪的力量,我们也是秉公处理的。”

    “爹爹,崽崽是不能去神宫了吗?”小丫头糯糯的声音简直让人不要太心疼。

    玉笙晚和临殊心都要化了,好是心疼崽崽。一想到她是奉晚心尖上的娃娃,元宸宫所有将军的掌中宝,到这里竟然被这样对待,瞬间看向两个守卫的眼神不大友好起来。

    守卫心里叫苦连连,知道这里的哪位都不好惹,可也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

    而且,这女娃娃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含着失望,他们也是于心不忍。

    奈何这神宫界门处的玄镜就是显示这女娃娃灵力有异常,不得入内。

    “二位,还是通融一下吧。”玉笙晚走过去陪着笑脸劝道,“你们可能不知道,这崽崽是奉晚上神的女儿。你们要是扣下了,上神还不得掀了神帝老头儿的房顶啊?”

    “奉晚上神的,孩子!?”两个守卫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不怪他们没见识,实在是这事情过于稀奇,比神帝忽然穿了仙娥罗裙还稀奇!

    “是啊,这位是我们上神的孩子,崽崽殿下。还请二位看在北荒元宸宫的份上,通融一下吧。”临殊也劝着。

    再这样下去,只怕自家上神又要发疯。等他轮起来思雪剑,那可就不是好说好商量了。

    守卫们为难极了,却是迟迟不肯松口。

    在一旁的崽崽看着他们吵吵闹闹,捧着流苏糖吃的好不开心。

    其实她真没觉得这有什么的,见神帝就见呗。不能去神宫玩儿,那就回北荒呗。反正她有爹爹,有娘亲,别的有那么重要吗?

    真不知道他们都在纠结什么。

    “唉!愚蠢的大人……”崽崽学着老学究的样子,背着小手摇头叹息道。

    “上神,还是不要为难小仙了,崽崽小殿下身上的灵力不明,像是魔灵一般不可控制,实在过于危险,不得入内!”守卫咬牙的说着。

    临殊和玉笙晚惊的瞪大双眼,齐齐向他俩竖起大拇指。

    “敬你俩是个汉子!”玉笙晚鼓气似的说道。

    殊不知,两个汉子此刻心里已经怕的想找亲娘了。

    “魔灵之力,难以控制,不得入内?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一趟?伍三,咱们还是陪着少尊主回去吧,奴家早说了,神界人是不待见我们魔界人的!”

    语气柔媚绕心,像是毒蛇一般死死缠住人的心魂。女子一身深紫劲装,婀娜多姿的身影,媚眼如丝又生着几分娇嗔般,瞧向守卫。

    “玖七,怎么也要等着少尊主发话啊。神界下了功夫请咱们,就是这个态度招待咱们,我们要是就这么回去了,少尊主还不得说咱们怂包一个,怕了这劳什子神界?这事儿啊,可没那么好打发!”

    男子身形高大,粗壮的胳膊像是随手就能捏死一个。一身的重铐铁链,却还是藏不住身上的戾气。

    伍三,玖七,是魔族少尊主的贴身魔卫,也是魔界响当当的两位杀手魔将……

    两个守卫对视一眼,心中大骇,哆哆嗦嗦的看向两人身后的那个身影。

    冷冽的眸子似是鹰一般,微微勾起的唇角透着几分讥诮戏弄。一身绛紫衣袍趁着小脸英气十足,青丝贵冠束起。那么小的一个人儿,却像是恶狼一般压的人透不过气。

    小小年纪,有这般修为和魔灵之力的,唯有魔界少尊主,般什拓。

    般什拓是魔尊的儿子,小小年纪就以冷血狠辣的手腕闻名魔界。可以说,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个奶娃娃,能力和手段已经超越了老魔尊。

    “少,少尊主……”两个守卫吓得磕磕巴巴。

    崽崽离得近,感到了他们的畏惧。有些好奇的,看向那个看起来不过大她几岁的小人。

    般什拓冷笑着,“神界的人,倒是当真无礼。”

    玖七媚笑着,轻轻抽出腰间的蛇鞭,朱唇透着嗜血笑起,“少尊主既然觉得他们无礼,那就让奴家好好教训一下吧。”

    临殊听闻这话,转头看向自家上神,“上神……”

    不管这两个守卫怎么无礼,但这里是神宫界门,奉晚又是司战上神。岂有让人当面造次的道理?

    谁知道,自家上神正努力装作看不见的样子,在那顾自摆弄着擦拭思雪剑。

    对,忘记了自家上神还极度的小心眼了……

    临殊嘴角抽搐,不愧是自家的上神。品行极度恶劣,让人不忍直视。

    玖七的鞭子像是毒蛇一般,逮住机会猛地就打向了两个守卫。

    蛇鞭蕴含的魔力,只要缠住,就能抽走人的气血,瞬间夺走人的性命。

    眼看着那鞭子就要挨上守卫,却没想到被一只白嫩肉嘟的小手捏住。

    小娃娃一身白衣,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可爱到爆。

    可就是这么个可爱到爆的娃娃,捏住了令人闻风丧胆的蛇鞭,不费吹灰之力,看起来轻飘飘。

    奉晚眯眼,看着崽崽的动作那么轻松自如又出人意料。忽的想起,那次将她赶出元宸宫,她说自己一下子打趴魔狼王的事情。

    崽崽是个蛋里出来的孩子,那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玖七没想到会这样,想要抽回鞭子,却发现自己居然根本动不了。

    般什拓感到了玖七的异样,如墨的眸子沉了沉,开始仔细打量起来了崽崽。

    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

    崽崽嘟着小嘴,扔开鞭子。这动作轻描淡写,却让玖七实打实的后退好几步,握着鞭子的手都发麻。

    小丫头看着自己手里沾上灰的流苏糖,委屈的扔掉,拍掉自己小手上的灰尘。

    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流苏糖,眼泪逐渐成形,泪眼朦胧,委屈巴巴的看向自家爹爹说道。

    “呜呜,爹爹,这个坏女人她欺负我……”

    玉笙晚惊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心中狂呼这到底谁在欺负谁呢?

    般什拓眯眼,“你是谁?”

    要知道,玖七作为魔界一顶一的高手,居然被个奶娃娃险些打伤,这事情可不多见。

    崽崽听般什拓在问自己,看向他。微微眯起双眼,一只手抬起,虚空对向般什拓……

    玖七和伍三见状,惊的一左一右拦在般什拓的前面,生怕这可怕的女娃娃对自家少尊主做什么。

    谁料,崽崽只是试探一下,放下手睁开眼说道,“小哥哥,你这么狂是不对的。爹爹说,强者才有资格狂,因为别人都打不过他。可是你不行,你根本没我爹爹强,所以你还是别狂了。”

    崽崽一本正经的说着让人心惊胆战的话,般什拓可不是个好惹的,一般人这样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可崽崽不知道,还一脸得意,邀功似的跑向自家爹爹。

    玉笙晚心里再一次被奉晚教娃的方式,雷的五雷轰顶……

    某上神开心的一把抱起崽崽,臭屁的看向般什拓,“我闺女说了,老子最强!”

    “……”般什拓无语,心中发誓道,自己真是人生中第一次想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