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5章 脏东西不看
    “崽崽,怎么不开心了啊?”大将军看着缩在角落没精打采的小奶娃,心都要化了。

    “呜呜,没人会给崽崽梳头,崽崽没有娘亲了……”

    她哭的伤心,让一旁的将军们都慌了。可他们怎么也没弄明白,会不会梳头发,和有没有娘亲有什么关系。

    “崽崽别哭了。”一旁的大将军苍白无力的安慰着。

    可小丫头根本听不进去,依旧哭个不停,“呜呜,崽崽没有娘亲,嗝儿……”

    哭着哭着,又打了个饿嗝儿。

    “奉晚,本少爷看你来啦!”

    老大的嗓门,直接吓得崽崽都忘记了哭。

    身穿蓝袍的男子,大步流星走进元宸宫,身后侍从抬着几箱子礼物。

    “临殊仙官儿,他是谁啊?是来跟我抢爹爹的吗?呜哇~”崽崽哭的更伤心了。

    “崽崽别哭啊,别哭。这是蓬莱的少主玉笙晚,与上神乃是忘年交。传闻,上神曾在蓬莱摆下法阵,只有玉少主解得开,两人就一见如故,成了知己。”临殊慌忙解释着。

    崽崽闻言,停下了眼泪,“朋友是什么?知己好吃吗?”

    “呃……”临殊觉得有必要给崽崽普及一下知识了。

    不管怎么说,当务之急是找个娘亲。

    于是某个蛋倔哒倔哒的就拿着梳子去找玉笙晚了。

    玉笙晚本还想着,今天元宸宫好是冷漠。往常他来了,将军们早就过来说话了,今日居然一个人都不理他!

    正疑惑着,玉笙晚忽的感到有人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他条件反射的要踢飞那人,低头一看,发现居然是个粉雕玉砌般的小女娃。

    小丫头长的水灵灵的,看着就软萌,可爱极了。

    “哟!你是哪来的小丫头?怎么会在元宸宫啊?”

    玉笙晚一见这小姑娘就喜欢的不得了,那么小的一只,奶萌奶萌的。

    “我叫崽崽!”小丫头紧紧抱着大腿不撒手,仰着头说,“你长的真好看……”

    玉笙晚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哈,是吗?这小娃娃怎么这么会说话呢?来,给你尝尝我们蓬莱的流苏糖,特别好吃。”

    崽崽接过糖果,吃的开心,心里觉得这一定是个大好人,“大叔,你会梳头发吗?”

    玉笙晚皱眉,显然对这个称呼不满,“崽崽,叫什么大叔啊?叫哥哥!”

    崽崽显然是不情愿的,“不!除非……”

    “除非什么?”玉笙晚问着,丝毫忘记了自己是来看奉晚的。

    “除非你会给崽崽梳头发!”崽崽举着梳子和银铃钗,满怀期待的看着玉笙晚。

    “这有什么难的?来,哥哥瞬间给你搞定!”玉笙晚接过梳子,胸有成竹。

    想他蓬莱,尽是精怪,那么多女妖都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梳头还不是小事情?

    很快,崽崽的头发就梳好了。

    头顶用银铃钗固定好一个松散可爱的发髻,边上几缕碎发自然垂下,看着既乖巧又透着灵动。

    玉笙晚看着崽崽,满意的笑道,“可以啊,没看出来,打扮好了居然这么漂亮!崽崽从小就这么好看,以后还了得?不如长大以后嫁给哥哥我吧!”

    “不行啊,我不能嫁给你的。”崽崽有些为难的揪着衣角,“因为我得叫你娘亲啊!”

    “叫我啥!?”玉笙晚以为自己听错了。

    “娘亲呀!你难道不是崽崽的娘亲吗?我爹爹说了,梳头的事情得找娘!可是元宸宫里的人,都不会梳头发,都不是娘亲。只有你会,那你一定就是娘亲!”崽崽晃着小脑袋,银铃声清脆作响,大有想要催眠玉笙晚的意思。

    玉笙晚挑眉,“你这强大的思路,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认识一下你的爹啊。崽崽,你是元宸宫里哪位将军的女儿啊?”

    他一定要跟奉晚说说,能教出逻辑这么强大的将军,一定要好好看住了,别出什么事。毕竟,像奉晚这么神经的,一个就够了。

    “我爹爹,叫什么名字来着……”崽崽想告诉玉笙晚,可是话到嘴边就想不起来了。

    “……”玉笙晚哭笑不得,这一会儿聪明一会儿傻的劲,随谁了呢?

    “反正是元宸宫里,长的最好看,最厉害的。元宸宫里的人,都听他的。”崽崽自豪的说着。

    玉笙晚大笑起来,“哈哈哈!真是童言无忌,元宸宫里最厉害的,是司战上神奉晚才对。你爹爹,能比奉晚还厉害?”

    看玉笙晚笑的前俯后仰的,崽崽露出一丝崇拜的眼神,“娘亲你好厉害,我还没告诉你呢,你就猜出来爹爹是谁了。”

    “啥?”玉笙晚有点懵啊。

    “我爹爹,就是奉晚啊。”崽崽笑得开心。

    而某个少主在向临殊确认过眼神后,彻底石化了。

    过了许久,元宸宫内传来一声咆哮,“这开什么九重天的玩笑呢?奉晚那老不正经的当爹了!?”

    此时的奉晚,正用思雪在菜园子里刨坑,种魔族首领送来的菜呢!

    可怜的魔族首领在经历了奉晚那么一折腾后,吓得第二天带着所有魔人逃离了北荒。

    临行前,还不忘了奉晚要的那新菜籽,差人连夜送到元宸宫去。生怕这位上神哪天想起来,再去找他聊聊人生。

    奉晚自然是不在意那些过程的,只要最后得到了想到的菜籽,管他去哪呢?

    可就这么一会儿闲暇,也不消停。

    玉笙晚抱着崽崽撒丫子开跑,身后的临殊那是追都追不上。

    一阵风儿似的玉笙晚冲进了菜园子,好巧不巧的踩倒了新长出来不久的苗。

    奉晚眼中杀气乍现,思雪剑想都没想就扔了过去。斜眼瞧见那人怀里抱着崽崽,这才让思雪在半空停住。

    奉晚静静的起身,拂去白袍上的一丝灰尘。很是平静的过去从玉笙晚怀里抱过崽崽,又不放心的后退了几步,轻柔的说道,“哟!你来了啊……”

    手指一摇,思雪剑继续攻向了某位愣神的少主。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打着最亲切的招呼,挥着最凶狠的剑。这事儿,也只有奉晚干的出。

    “我丢!奉晚你疯了啊?”玉笙晚吃力的闪躲着思雪剑的进攻,吼道。

    某上神笑着逗怀中的崽崽,轻声说道,“踩本尊的菜,劫本尊的娃!玉笙晚,你才是疯了。蓬莱少主不好当,到本尊这作死来了?”

    “我的九重天神帝!她居然真是你的娃!”

    玉笙晚惊讶的愣在原地,被思雪嗖的一下,割开了衣带……

    奉晚伸手挡住崽崽眼睛,表情戏弄欠揍,声音却温柔似清风的说着,“乖崽崽,脏东西我们不看。”

    “奉晚你大爷!!!”某少主咆哮道。

    “爹爹,你的大爷,崽崽应该叫什么?”

    “……”临殊看着,再次扶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