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4章 会梳头发的是娘亲
    元宸宫殿内,崽崽已经换了身干净的白衣服,正在那欣赏着自己打回来的魔狼。

    奉晚看着那头魔狼的嘴,蹙紧了眉头。

    那显然是头魔狼王,毛色上乘,体型上乘,什么都上乘……

    连那张狼嘴,也是上乘的大。这狼王活着的时候,一张嘴可以吞下两个崽崽了吧?

    临殊眨眨眼,看向自家同样疑惑的上神道,“上神?用不用去九重天请药王来给崽崽瞧瞧?北荒魔狼最是凶狠,崽崽她会不会有什么内伤吧……”

    “不急!你看她,胳膊和腿都在,一个也没少,肯定没事。”奉晚轻声说着。

    临殊眉角抽搐,这真是,战神带娃,活着就好。

    有危险的时候,上神不会让崽崽有危险。没危险的时候,上神就是崽崽最大的危险。

    奉晚走到崽崽身边,蹲下身子轻声问着,“蛋崽儿,告诉爹爹你是怎么打败这魔狼的?”

    临殊竖起耳朵,他也很好奇。

    “就轻轻一推,它就倒了啊。”崽崽眨着大眼睛,一脸的无辜,“爹爹,崽崽是做错什么了吗?”

    “干的漂亮,不愧是我奉晚的女儿!”奉晚开怀大笑,从怀里掏出捡起来的银铃钗,递给崽崽。

    “……”临殊一脸懵,看着奉晚和崽崽其乐融融,觉得不是他们不正常了,就是自己不正常了。

    一个这么大点儿的奶娃娃,一巴掌把魔狼王拍死了,这哪里正常了?这根本不正常好不好!?

    临殊凌乱了……

    “爹爹,爹爹!”崽崽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双手捧着银铃钗说道,“爹爹,你可以帮崽崽梳头发吗?”

    奉晚笑的一脸温和,宠溺的捏了捏崽崽的脸蛋儿,“蛋崽儿乖啊,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

    崽崽歪着头,撅着小嘴说,“可是爹爹,崽崽不会自己梳头发。”

    奉晚的笑有了一丝裂痕,“不会的事情,才值得学习,这样才会让自己进步啊。”

    崽崽看着自家爹爹一本正经的讲道理,来了句,“爹爹你不会是不会梳头发吧?”

    奉晚讪笑,“哈哈,怎么会呢?来,爹爹给你梳!”

    崽崽开心的跑到奉晚身边坐下,小手把着自己的小脚丫,一脸乖巧。

    临殊站到一边,一脸欣慰。

    有生之年,还能看见自家上神温柔的一面,还能看见他有女儿。以后崽崽长大,找个厉害夫婿,说不准还能看见上神儿孙满堂呢……

    临殊脑海里充满幻想,回过神看自家上神却差点吓破胆。

    只见奉晚一脸严肃的站在崽崽身后,一只手捏着几缕发丝,一只手攥着银铃钗。

    这都没什么,关键是他握着银铃钗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是握着一把匕首!

    奉晚愁眉不展,看着眼前凌乱的头发,觉得打仗都没这么难。

    这蛋崽儿怎么岁数不大,头发不少呢?

    临殊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才想起来自家上神是个除了打仗什么都小白的人物。

    “咳咳!梳,梳好了……”奉晚一脸的开心,看着眼前的崽崽,欣慰道,“我们家蛋崽儿果然好看,是不是啊临殊?”

    临殊对上崽崽期待的眼神,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她的头发现在比鸡窝还要乱,看着不是一般的丑。

    “是不是很好看啊临殊?”奉晚继续问着。

    临殊心中哀嚎着,上神求你好好做个神吧!你是怎么昧着良心说好看的啊?

    “好,好像不好看……”临殊一想到,自己的谎言可能会让崽崽出去丢人,咬牙说出了实话。

    崽崽一听不好看,吵着闹着要镜子。

    小丫头端着铜镜,左看右看,然后“哇”的一声哭了……

    奉晚一脸无奈,“崽崽怎么了?真的不好看吗?”

    崽崽抽泣着,憋着小嘴,“好,好看。爹爹梳的头发,最好看,呜呜~”

    临殊眼底一片同情,可怜的崽崽,小小的年纪就要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压力。

    崽崽一脸无奈,水汪汪的眼睛里挂着泪珠,小手倔强的揪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临殊看不下去了,上前拆掉奉晚编的头发,“上神啊,你看着崽崽这样,你忍心吗?”

    奉晚当然不忍心了,大手附上崽崽的脑袋瓜儿,“那怎么办?本尊何时做过这样的事情?”

    临殊倒也理解,毕竟这元宸宫里的将士,平日里都拿着的刀戟棍棒,没人会拿这梳子啊。

    奉晚在尝试了几次后,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玉梳,怒吼道,“老子不干了!”

    崽崽看着碎掉的梳子,手握着银铃钗,“爹爹,果然不会梳头发。”

    奉晚眼看自己伟大爹爹的形象就要坍塌,冷哼着说道,“梳头这样的事情,怎么能找爹呢?这都是娘做的事情!”

    崽崽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眼身边的临殊问,“临殊仙官儿,是不是有爹爹有娘亲,才是一家三口呢?”

    “呃,按理说是这样。”

    “那为什么崽崽没有娘亲呢?”崽崽疑惑的问着。

    “因为,崽崽的爹爹,还没有仙侣啊。”临殊温柔的说着。

    临殊自认为回答的很好,毕竟要是让自家上神回答,十有八九会直接告诉崽崽,你是老子从蛋里劈出来的娃!

    “那为什么爹爹没有仙侣啊?”

    临殊一愣,耐着性子继续说,“因为你爹爹还年轻……”

    他肯定不能说,上神没仙侣是因为他是个只爱种菜的傻子!

    六界九天爱慕司战上神的女子无数,可惜自家上神就是不多看一眼,一门心思都在种菜上,能有什么办法呢?

    “可是我听将军们说过,爹爹是天上最老的上神啊。”某个崽崽一脸天真的说着。

    奉晚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临殊,笑呵呵后藏着的杀气让临殊浑身一颤。

    临殊心骂着,是哪个多嘴的,告诉崽崽这么多!

    “呃,因为你爹爹太优秀,一般人配不上他!”临殊觉得自己真是机智的一批。

    “哦!那也对,我爹爹就是很厉害嘛!”崽崽笑的可爱。

    奉晚神色终于缓和了下来,临殊松了口气,以为这个话题就过去了。

    却听见崽崽在那嘟囔道,“爹爹说,娘亲才会梳头发。那崽崽没有娘亲,肯定是因为大家都不会梳头发……”

    临殊内心崩溃,这强大的逻辑真是像极了奉晚有木有?

    “嗯!决定啦!”崽崽忽然握紧拳头给自己鼓劲儿,“我要自己给爹爹找个仙侣,给崽崽我,找个娘亲!”

    说完,某个蛋拿起把梳子就冲了出去。

    外面隐约还传来,某个蛋询问的声音,“你会给崽崽梳头发吗?”

    “不会啊。”某将军一脸懵的回答道。

    “哦!那你也不是崽崽的娘亲……”

    “娘,娘亲!?”某个将军凌乱了。

    殿内的奉晚笑里藏刀的看着临殊,“临殊仙官儿,事到如今,你怎么给本尊一个解释?”

    “……”临殊就后悔接下这个话题。

    事到如今,还不如当初直接让奉晚告诉崽崽,她就是被思雪剑劈出来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