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团宠萌蛋赖上战神奶爹 > 第1章 有个霹雳蛋
    “上神小心,有个球要偷袭您!”

    随着一声惊呼,那位身穿银甲,手握思雪剑的司战上神,被球砸晕了……

    众神界将士瞬间上演了一出真正的“兵慌马乱”。

    司战上神奉晚,那可是神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请出山的战神。在北荒这里出了事,他们可担待不起!

    “上神!”临殊冲进来,看见自家昏迷的上神道,“还不快扶上神进去!?还有,把那个球抓起来!”

    神界众兵将反应过来,纷纷开始抓球。

    不怪他们反应不过来,只怪这球来的过于突然。

    北荒大泽上,和魔界的这场恶战足足打了五天。这好不容易打赢,还没来得及欢呼雀跃呢,领战镇守北荒的上神却倒了。

    传出去,定要被魔界中人耻笑。司战上神奉晚的威名,还不碎一地?

    想到这里,众兵将越发觉得那球可恶,都卖了十足的力去捉。

    可说来也奇怪,那球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东躲西藏,遛着神界一众人等东跑西窜。

    外面将士们东跑西颠,而此时的北荒元宸宫内,临殊也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榻上的奉晚已换去银色盔甲,身着如雪白袍,紧闭着双眼。俊美如玉的温泽模样,像极了画卷中的翩翩公子。

    司战上神奉晚,神界最老的一位上神。没人知道他从何而来,只是一把思雪剑令六界九天都闻风丧胆。

    一场场载入神界史册的狠仗,在这位上神眼中,不过是打了一个架而已。

    不过,打架总归是无聊的。奉晚已经归隐多年,不再担任神界司战上神一职。一门心思游山玩水,执着的在北荒这毛都不长的地方,种菜园子……

    在奉晚眼中,那堪比帝君的三司上神之位,还没有菜园子里开出朵花来的有趣。

    这次要不是北荒魔族踩了他栽培的菜园子,神帝就算磨破了嘴皮子,奉晚也不会出山。

    临殊这边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的听见外面错乱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片喧哗。

    将士们追球追的入迷,都没意识到已经追到了元宸宫里。

    “嘶……”

    榻上的奉晚揉着剧痛的头缓缓苏醒,懵懵的坐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呢,殿门“砰”的一声就被撞开。

    一个“蛋”飞了进来,身后跟着千军万马,场面极度壮观……

    鸡飞狗跳的喧闹过后,作乱的大球终于被奉晚一把摁住,平静的放在了桌子上。

    “袭击本尊的,就是这个蛋?”奉晚眼中含笑,声音好似雨落珠盘般悦耳。

    “回上神,末将亲眼所见,就是这个球!”一位将军说道。

    “本尊以为,这是个蛋。”奉晚温泽的眸子凝视着将军,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子。

    “末将以为,此物通体圆润,色泽淡却有光芒,体表圆滑似玉石,应当是个球!”某将军一脸认真的说着。

    “……”临殊在一旁听的那是一个心惊胆颤。

    “是蛋!”奉晚说着,一只手轻轻的搭上思雪剑。

    “是……,哎哟!”将军收到了来自临殊仙官儿的暗戳戳,目光扫到奉晚搭剑的手,立马改口,一脸严肃道,“末将以为,此物是蛋,一定是个蛋!!!”

    乖乖啊,那是思雪剑啊!

    别以为奉晚长的温润如玉,就真的是个翩翩美公子。思雪剑的名字是奉晚亲自取的,但不是想象中的那般风花雪月,而是因为思雪出鞘,一丝血就要一人性命。

    某上神听到满意的答案,瞬间笑的温和像个小太阳。

    奉晚看着眼前的“蛋”,白皙的手轻抚着,一脸魅人的笑意,“原来,就是这个小家伙打晕了本尊啊。”

    临殊听这低沉的声音,心中暗道不妙。默默拽着身边的诸位将军,齐齐往后退了三步远。

    要是有谁觉得奉晚是个温和的人,不用猜,那一定是被骗了。

    众所周知,司战上神奉晚,思雪剑出鞘和归鞘,那完完全全是两个人。

    “这个小家伙……”奉晚含笑眸子一黯,下一刻思雪剑出鞘,怒吼道,“真是个混蛋!看老子不劈了你!!!”

    “嘶!”众将军看着突然大变脸的奉晚,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就是神界最强最老的上神奉晚。

    长着最俊美最温润的脸,打着最野最不讲理的仗!

    思雪剑砍在蛋上,蛋发出了强烈的光,瞬间七裂八瓣的碎开。

    正当某上神出完恶气,决定睡个回笼觉时,一双肉嘟嘟的小手捏住了他的衣角。

    “爹爹!”脆生生的奶音响起。

    奉晚转过身,看着拉住自己的小人。

    小女娃四五岁的样子,一身淡紫纱裙,青丝由着银铃玉钗扎出个慵懒发髻,一张小脸粉雕玉砌,水汪汪的大眼睛含着几分娇俏,一看就是美人坯子。

    白嫩的小手,紧紧抓着奉晚的衣角,生怕他跑掉一样,简直萌化了在场所有糙汉子的心。

    偏生,奉晚不吃这套,他默默的抢回自己的衣角,打量着女娃问道,“你就是那颗蛋?”

    小奶娃歪着头思索,头上的银铃随着动作轻灵作响。

    眼前这个漂亮爹爹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看着爹爹这么期待的眼神,小丫头也不扫兴,只得说道,“嗯,是哒爹爹!”

    奉晚听了之后,一脸得意的看着身后众人说道,“你们看,本尊都说了,这是个蛋,不是球!”

    “……”

    众人无语,心道,您老人家觉得开心,那就是蛋。

    奉晚收了思雪剑,又变成那个温润的美男子,一脸温和的看着小奶娃,问道,“小家伙,你要找爹爹啊?”

    “我不用找爹爹,你就是我爹爹啊~”

    小丫头脆生生的说着,丝毫没注意到周围将领的眼神,还有某上神石化的一张假笑脸。

    众所周知,司战上神奉晚,是神界最老的上神,身边没有仙侣,而且最讨厌小孩。可这么些年来,总有无数仙娥魔女被他纯良的外表欺骗,芳心暗许。

    “莫不是上神的私生女?”

    终于,有个将军忍不住的窃窃私语道。

    “可能,是哪个觉得自己不行的仙娥用的手段,自己不入上神眼,就让孩子来认爹,上神不就跑不掉了?”

    “有道理!你们说,会不会真是上神的女儿?细看眉眼还挺像的。”

    “肯定是!没看那球,呃,那蛋直奔着上神来的吗?说不准是上神和鸟族的女娃娃……”

    “那不就是小战神了?”

    奉晚听着身后的议论,头上青筋暴起,“闭嘴!”

    顿时,鸦雀无声。

    奉晚又看着小奶娃,强行让自己看起来样子凶狠一点,“说!谁派你来袭击本尊的?你再不说,我砍你啦!”

    小奶娃瞪大着眼睛,眨巴眨巴,大颗大颗的泪珠就掉了下来,“呜,呜哇~”

    孩子的哭声响彻整个元宸宫,小娃娃梨花带雨,看的让人好不心疼。

    将军们都用一种埋怨的眼神看着奉晚,觉得上神未免过于无情。

    “……”奉晚听这娃娃哭的,自己头都大了。

    他打打杀杀一生,哪里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呜呜,我,我就知道你是我爹爹。”奶娃娃哭的声音大,却还不耽误说话,“我在北荒好久,就你身上光最亮,最亮的就一定是爹爹,你就是爹爹……”

    奉晚听的稀里糊涂,但他耐心一向不是很好,看见奶娃哭,心烦意乱道,“临殊,愣着干嘛?扔出去!”

    临殊一愣,“嗯?扔,扔出去?上神,北荒是不毛之地,到处都是异兽,还有乱民……”

    “扔!”奉晚也是出于警惕,北荒魔族,是魔界逐出的极恶之徒,什么阴险手段都有可能用出来。

    凭空出现的蛋,变成了娃。美人计不好用,就用美娃计?

    想都别想……

    小奶娃张个大嘴哇哇哭,“爹爹,呜呜,爹爹不要我了,我没爹爹了,嗝儿~”

    哭着哭着,还打了个饿嗝儿。

    奉晚对上小丫头指责委屈的大眼睛,不知为何就觉得有些理亏。

    极恶之徒?这样子也不太像啊,而且哭的有点丑。

    “别哭了!”奉晚也跟着喊起来。

    可小丫头胆子大的很,听奉晚凶自己,更是委屈,哭声又高了几个度。

    看着周围将军同情女娃的眼神,奉晚有些无奈。

    “你再哭,我就把你赶出元宸宫!”奉晚说着。

    小丫头张老大的嘴缓缓闭合,委屈巴巴的看着奉晚,“爹爹不赶我走了?”

    奉晚挑眉,“元宸宫不差你一口吃的,但你不许哭,不许闹,不许叫我爹爹,否则把你喂魔狼!”

    小丫头瞬间眉开眼笑,她很会见好就收,奉晚不赶她走,她就很心满意足啦,反正爹爹也跑不了。

    众人见状,乐呵呵的上前看这小女娃。

    临殊见这丫头也格外欢喜,小娃娃长的标致又可爱,声音奶奶的,看着就很想捏捏她的小脸蛋儿。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临殊笑吟吟的问道。

    小丫头晃着头上的银铃,一脸疑惑,“我没有名字啊。”

    临殊抱起小丫头,听她这么说,瞬间觉得她可怜兮兮,“上神,她连名字都没有……”

    奉晚擦剑的手一顿,看着临殊道,“你确定要本尊来取名字?”

    临殊笑容一僵,忘记自家上神是个除了强,一无是处的上神了。

    “好啊好啊,爹爹给我取名字~”小丫头倒是满怀期待,开心的直拍手手。

    奉晚居然还认真开始想了,想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你是被我从蛋里劈出来的,不如就叫……”

    众人满怀期待的看着某上神。

    “霹雳蛋?”

    “……”众人石化。

    小奶娃皱着一张好看的脸蛋,有点嫌弃这个名字,可是又怕表现出来会让爹爹生气赶她走,一时间左右为难,纠结的直揪头发。

    “上神,要不再好好想想?”临殊实在无语。

    “不好听吗?”某上神有些不满,随口道,“就叫蛋崽儿吧!行了,就这样吧,取名字什么的,真是麻烦!”

    临殊满头黑线,对着怀中有些懵的女娃说,“别怕啊,我们还是叫你崽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