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132章 慧眼识珠小灯塔
    现在的后援会已经有挺大的规模了,毕竟她当时就是从某一线歌手的大粉行列里转粉出来的,当时就因为转粉这个事情,还在饭圈里小小的火了一把,带来了极高的话题性,不断有人来她的微博评论区评论“我们家哥哥不需要你喜欢”“希望博主不要脱粉回踩,这种行为真的恶心”,她看的心烦,干脆就把微博设置成了“关注一百天的粉丝才可评论”。

    后来她原先粉的那个歌手被曝出了丑闻,吸毒,还同时与多人一起谈恋爱,广撒网,重点捕捞,当事人出来发声,实名制揭露对方的恶臭行为,后者拒不道歉,当死尸,公司无任何声明,一夜之间,不少官方都出来官宣了新的代言人,歌手流失粉丝严重,当晚就打破了同时脱粉4438.6w的记录。

    于是有人又跑来她评论区说她慧眼识珠。

    然后就有不少人跟着她一起粉上了傅祈,美名其曰:“跟着大粉吃瓜粉人总没错,我们不听流言蜚语,我们只跟着泥走!”

    其实如果只是那个歌手的丑闻在纪啾啾脱粉之后曝出来,那还能称之为巧合,但有无聊的网友发现,这个博主是个绝对的老色批,关注列表里有一堆说不出名字的男生,曝光率很小,但脸是真好看。

    后来她开始断断续续的取关一些小鲜肉,令人觉得很巧的是,在她取关那些小男生后,对方的丑闻就突然曝出来了。

    准的就跟这些丑闻是她花钱曝出来的似的。

    但她虽然有钱,也富的某部分粉丝人尽皆知,但她本人还真没这么无聊——花钱去搞长的好看的,这是一件多么多么多么闲的蛋疼的事情啊。

    再之后。

    她就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灯塔”的称号。

    有人开始在她的微博底下亲切友好的叫她“塔姐”,甚至有人就跟被降智了一样,在微博底下留下了类似于“今天塔姐有木有取关谁”之类的评论。

    她这个账号之前攒了两千多条关于那个歌手的微博,后来转粉的时候就一天全删了,从此以后开始认真经营傅祈,生活美图一堆一堆,都是纪啾啾悄咪咪的偷拍下来的,风格和那些精修出来的风格不一样。

    以睡颜照为主——

    毕竟她也只敢在傅祈睡着的时候偷拍了。

    傅祈这个人很凶……倒也不至于,但他挺不喜欢拍照的,严格来说应该是不喜欢被偷拍,要是她的鬼动作被发现了,傅祈说不定要把她摁墙上的。

    于是在那条“@短短:为什么你知道的这么多,你和傅祈是不是有点关系啊!”的评论下面。

    纪啾啾勾起了一个神秘而挑事的笑。

    她动了动手指,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答案。

    “@傅祈全球官方后援会回复短短:/憨笑,你说啥就是啥,你杠你说的都对”

    *

    节目于1月21日播出,傅祈虽然退赛了,但他人的热度还在,因此节目播出之后,他的镜头也没有丝毫的被影响。节目播出前夕,#青春进行时#就光荣了上了热搜。

    彼时的傅祈正在考场上苦逼的写卷子。

    自傅祈返校之后,纪啾啾就尤其放肆又凶巴巴的给他补习知识点。

    整个过程丝毫没有耐心可言。

    ——

    *

    风起,云浪涌。

    深沉如海底般的墨蓝天际,一道浮光乍现。

    她雪白缥缈,云衣似雾,恍然回眸,平静降落于尘世。

    对方身形清瘦修长,侧脸轮廓精致绝美。

    他负手而立,眸光低敛,纤长羽睫微颤,看着那干净清冷的谪仙脚尖轻点,墨黑发丝微扬,缓缓落在他面前。

    瞳色纯粹的净,清晰明澈,映着深沉静谧的天际,和他。

    “不会说话么?“

    祈月开口,声线亦如本人,冷,静,如丛林山间凝着的细雪。

    她叹了口气,像是施恩一般,睨眼,根根手指纤细从嫩,周身淡冷的雾气萦绕。

    “时迁。“

    就在祈月抬手,想牵住对方的指尖时。墨衣少年平静眸色微敛,修长身形后撤,似笑非笑。

    “我叫时迁。“

    澈然淡漠的声线入耳,祈月瞳色淡淡怔了下。

    随即不着痕迹的收回手,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点点头。

    “祈月。“

    *

    她生于云端,立于天际,清冷干净,瞳底装着尘世。

    他诞于尘世,立于混沌,沉闷晦暗,瞳底皆是戾气。

    她是云尖的神。

    他却是凡间的怪物。

    一个人人恨不得除之的,可怜的,怪物。

    外界传闻他十恶不赦,杀人,放火,挥手翻云覆雨,阴晴不定,弹指间,便是一个生命灰飞烟灭。

    林中鸟儿尽鸣,夜雨淅沥初停,幽篂拂窗,祈月坐在庭院,纤指抚琴,竹叶簌落,少年墨发束起,眉眼似弯月,眸底盛星河。

    他恶劣的勾着唇笑,分明是外界传闻的大魔王,却偏偏喜欢托着腮眯着眼瞧她,牙尖雪白,脸颊处酒窝轻陷,微微歪了歪脑袋,声线是低沉的软糯。

    倒意外显得有些软萌的乖巧。

    “喂,姐姐,我来都来了,不给我倒杯酒么?“

    “酒有,但给不了。”

    “你们神仙都这么小气?”

    “你还小。“

    “我哪里小了?姐姐,我好歹也有五百岁呢。“

    “喝茶,静心。“

    “所以说…”

    “喝酒没门。”

    少年蹭过来,抓着对方雪白干净的衣袖,抬眼,一双眼睛无辜又单纯的眨啊眨。

    “姐姐,我发誓,一口,就一小口…你是神仙,你最好了…“

    燕影斜疏,执杯遥酌,时迁漆黑瞳色半眯,唇边雪白的小尖牙微露一小点,不到半坛,少年便已经有了醉的迹象,他模模糊糊的跑过来,从背后抱着谪仙的腰。

    “她们都要杀我,都觉得我不好。可是姐姐,我什么也没做,我没有杀过生,我手上很干净的。“

    声音是近似低喃,又有些委屈的控诉。

    “只有你相信我。“

    “所以你是最好的神仙。“

    少年呼吸炽热,又是单纯无辜的小模样,祈月一顿,指尖原本凝着的一点光,忽然就消失了。

    她微侧眸,看他。

    心底忽然软了片刻。

    “若他听话乖巧,你便杀了他,留下一缕魂魄,让他来世当个普通的乖孩子。

    “若他暴戾成性,视生命如草芥,你便将他挫骨扬灰。

    “永生永世,让他万劫不复。“

    *

    一袭白衣,一方软榻。

    清冷谪仙衣襟半褪,白皙肩头单薄,低吟出声。

    墨黑发丝凌乱散于身后,眼尾泛了红,细长双腿缠住对方流畅漂亮的腰线。

    少年修长身形覆上去,十指轻扣。

    唇齿相贴,呼吸不稳,略微炽热。

    “姐姐。“

    【老规矩,明早看,我在改了在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