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131章 迈向小康进行时之给爷冲中戏!!(5)
    总之她们骂的挺爽的。

    重点高中的学习压力多大啊,她们其实被压力压抑的也挺久了,这下有人眼巴巴的凑上来当发泄口,也算是让他们终于有了个情绪足以发泄的地方。

    骂的也确实挺狠的。

    高三七班的同学们以江慎为首,要不是其他人把他拽着,他非得人逼着把桌角蘸酱吃了。

    矛盾的个体一堆一堆,散布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的想法就像是弥散于星际的行星,难以捉摸和理解。

    虽然他们曾经也对傅祈有过出言不逊和恶语相向,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就觉得,傅祈是他们高三七班的人,高三七班的人,就不能被别的人欺负了。

    这些事情还没完。

    所以傅祈在来的时候才发现有丝丝的不对劲,这个桌子怎么看都像是新换的,但他站在桌子前,平静的视线环视一周,也没人看过来。

    江慎在一如既往的睡觉,雷打不动。

    傅祈指节轻轻扣了扣桌面。

    ——

    *

    风起,云浪涌。

    深沉如海底般的墨蓝天际,一道浮光乍现。

    她雪白缥缈,云衣似雾,恍然回眸,平静降落于尘世。

    对方身形清瘦修长,侧脸轮廓精致绝美。

    他负手而立,眸光低敛,纤长羽睫微颤,看着那干净清冷的谪仙脚尖轻点,墨黑发丝微扬,缓缓落在他面前。

    瞳色纯粹的净,清晰明澈,映着深沉静谧的天际,和他。

    “不会说话么?“

    祈月开口,声线亦如本人,冷,静,如丛林山间凝着的细雪。

    她叹了口气,像是施恩一般,睨眼,根根手指纤细从嫩,周身淡冷的雾气萦绕。

    “时迁。“

    就在祈月抬手,想牵住对方的指尖时。墨衣少年平静眸色微敛,修长身形后撤,似笑非笑。

    “我叫时迁。“

    澈然淡漠的声线入耳,祈月瞳色淡淡怔了下。

    随即不着痕迹的收回手,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点点头。

    “祈月。“

    *

    她生于云端,立于天际,清冷干净,瞳底装着尘世。

    他诞于尘世,立于混沌,沉闷晦暗,瞳底皆是戾气。

    她是云尖的神。

    他却是凡间的怪物。

    一个人人恨不得除之的,可怜的,怪物。

    外界传闻他十恶不赦,杀人,放火,挥手翻云覆雨,阴晴不定,弹指间,便是一个生命灰飞烟灭。

    林中鸟儿尽鸣,夜雨淅沥初停,幽篂拂窗,祈月坐在庭院,纤指抚琴,竹叶簌落,少年墨发束起,眉眼似弯月,眸底盛星河。

    他恶劣的勾着唇笑,分明是外界传闻的大魔王,却偏偏喜欢托着腮眯着眼瞧她,牙尖雪白,脸颊处酒窝轻陷,微微歪了歪脑袋,声线是低沉的软糯。

    倒意外显得有些软萌的乖巧。

    “喂,姐姐,我来都来了,不给我倒杯酒么?“

    “酒有,但给不了。”

    “你们神仙都这么小气?”

    “你还小。“

    “我哪里小了?姐姐,我好歹也有五百岁呢。“

    “喝茶,静心。“

    “所以说…”

    “喝酒没门。”

    少年蹭过来,抓着对方雪白干净的衣袖,抬眼,一双眼睛无辜又单纯的眨啊眨。

    “姐姐,我发誓,一口,就一小口…你是神仙,你最好了…“

    燕影斜疏,执杯遥酌,时迁漆黑瞳色半眯,唇边雪白的小尖牙微露一小点,不到半坛,少年便已经有了醉的迹象,他模模糊糊的跑过来,从背后抱着谪仙的腰。

    “她们都要杀我,都觉得我不好。可是姐姐,我什么也没做,我没有杀过生,我手上很干净的。“

    声音是近似低喃,又有些委屈的控诉。

    “只有你相信我。“

    “所以你是最好的神仙。“

    少年呼吸炽热,又是单纯无辜的小模样,祈月一顿,指尖原本凝着的一点光,忽然就消失了。

    她微侧眸,看他。

    心底忽然软了片刻。

    “若他听话乖巧,你便杀了他,留下一缕魂魄,让他来世当个普通的乖孩子。

    “若他暴戾成性,视生命如草芥,你便将他挫骨扬灰。

    “永生永世,让他万劫不复。“

    *

    一袭白衣,一方软榻。

    清冷谪仙衣襟半褪,白皙肩头单薄,低吟出声。

    墨黑发丝凌乱散于身后,眼尾泛了红,细长双腿缠住对方流畅漂亮的腰线。

    少年修长身形覆上去,十指轻扣。

    唇齿相贴,呼吸不稳,略微炽热。

    “姐姐。“

    滚烫气息喷洒,谪仙胸口略微起伏,眸子茫然的半眯,精致皙白的锁骨上,留有少年清浅微红的牙痕。

    “……嗯?“

    时迁倾身,雪白尖牙轻轻咬了咬对方绯色小巧的耳尖。

    声线低哑,淡笑。

    “太紧了,进不去。“

    “时迁,胡闹……!“

    流畅漂亮的肩线,牙痕微红,少年垂眼看她,低喘,祈月的双腿缠着他的腰,无疑是催命剂。

    ……真他妈要了命了。

    少年力道轻缓的微撞,谪仙皙白精致的下巴微昂,泛红的瞳色微眯。

    他心疼的俯身,细密的吻落在清冷谪仙的眼尾痣处。

    “姐姐,“他哑着声音哄她,“我动动就不疼了。“

    云雾拂过青翠山峦。

    *

    随后画面一转,谪仙皙白纤细指尖执剑,雪白衣衫染了红,她眉目淡然,将他护在身后,一言不发。

    这次,她站在了世人的对立面。

    “祈月,你可知罪。“

    “本神无罪!“

    指尖鲜红滴落,浸入干净的小水洼,万千涟漪心中轻起。

    她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本神不过是不许你视他的命为草芥,何罪之有!?“

    “你们说他满手鲜血无恶不作,可他哪里跟这些词搭上了边了!?“

    “你们惧他,就要给他安上些莫须有的罪名,杀了他,还妄想满足你们可悲的慈悲心怀!”

    “还有你们!“

    祈月剑芒一闪,尖利的锋指向世人。

    “你们一惯听风就是雨,无凭无据的事情也敢拿出去到处乱说,一传十十传百,听了别人的话就以为是真的,毁人名声,害人性命!“

    “我于云端诞生,立于尘世,我不负人间,但你们,却试图要夺了我的命!“

    云端深沉淡色自翻涌而来,祈月瞳色愈发深沉晦暗,面色依旧清冷淡漠,但眼尾的那颗痣,却忽然平添了不少邪肆之意。

    “祈月,你别……”

    “时迁。“

    她侧目,张唇,低声开口。

    “我在。”

    沉沦刹那永恒,世间明了,自此再无喧嚣。

    ——

    赶赶时间,等会儿改

    今天团支书开会把爷忙成狗了!